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八)

俗語有云「快樂不知時日過」,但其實除了歡樂時光,當你埋首工作,日月一樣競賽一般逃離你的身邊。櫻井每天忙於處理案件的善後工作,重要如驗收証物,輕至財務報銷,每項都必需案件負責人簽署;除了要走訪各部門以外,還要處理堆積如山的文案,等到櫻井終於能喘一口氣之時,已離與松本分開超過一個月了。

雖然每天都忙於工作,但其實櫻井沒有忘記松本,他對於松本突然發情一事發常在意。一般情況下,除非受到Alpha的訊息素影響,否則只有藥物才會影響Omega的訊息素。坊間的春藥無數,但大部份都會在短時間內發作,而且效果只在於激發體內的訊息素,激發自身週期以外的特殊發情狀態。松本那次的意外發情,雖然是意料之外,但絕非一下子爆發得自去方寸的特殊發情狀態。當天他一直在松本身邊,松本沒有受到任何Alpha(包括自己)的訊息素影響,所以他明顯是受到是次案件中的藥物影響,而提前進入自我的發情期。但令櫻井不解的是,為何一直以來的Omega都必定在兩小時內發作,而松本在服藥後四個多小時才被激發出來?

櫻井一直對此事恥恥於懷,可惜基於松本的關係,他不能輕易向別人透露有關詳情,只有獨個兒在費解思量。終於,他從大親友的化驗報告當中找到了丁點頭緒。二宮是政府化驗所內的高級化驗主任,負責主理是次藥物的分析。打從櫻井抽取受害人的血液為証的第一天,他就不斷分析此藥物的屬性、效能及影響範圍。唯每次提取的樣本都已進入受害人體內好一段時間,加上受人體血液及訊息素影響,檢測結過都不能確認,難得今次從疑犯手上得到有力証據,足以証實二宮一直以來的推斷。

細小的黃色小藥丸表面上跟其他藥丸相近,但其實遇到酒精就會瞬間溶化,加上無色無味,完全就混入飲料當中,實在令人難以察覺。夜店本來就燈光不足,下藥時只要行動迅速就完全神不知鬼不覺。由於藥物一如所料只對Omega有反應,所以完全不怕影響Alpha或Beta而令事情暴露。而且更重要的是,藥物的效能除了因個人體質有所不同之外,發作的時限更會因Omega個人的性經驗而有所不同。有別於調解師採用的治療方法,不論是否標記,情事都會在Omega身上殘留部份的Alpha訊息素,藥品就是靠這些殘留體內的訊息素加速Omega的自身發情期。所以距離情事越近的Omega, 殘留體內的訊息表越為濃郁,發作速度就會越快;相反只是間歇滿足發情期的Omega, 發作時會比較長。

對於報告內容,櫻井實在非常在意:「報告指沒有發現兩小時後才發作的人,即是還有沒有証據說明藥物只會在兩小時內才激發?」

話筒另一頭的二宮解答說:「由於現有參數全部都顯示藥力會在兩小時內會發作,沒有兩小時後才發作的例証,所以暫時沒有任何數據支持藥力持久力會多於兩小時。」

櫻井還是捉到重點:「但你說反應會因人而異,不就應該按不同體質人士進行測試的嗎?」

二宮無奈搖頭:「我們也有把藥物提交到生物研究科進行檢測,但此藥物藥性只在人體出現反應,並沒有在別的動物身上發現異常,所以無法用動物協助測試。而且此乃危險藥物,臨床試驗要經過多重申請及批準才有機會進行,所以要找人體進行試驗的話,沒有三五七年應該都無望。」

同為執法人員的櫻井,一時間情急竟然忘了既定程序,幸好二宮沒有發現異常,也許對方已包容了非化驗署人員並不熟悉條例的設定吧!櫻井無聲自我嘲笑完畢後繼續問:「不是說會根據距離情事的時間而對發作時間有差異的嗎?那麼有沒有數據顯示最長可維持多久?暫且只能判斷兩小時間沒有發作的話就不是受藥物影響?」

