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一)

在ABO的世界裡,早就把人類熟知的男女性別扭曲得蕩然無存,屬性再不可能靠外表去判斷得了。雖然只要是配對得宜,社會中的男男或女女配已完全不會受到歧視。可是有的圈子還會執著於外表的平衡,想要保持視覺和諧,而堅持著男女之配。最後導致不少男的Omega要配上女Alpha,既要維持視覺和諧,還繼續保留生育的可能。雖說男O配女A,自然成孕機會較少,但現今科技發達,要成功生育也絕非難事。所以經常會出現沒有房事就生兒育女的社會名人,為的就是那份無謂的視覺執著。

生於商界的松本潤,是松本集團的獨生子,還沒有大學畢業就已經備受注目。雖然還沒有正式進入公司,但從小就經常到公司學習的少東,憑著驚艷的五官及氣質,引來無數女子爭相入盟集團其下的公司。她們雖然各有不同的目的,但都離不開增加遇上偶爾出現的潤少爺生人機會。她們當中有些是單純粉絲追捧偶像一樣,只要見到面就已經心滿意足,有交流的話更可往天上飛;有的是為了替親友收集資訊而親近少東;有的更為了幻想能飛上枝頭變鳳凰。

從小就習慣在眾人目光下生活的松本潤,就像是鎂美燈下的明星一樣,不論任何時候,都總會掛著笑容。克己的性格加上處女座的完美主義,令即使至令還一直在學的他,已成為大家眼中的立派人士。堅持完成碩士課程才進入公司的他,早已被外界定為「松本集團的候任總裁」,是理想的成功男士。但其實大家並不知道,他同時也和明星一樣,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松本潤少爺是一個男性Omega。

其實他並想刻意隱瞞,但由於沒有被標記的Omega在公眾場合自由出入會非常危險,父親和公司上下都覺得,在松本找到標記伴侶前,都不能公開自己的屬性。所以每次當外界問起,他都會簡單回應:「我是Alpha還是Omgea,對我的工作能力會有影響嗎?」。其實外間並不是沒有推測松本的Omega身份,但松本一直都有服用抑制劑,如有需要更有專業的調解師替其舒解發情期的困擾。而且松本出入都會有保鏢在部,令大家完全沒有捉到松本任何一次的發情例証,Omega的身份就這樣一直隱藏下來。

可是父親對松本還沒有找到合適的Alpha非常在意,他不時都會替松本安排相親約會,對像大都是是門當戶對的,不客易找到對像的Alpha女。天生擁生Alpha的荷爾蒙令部份女生看起來比自己更像男生,松本又怎可能放在眼內?雖然有時候女生樣子標緻令人眼前一亮,但每當松本得知對方擅長的不過是賢妻良母的家庭日常,就覺得對方擁有的技能自己全部都能做到,要這樣的一個「妻子」又有何用?所以相親每到最後,都是失敗收場。

這一晚松本在完成了極討厭的相親之後,來到酒吧替朋友慶生。松本向來都非常重視朋友,每到大親友生日,都必定會出錢出力的替期安排派對。可是今天有相親在前,只能當一個參與著,籌備和安排等事都與他無關。朋友選擇的是一家新開的酒吧,松本從來也沒有來過,陌生的環境令松本充滿戒心,但幾杯下肚之後就和平常一樣喝得異常歡樂。眼見面前的飲料都已見底,松本走出包箱外相要找服務員順便去個洗手間,意外地見到剛才替自己送酒的酒保,偷偷的在客人飲料當中放藥。想要上前指控的時候,突然被一陣嘈吵聲打斷...

「刑警查牌!」一包響亮的聲音在呼叫著,原來是一班刑警在執行職務:「男的站右邊,女的站左邊,工作人員站中間,負責人跟我出來。」

「有刑警在場更好。」正當松本暗自叫好,準備抓住那個下藥的酒保時,酒保突然發難想要逃走,把松本撞成滾地葫蘆。電光火石之間,負責的刑警沒有讓酒保逃脫,敏捷地把酒保制服後就斥喝:「想逃走?作賊心虛了嗎?我們已經有臥底埋伏,把你們的罪証都拍下了,你休息逃脫!」

酒保頓時成為了疑犯,刑警也有充分理據去搜身,不出所料從酒保身上搜出兩包藥丸,正好和松本剛才看見的一模一樣。還坐在地上的松本看到此情景,自然就正義感爆發,立即跟負責的刑警說:「呀!刑警先生,我剛才看到他把這些藥放到酒裡!」

刑警聽到更大聲喝了一口:「你看!連人証都有了,這次還不人贓俱獲?」說罷便站起來把酒保抽起,然後交由到其他刑警看管:「來,你們先把他帶回去,然後請鑑証人員來把所有証物都收集好,再跟在場人士遂一下口供。」

負責的刑警雖然個子算不上高大,應該跟松本沒差幾多。但身上鍛鍊得來的肌肉,透過單薄的衣衫還是輕易看得出來。可是他看來並不是勇武型,反而有條不絮的處事方式,更顯出他是靠智慧取勝的頭腦型。向下屬交代好基本事項之後,刑警先生不忘回頭向松本說:「先生,謝謝你肯站出來做人証,我們回警視廳錄一份詳細的口供吧!」

