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只想你不知道 *ABO世界觀*(番外1 下)- 完

【JS】只想你不知道 *ABO世界觀*(番外1 下)- 完

*此篇為ABO的世界觀!
*此篇為ABO的世界觀!
*此篇為ABO的世界觀!

(重要事情要再說三次!)

這下子松本緊張了,因為他不知道田川發現了什麼:「怎麼了?」
 
剛才還面帶笑容的田川,臉容一下字變得僵硬。她慢慢放下掩蓋唇上的手,輕聲地提出腦海中的疑問:「松本君,這個味道......」
 
聽到「味道」這兩個字,松本立即意會到和訊息素有關。「Yabai」一詞在半小時內第三次出現於末子的腦海當中,松本差點就承受不了。尤其是看到田川那個欲言又止的表情,更令松本擔心地胡思亂想:『雖然剛才回來還沒有來得及服抑制劑,但平日發情期初日即使沒有服用抑制擠,味道也不可能如此明顯得這麼遠的距離都感覺得到。何況發情期開始了還不到一小時,不可能如此濃烈了吧?難道是因為剛才被翔君的訊息素所刺激,把我的訊息素味道都引發出來了嗎?如此一來,我的Alpha身份要豈不是要暴光了嗎?』
 
當松本還在腦海中挑選合適的理由,希望能夠為自己解圍的時候,田川竟然放緩了表情,換上一張溫柔的笑臉:「怪不得剛才松本君對如何掩飾屬性如此了解呢,原來你也是一直隱藏著。」
 
田川的明顯就已經洞悉了自己隱藏著真實的屬性,此刻的也松本知道掩飾無用,只好硬著頭皮承認:「對不起,沒有跟你坦白。可是我相信你也明白的隱藏是極不容易的,不知田川小姐能否替我保密?」
 
冷靜下來的田川回復了那招牌式的笑容,本來見到身為前輩松本如此客氣,就已經感到不好意思。而且是自己理虧要來道歉的,現在發現了對方的秘密,還反過來要對方低聲下氣求自己嗎?田川急忙回應說:「沒關係,我明白的,這個還是不要讓別人知道比較好。」
 
說罷她在口袋中拿出一個白色小瓶,快速地交到松本手上。她雙手並用地把松本的手蓋上,然後借勢靠近松本耳語:「你就先吃下這個吧!櫻井桑在你旁邊,你可能不方便拿出自己的抑制劑吧!你可以先用我這個呢,雖然可能牌子可能不一樣,但應該也是有效的。這個只有Omeag才會認知的品牌,櫻井桑應該會不發現的。松本君就別那麼大意好了,發情期站在櫻井桑這麼一個強勢Alpha身邊很危險的!」
 
說罷田川也沒有久留,拉開了和松本的距離之後就向二人道別,其時也不忘替松本掩飾一下剛才自己的奇怪舉動:「那麼我就送上這盒保健產品作為謝禮吧!松本桑記得要試一下呀!我先走了!再見櫻井君。」
 
田川莫明奇妙的舉動和突如期來的道別,任憑櫻井如何冷靜也難免感到驚訝。不過習慣面對各大場面的精英主播君,不可能因此而亂了陣腳,他很快就掛上那足以殺人的笑容回了一句:「再見田川小姐!」
 
本以為秘密會被揭穿,誰不知突然冒出如此一個大的誤會。面對如此天然的田川,松本完全哭笑不得。現在還處於不知應當然如何反應之際,也只好笑著道別:「再見!」
 
送走了田川奈月,也代表著這一段驚心動魄的小插曲終於告一段落。松本抹走頭上一額冷汗,先把樂屋的門關上,才敢回頭正視那搞不清狀況的戀人。
 
不出松本所料,櫻井那偶像笑容在門關上的時候,就跟門外風景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沒有感受到什麼怒氣,但一臉不滿還是不難察覺的。他帶著不悅的語氣問:「那個女的是怎麼一回事?」
 
沒有笑容的櫻井本來就是一幅認真臉,嚴肅得總讓人以為是黑臉。要不是清楚了解對方性格的話,松本可能都會以為櫻井在生氣。不過心裡雖然清楚櫻井並非在氣,松本卻不知為何就是有點心虛,沒清沒楚地回應:「沒...沒什麼~~~」
 
聽著這樣模棱兩可的回應,櫻井就開始有點火大了。那忍藏著的點點醋意開始冒起,遂漸滲透在回答裡頭:「沒什麼?那個女的明顯就是一個Omega,別以為她身上沒有味道我就看不出來,她交給你的明顯就是Omega的訊息素抑制劑!再說,什麼樂屋發生的事?你不是去跟制作組開會的嗎?為什麼會去了田川小姐的樂屋呢?而且...看來還發生過一點事呢!還說到標記的事宜上,看來並不是一般的簡單呢!」
 
平日受盡櫻井寵愛的松本,頭一次感受到對方的質問,除了意外,還是意外。雖然對於呷醋這個舉動並不是毫無應對經驗,但自知若要在如此緊張及不冷靜的情緒下與櫻井解說,也只會越描越黑;所以松本決定把說明一事拖後一點再算:「這個...我晚一點再跟你解說吧!」
 
誰不知櫻井沒有咄咄追問,反而是低頭嘆了一口氣:「唉......算了吧,身為萬人迷的你有著無數的追隨者,田川小姐可能只是萬中其一,冰山的一角,我又怎可能一一深究......」話語剛出,他就伸手想要將那被松本留在地上的手提包拿起。
 
