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搭肩不搭背 (番外)

本篇又是一圖炸出的番外!請配圖享用~   (本篇連結:


對於國民偶像而言,每年九月都必定在演唱會中渡過。即使不是正在公演,也會在忙於排演年末蛋巡。今年春夏完成了漫長的Arena Tour,九月就順理成章被練習填滿。

雖然排練己經開始,但其實演唱會的細節還不時需要舞台監督來確認。所以即使現在只能排練公演時必定會演出的,新專輯的舞蹈時,松本潤還是會被叫到一旁和工作人員討論討論。

可能這次的問題比較麻煩,除了總監先生,還要加上地下隊長參與討論,所以排練就稍為暫停一下。被留下的伏兵組三人,靜靜地坐在一旁休息。突然間大野在查看手機後旱有地先說話:「剛剛朋友發了訊息給我,說很多飯在twi上刷剛才VS播出的羽毛球賽,還說有很多人讚我的表現,可是我沒有在首頁看到任何一條有關的twi,你們有沒有看到?」

「twi? 我沒有刷呢,我看一下吧!」向來熱心的相葉聽罷立即走到手提包前面,拿出電話後就大叫起來:「呀!關機?不會是壞了吧?」

相葉激動得整個人都彈起來,相比之下較為冷靜的二宮只有先把兔子按下說:「先別焦急,讓我先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壞了?」

相葉很快就把電話交給二宮,聰明的二宮沒有說話,只是從口袋搜出一個充電寶,然後很就快插入了充電線,果然電話就自動進入了充電模式。

二宮恨恨地拍打了相葉的頭毛:「笨蛋!我果然沒有猜錯!你是忘了充電!」

帶點糊塗的相葉摸著頭尷尬地說:「呀?是嗎?」

「哈哈哈!」誰也沒有猜到這竟然戳中大野的笑點,他竟然笑不攏咀:「哈哈哈哈哈...」

同是天然的相葉,受不大野的揶揄反駁:「Leader,你別笑我,你也可能會忘掉的!」

不過大野沒有因為相葉的反駁而停下笑聲:「哈哈哈!不好意思,就這個我當真沒有試過!我就說過我很著緊手機的電池量,看來你比我更天然~」

「Leader,你~~」說不過就動手,相葉立即走過去大野身邊準備搔癢。

「不不不!相葉桑!」雖然大野其實並不怕癢,但相葉力度之大,一時控制不住的話,不癢也會痛,而且戲玩時的躲避還是少不了,就裝作閃避地嗌:「停手呀,我說的是事實,你不能這樣攻擊我的!」

面對眼前兩個比自己年長的大孩子,二宮終於看不過眼阻止:「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不累我累,還要刷twi嗎?」

「要要要!」然後大野認真的推開相葉,兩個靜靜地等待二宮刷推的結果。

二宮拿著手機刷著:「量真的不少呢,不過也沒什麼特別,和平常的『好帥』、『好可愛』沒差,只是數量多了一點。Leader你真的一條都沒有刷到嗎?你首頁究竟跟隨了什麼人呀?」

大野挑了挑眉:「大部份都是跟釣魚和出海的消息有關的po。」

答案無礙令二宮反了白眼:「果然!!!」

對於這個反應,大野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他像小孩撒嬌一樣,搖著二宮的手臂說:「先別說這個,幫我看到了沒有?」

