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9月15日對別人來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日子,但沒有這個特別的日子 就沒有我們今天在lofter上的相聚。

近日太忙沒時間去準備賀文賀圖,只能隨意取出手上自掃的圖(出道古早圖是朋友提供),小賀我團結成19週年的大日子!踏入二十年了,也就是嵐成年之年,這個小寶貝也快成年了,大家別掉以輕心,還要好好保護培育,令他們能繼續高高興興,開開心心,這樣才能把他們的快樂感其他人!

【JS】《失約的生日派對》

今年東京的雨量特別多,接著而來的颱風使整個八月都籠罩在風暴及雨水當中。難得今天放晴,輕倚在仰室陽台中享受日光浴本來最寫意不過。然而我們的壽星卻一臉愁容地聽着電話中另一頭的抱怨:「大少爺,人都約好了,你現在才說不來?今天你可是主角來的!」

感受到對方的強烈不滿,松本也只好再一次道歉:「對不起,可是……有點突發事件,實在不方便走開...」

不過對方好像沒有領情:「什麼不方便,把他都帶來就是吧!」

松本被戳破後明顯有點慌亂:「把...把誰都帶來呢?不是說了不方便嗎?」

可是電話裡的並不是什麼新相識,而是多相識多年的老朋友,又怎會聽不出松本的不打自招?他反問說:「還不是你家先生嗎?要是老家有事你才不會這樣吞吞...

消消氣!遲來的830粉賀圖~(松本潤)



昨天下午開了很長的會議,一出來就在WB看到什麼否認~
搞得我一頭霧水,差點就錯過世界~
沒想到文春又在消耗我團兩位大大來摶取銷量!
真的超級過份!!!!!!!!!

雖然我們都知道文春這種小作文的可信性有多高~
但的確打擊到部份分不清青紅皂白的傻瓜飯!
不是黃擔沒有資格為二大大事件評論~
但看到我家先生如此有器度地應對文春的狗仔隊~
絕對令吸引力又上昇了幾級(我不會說那張大叔照也超萌呢!)

不過為了令自己消消氣!我決定要做點事情~
話說小女子向來都有為粉絲數發賀文/賀圖~
但在700粉後一直都沒有發出來,800粉是我選擇無視的~
因為我是想要在830這個特別數字時發出來~
誰不知忙得要命之後就忘了~然後數字又反反...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十)

控辯雙方各自完成了簡單的開場白後,很快就進入傳召証人的程序。櫻井貴為案件負責警員,他是第一個作供的。憑著多年的經驗,他很快就能清晰地說明了一切,簡潔而準確的回應,使控辯雙方的提問都很快完成。這樣揮灑自如的櫻井全無掩飾其帝皇氣場,言語及眼神都流露出攝人的魅力,令首次充當証人的松本嘆為觀止:「翔君果然是專業的,有條不絮地把所有資料都準確無誤地指出,沒有給對方多餘的猜想空間,好帥呀!」

當然松本只把這幾句話都藏在心裡,就連一直在身邊的大野都沒聽到半句,要不然英姿颯颯的少爺不知會被取笑多久。好快又有幾名警員及鑒証人員出庭,櫻井的同袍兼好友二宮和也當然也是其中一員,控方問了好幾個問題,準備以實証說服隌審員...

做統計

昨天被交嵐和MD企劃氣到,平常都心平氣和的我今次實在太生氣了,所以走來lofter尋安慰(可惜沒大大更文)。然後無聊看一下自己的關注和粉絲,發現已有不少人退圈了(怪不得近來首頁都沒能刷出什麼來,心塞)。我想麻煩大家還有注意我的給我留個評論或小紅心,讓我知道還有多少新臉孔或老朋友在關注我,拜託了🙇。

【JS】《父親節》

預警:本篇是沒有五子出現的JS文,不滿別吐糟。

突然想找松小逸出來慶祝一下父親節,沒有草稿,直接在lofter打的,有錯請提出。在沒有事先知會的情況下借用了松小逸,希望小琰別介意。

不知道小逸背景的我告訴你,小逸是@蓬山青鸟筆下的一隻聰明小鬼,是松本姐姐的兒子,過繼了給松本夫夫。非常喜歡櫻井,日常與松本爭寵,稱櫻井為嗲地,松本為爸爸。

*****************
正文:
*****************
六月中旬,長谷寺盛開的紫陽花像要告訴大家,請捉緊春天的尾巴,因為夏天將至了。不過除了春夏的交替,六月還包含了一個很重要的日子:「父親節」。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父親節根本不是什麼一回事,我既不是父親...

又一年的芒種, 証明我又在Aki的坑底多一年。
雖然我覺得此坑應該會一直坑下去,但真的很好看😭
@九时三刻

【翔潤】基伴vs羈絆(ABO)(九)

的而且確,除了直人桑的電話號碼以外,櫻井並沒有松本的電話,甚至連大野的電話號碼都沒有,又何來聯絡方法。當然有必要的話他其實也可以向有關同事查詢,記錄証供時証人有必要留下聯絡方法,但証供簽妥後聯絡証人並不再是由警方負責,自己又何來理由去向當局申請?
 
其實櫻井不是沒有想過要聯絡松本,甚至連見面的藉口也都想好了,但卻沒有付諸行動。雖說二人是十多年前的舊相識,但這十多年間,二人都經歷了許多巨大的改變;而且縱使已經有過最親密的接觸,但其實也不過是救人於危,大家重逢不到十小時,突然找上不就非常冒昧嗎?
 
在禮節周到的家庭環境長大,難免會拘泥於道德禮儀問題。他知道若強求得到聯絡方式,即使沒...

看着一堆大紅寫手,再看看自己……我發覺也許自己不適合寫文…………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八)

俗語有云「快樂不知時日過」,但其實除了歡樂時光,當你埋首工作,日月一樣競賽一般逃離你的身邊。櫻井每天忙於處理案件的善後工作,重要如驗收証物,輕至財務報銷,每項都必需案件負責人簽署;除了要走訪各部門以外,還要處理堆積如山的文案,等到櫻井終於能喘一口氣之時,已離與松本分開超過一個月了。

雖然每天都忙於工作,但其實櫻井沒有忘記松本,他對於松本突然發情一事發常在意。一般情況下,除非受到Alpha的訊息素影響,否則只有藥物才會影響Omega的訊息素。坊間的春藥無數,但大部份都會在短時間內發作,而且效果只在於激發體內的訊息素,激發自身週期以外的特殊發情狀態。松本那次的意外發情,雖然是意料之外,但絕非一下子爆...

1 / 23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