一瞬間松本慌了!他急忙以右手握住櫻井伸出來的,左手高舉三指像要向天起誓一樣大聲說:「翔君你要相信我呢!我和田川奈月什麼都沒有,她只是一個我將會合作的女演員。我不解說只因我怕自己一緊張就會說得不清不楚,最後會惹來更多誤會。什麼萬中其一?什麼冰山一角?任憑天下Omega何期多,但我只要櫻井翔一個!若你不相信的話,明天我就向外間宣告,我松本潤只屬於櫻井翔一個人的。其他所有人都不用打我的主意,我一生只會愛櫻井翔一個人!」
 
一個平常最易害羞的松本潤,竟然願意如此坦蕩蕩地表白,櫻井有點不能相信眼前所見。一切就像回到千僖年間,松本在鏡頭前向粉絲宣告自己是世界弟一紅擔的情況一樣。不同的只是當年松本是宣告著不會把翔君讓出來,現在卻是宣告自己只屬於翔君一個人的而已。不過經過這麼多年,松本潤雖然改變了許多,但對自己的感情還是沒有變。而且現在如此清楚的宣言,再也不必糾結是喜歡還是愛了!櫻井固然甜在心頭,但骨子裡那份藏不住的S天性,卻把這份害羞轉化性傲嬌表現出來:「哼!我才不要!而且這樣唯恐天下不亂的事,你肯做我也不可能讓你去做。」
 
那份嬌慎令松本迷恍了十秒,看在櫻井眼內只覺好笑。突然間櫻井瞄到他那高舉的手上,被姆指及小指扣著的小瓶:「想救贖的話就把她剛才交給你的抑制劑交出來!」
 
看著櫻井攤開手等著抑制劑,松本急忙把手裡的小瓶收進口袋裡:「什麼?不!」
 
松本的行為完全是櫻井的意料之外!他忍不住提高了嗓子問:「為什麼?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沒有抑制劑,現在既然有了就先給我服一下吧!吃過之後就能舒緩發情期的影響,而且味道變淡了,就不怕讓人發現呢!」
 
櫻井說得頭頭是道,句句說話都是道理,但松本就像頑皮小學生一樣不聽說教,死守著抑制劑不肯交出來:「不要!不要!不要!雖然你正在發情中,但是你已經有了我,應該再沒有服抑制劑的必要了吧!反正現在出去的話,只要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別人都只會以為我是那一個發出訊息素的Omega,剛才田川不就是一個好例子了嗎?而且我相信別人情願相信我是那個發情中的Omega,也沒有人會相信櫻井翔不是Alpha。何況這樣的話,大家可能就會以為我是屬於你的Omega,也沒有人會再懷疑我們的屬性了。這樣即便我們公開關係,也來得容易了,算起來不就一舉兩得嗎?何不讓他們繼續這個美麗的誤會呢?」
 
櫻井不得不承認松本說得非常有道理,可是這樣的安排是否洽當,短時間內他還是不能肯定。要別人誤會松本是地位最低微的Omega,他猶疑了:「可是......這樣被誤會的話...潤便會.....」
 
松本知道櫻井猶疑的原因,他一臉不在乎地抬頭回應:「那有什麼關系,反正這些年來一直都有人誤會我是Omega,我都已經習以為常了~~」說罷不忘眯起杏眼偷偷瞄櫻井了櫻井一下,眼神中充滿曖昧。
 
「哼!」櫻井怎會不明白松本的意思,那個一直誤會對方是Omega的不是自己是誰?剛想要開口反擊,卻發現自己的訊息素因為害羞而開始起了變化:「呀!味道!!松本混蛋~~還不是你!快給我抑制劑!快點!」
 
「我才不要呢!」松本又豈會輕易就範地交出抑制劑?他飛快地拿起地上的兩個手提包打開大門,順著櫻井衝過來的去勢,捉住對方的手往停車場跑去:「翔君!我們走吧!」
 
~ END ~
 
Freetalk:
對!這又是一篇沒有肉的ABO~ 
跑去停車場後的後續大家就自我想像了吧!
正如上回所說,這個下章碼了那麼多字,又是一個意料之外。
上半章是要把二人從床事中抽身離開,下半章是打開門遇見田川奈月。
誰不知因為想交代一下櫻井的味道變濃及最後那天下第一紅擔的宣言~
令本來不多於四千字的下半章,變為六千字的中/下兩章。
(我還是在7月內把下半章都更了,算是沒有騙你們吧?:P)

不過田川的出現本來就是後記的主旨~
只是我想把一切交代好的壞習慣苦了大家。
田川這個小插曲其實也帶出了一個重點:
就是努力瞞過其他人的兩位其實沒有白費的!
在這個ABO的世界裡,二人還是擁有著別人眼中的屬性。
松本還是為會被認作為Omega,櫻井還是一個不變的Alpha。
如此一來兩位偶像即使公開關系,也不改公眾的認知!
(雖然這個要有沒有懷孕的情況下才能保持 XDDD)
 
這篇原為後記得紅紫番外完了~~ 還有一篇竹馬的番外~~ 
現在還沒有什麼戲份的Aiba終於上線了!還有...Leader繼續打醬油~
 
~ 哥斯拉 ~
 
P.S. 
大家給我小紅心我好高興,但大家都不喜歡留字的嗎?>.<
吐糟貼刪了~不過還感謝安慰過我的小伙伴~


评论 ( 16 )
热度 ( 48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