二宮沒好氣的說:「你又遲緩了嗎?剛才不就說有不少嗎?已經刷到下邊了,你又要我刷回上面?唉....」

突然間二宮看到了什麼似的輕叫了一聲:「呀!」

「什麼?」大野話語剛下,相葉就接聲問:「看到什麼?有什麼大發現?」

二宮沒有說話,只是把手機遞到二人面前,讓二人自己看一下屏幕,然後就聽到兩個人異口同聲地喊:「誒?」

二宮急忙掩上二人的嘴巴:「你們兩個這麼大聲想怎麼了?要惹那邊的兩個人注意嗎?」

大野知道二宮所指的是松本和櫻井兩位嵐之總裁,但他沒有管那個,反而繼續自圓其說:「沒想到飯們又被發現了!」

相葉搶過二宮的手機,把動圖都仔細看了幾遍才說:「其實這次松潤好聰明,早就抓著翔的手臂,肯定就碰不到肩背。」

二宮皺著眉說::「不明顯?你覺得這個還不明顯?我們幾個摟著的全部都是肩或背,只有他們抓手臂,這不就更突出嗎?」

天然的相葉繼續說:「可是之後他們不是都有摟肩了嗎?只是背是怎樣也不能碰嘛。」

大野和應著:「對對對!就是不能碰到背,太危險了。」

得到大野的同意,相葉點著頭更加肯定:「所以就更不能冒險,這是松潤早就有的自覺呢!」

二宮無奈地搖著頭嘆息:「可是有的時候太刻意的話,會讓他們的西皮汪會傷心的。」

大野這時才仔細研究動圖:「其實這個也比去年自然了,這樣也被發現真不容易!」

相葉拍了拍大野的肩說:「不要忘記,紅紫汪都是偵探。」

二宮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把視線轉向正在商討的兩個人嘆息:「但願這兩個人太忙沒時間刷twi呢。」

然而雖然正在在討論流程的兩個人雖然還沒有刷twi,但剛才伏兵組三人的對話,還是溜進了總裁二人的耳朵。趁著Staff接電話的時候,櫻井壓低聲線跟松本說:「你看!早就叫你別跟他們說,現在成為話題了。」

雖然沒有責備,但松本深知櫻井對此不悅,他只有摟著對方的肩頭安撫:「一直不說的話只會惹來他們更多的推測,現在說開了有需要還可以請他們幫忙,效果可能更好。」

明白松本的苦心,但櫻井還是不太同意:「若果真的能幫上忙的話,這次就不會不替我們護航呢。」

松本搖著頭說:「這也不能怪誰,在那種混亂情況下,有誰會記得這種事情?我能避過也只因為我的習慣。」

突然櫻井想起了什麼似的,把身體扭向松本問:「話說為什麼這次你沒有叫剪刀手把片段剪掉?平常你不是都有先看一下的嗎?」

松本一臉無奈:「我也沒辦法,最近實在太忙了。要知道這次演唱會要整合實在不易,專輯歌曲風格太新穎了,要用新的構思,所以都累死我了。」

看著松本素顏下的黑眼圈,櫻井忍不住用指腹輕輕掃過,戀人的辛勞自己怎會不明白,明明就已經痛在心頭,又怎可能再怪罪?他情深的望著松本的眼眸一眼然後低頭說:「我也明白,只不過我記得你有跟交嵐的剪片師說過,還以為你也會跟VS的Staff說一下。」

松本無辜地為自己辯護:「不是我不想說,只是我自身都不察覺這個有被拍進鏡頭,怎會記起要和剪刀手交代一下呢?其實交嵐記得說也因為雜誌有報導,要不然我也沒有發現。而且交嵐的剪刀手是我們一直合作的,都已經收賣好了,自然就懂得避重就輕;但這次VS的是新來的剪刀手,來了不到兩個月,還沒有來得及教導教導...」

知道松本也都盡了自己的能力,櫻井也只有嘆息:「唉...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看來我們只有多加留意才可以,而且不管有沒有需要剪掉的片段,早點跟剪刀手打好交道,對隱藏我們的感情始終都更有幫助。有的錢,省不掉...」

松本明白,除了點頭,還有別的選擇嗎?

************
土豪夫夫,記著有的錢是省不了的,要我們看不見的話,有的錢是必要花的!
************

~END~


*************

Freetalk:
這次配文的圖大概沒上次那麼多人留意得到~
因為上次太過明顯了,這次有球拍掩飾加上沒有張開,真的不易留意~
但我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看得出來!
也因為差不多的場口,才令我想到這篇番外的段子~
這次用上了最近的幾個梗,不知你們又對上了幾個?

剪刀手呀剪刀手!你們到抵從土豪夫夫手上得到幾多好處~
每次都要把我們的看點剪掉!就是要跟我們對著幹!
好可憐,為何紅紫要吃點糖的那麼難~

P.S. 其實這篇番外伏兵組出現的時間比本單位還多~ 希望大家不會介意~坐等留言
(超多錯字,重看後已修改部份,有錯請指出!謝!)

~哥斯拉~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