正當刑警準備要把還坐在地上的松本拉起道謝時,卻突然大叫了一句:「誒?松本潤?」

習慣了不時被人認出的松本,對於刑警認識自己,松本表示毫不驚訝。他知道自己的名聲不少,即使沒有留恴八掛的娛樂新聞,偶爾也可以在時事版看到自己的出現,所以實在有太多「他認識我,但我不認識」的人存。自己是「公眾人物」這個認知早已根深柢固,被Kya大叫也不過是日常。正當松本以為刑警先生是云云眾生其中之的時候,刑警先生的接話,卻和松本想的並不一樣:「松本潤?真的是你嗎?好久沒見呢!」


【什麼?好久沒見?難道我們認識的嗎?】松本潤自問記憶力並不算差,但每天都會見到數百位完全陌生的人,有誰能一一都記住呢?雖然對方有可能是莽撞,但松本不能隨便就給人亂扣帽子,他帶點疑惑的問:「刑警先生,我們...認識的嗎?」

望著對方疑惑的眼神,刑警知道松本並沒有像自己一樣認出對方,只好自我介紹一下:「是我,櫻井翔!國小時我曾經有一段時間住在你家旁邊旳!你忘了嗎?」

松本隱約覺得名字並不陌生,可是就是想不起來:「櫻井...翔?」

知道對方還是記不起自己,櫻井嘗提起更特別的往事,希望能喚起松本的記憶:「呀!這樣說可能會好一點,我就是初次見你就稱你為蟲子的那一位!」

「蟲子...?米粒翔!」辦法終於湊巧,松本終於記得這位「曾經的鄰居」。刹那間松本記起對方很討厭別人以這個非生物的名詞稱呼自己,立即改回慣用的稱號:「呀!不好意思,應該是翔,你是翔君嗎!?」

雖然櫻井一直對此稱號耿耿於懷,但事隔多年再被用上,反而多了一份親切的感覺:「果然是對蟲子印像更深,不過你總算還記得我,不然我就會被當作為亂認名人的莽漢呢!」

被說中的潤有點不好意思,低著頭摸了摸紅了的耳朵:「也許因為太久沒見了,所以就這樣看真的完全認不出是你呢,而且你跟以前有太大轉變了!」

「是嗎?其實我...」櫻井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下屬就走過來詢問接下來的程序。有見及此,松本也只好暫時退下,好讓櫻井先完成手上工作。

經此一鬧,時間就像被蝗蟲蠶食一樣飛快似的消失。櫻井進入酒吧的時候還沒到半夜,但跟在場人士都簡單地錄了口供之後都已經將近二時。經過數小時的時光,松本跟友人都已經完全清醒而且興致全消,各人都沒有再繼續喝酒的意思。原先打算各自回家就好了,但由於松本是其中一個重要証人,有必要到警視廳記錄一份詳細口供,也只好就此和友人告別。

由於不是疑犯,松本不必跟隨警車前往警視廳,他選擇由司機兼保鏢護送自己到警視廳。途中他見到一輪警車並沒有直接返回警視廳,而是在一個十字路口向另一方向駛去。松本雖然感到不惑,但眼見前後還有兩架警車相隨,就沒有想太多了。

到達警視廳,松本以為會由櫻井替自已完成記錄供詞,誰不知櫻井才一隻腳踏進警視廳,就被召往報告行動。直到記錄完畢,松本都沒有再見過櫻井。就當他簽好文件準備離開之時,他終於在升降機的位置,見到這位重遇不久的老鄰居。

先開口的是櫻井:「松本君,供詞都錄好了嗎?」

松本自然地勾起嘴角回答:「是的,都完成了,他們說我隨時可以離開了。」

看著松本的笑容,櫻井也自然地方鬆起來,他舉起雙手伸著賴說:「是嗎?我剛好也交待完畢,詳細報告可以明天才繼續,要不我請你喝杯飲咖啡謝謝你的幫忙好嗎?」

松本聽著一時反應不來,也許對櫻井突如奇來的邀請感到驚訝。他閃動著眼簾,滾動著眼珠,就是一語不發地站著。

察覺到松本的不自然,櫻井也發現了自己的塘突,連忙解說:「呀!不好意思,現在已經夜深,不應該是喝咖啡的時候,而且松本君你也準備要離開了,我好像邀約得不是時候。」

其實松本並沒有介意,只是夜深時份和舊相識共飲,要是被八掛娛樂看到了就不太好。不過對方是刑警的話,利益相授的說法似乎說不過來。而且松本自已也很久沒有遇到兒時玩伴,內心也很想和這位多年不見的米粒先生小聚一下,所以就隨心而回:「沒關系,反正咖啡因對我而言都沒什麼效用,回家還是一樣的倒頭大睡。而且剛才直人說警視廳不容許他泊車,所以泊到附近的露天停車場,要去取車也得花上一段時間,要是不遠的話,喝杯咖啡我還是可以奉陪的。」

得到答允的櫻井明顯非常高興,喜悅之情在本來累極的臉上顯而影見,他笑著說:「那就太好了,跟我來休息室這邊吧。」

(TBC)

***********************

Freetalk:
大家好!我哥斯拉又開新文了~
好久沒發SJ,只在不斷更JS的長篇~
這次的SJ雖說不上是大長篇,但應該不會太短~
只是更文的速度不會太快~希望大家見諒~

其實去年的今天也有更文~
還要更一篇非常特別的文~
因為特別的日子要更特別的文~
好久沒發SJ,就在這個特別日子發一篇SJ吧!

先前一篇JS的ABO都有人喜歡,希望這次SJ的同樣會受歡迎!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謝謝!

~哥斯拉~

评论 ( 16 )
热度 ( 88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