「由於案中的受害人當中距離情事最長的不過三年,他與另外兩名距離情事分別一年半和兩年的受害者發作時間均為最長的兩小時,所以暫時根據眼前証據歸納的結果,正是如此。」雖然對方不能看見,但二宮還是點了點頭:「但我一直都堅持,不排除個別Omega的體質或身體狀況有異,令藥物影響力延遲生效,只是現在的確沒有實証支持。由於一般去Club的Omega也是不願靠調解師解決發情期的,喜歡玩世不恭之人,所以一直都沒有發現兩小時後才發作的人。不過沒有例証不代表沒有發生,我總覺得可能有兩小時後才發作,只是沒有人知道罷了。翔桑你也知道的,此藥物最難判斷的地方是它沒有激發特殊發情期,而是跟一般被Alpha訊息素影響的提前發情無異,所以相信很多人都不會留意到原來影響自己的原因並非Alpha的訊息素,而是案件中的藥物。尤其是若Omega已離開了夜店好一段時間才發作,更令人難以聯想到跟店內的飲品有關。而且你也說過,很多時候疑犯下藥之後就會暗示有關的Alpha接近受害的Omega,令一切事情變得更理所當然。受害的Omega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受藥物影響,會以為是自己不自覺地對跟上去的Alpha產生好感,而無奈地被發情中的Alpha激發出自身的發情期,導至報案人數比真正的受害人數少。所以我們無法找出所有受害人,更莫說是推斷出正確的有效時限。此刻我們只有如實指出,暫時據警方的調查所得,沒有超過兩小時還發作的例証。」

櫻井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唉...有時候真不知這樣的証據是幫了控方還是辯方。」

二宮明白櫻井的擔憂,友人向來都是理智派的,能讓感情蓋過理智,也代表憂慮指數已逹臨界點。此時只有搬出道理平衡,好讓對方調整心理:「証據本身是沒有立場的,它能反映的不過是事實,要怎樣詮釋這個事實,就靠律師如何運用証據去串連事件,這就是檢控官的責任了。我的責任是盡可能找出証物內藏的,不能靠肉眼所見的事實,把它們呈現於陪審員眼前;而你就是努力地搜証,盡可能把事件有關的例証都歸納,好讓大家掌握更多事實去進行判斷。至於結果如何,我們也無法動搖半分,全都交給司法程序。」

然而安慰看來並不湊效:「我也知道,只不過要是自己沒有做到最好而讓犯人逍遙法外,我實在難辭其疚。」

「別把太多責任都扛在自己的肩上,一件案件能否入罪不可能是你的個人責任,我們自問盡了責任就好了,結果如何我們也控責不了的!你就別想太多吧!」要不是多年同窗,知道先天下之憂而憂乃他的本性,二宮肯定不會管這個凡事都往自己肩上扛的人。他就是有一種不妥協的掘強,只要每遇不如意,都怪在自己頭上,任憑身邊人如何勸導都不得要領。要不是自家竹馬夠耐性和樂天,應該沒幾個人能把他從死胡同中拯救出來。不過亦因為竹馬屢敗屢戰,才促成這段不可多得的友誼,也許就是這個原因,使二宮也對此摰友不離不離。

為了阻止櫻井繼續自我糾結下去,二宮決定把沒有列入報告的信息告知,希望能喚醒對方的思考細胞:「不過這次的測試並不是毫無進展的,雖然沒有辦法進行臨床測試,但我們發現藥物若在已含有藥效的血液中加入抑制劑的話,訊息素被激發的反應會突然急劇增加,這是大家先前沒有預計得到的。」

此話果然把櫻井從胡同中找回來:「那就是說,要是先吃了葯再吃抑制劑的話,反而會加劇發作速度?」

二宮:「是的,不過這個只是初部發現,還沒有經過反覆試驗,而且跟案情沒有什麼關係,我們只是以備註形式加到報告當中。」

可是話語剛下,櫻井又再一次回復靜默。二宮的話正好說明松本也被藥物影響,但這又是否能推成結論?櫻井一時間也答不出來,究竟應該如何在保護松本的情況下,能得到確實的認証?這個還是一個未能解決的大難題......

櫻井再次沉默的背後原因,二宮當然不會知道,但直覺告訴他櫻井並非再次糾結於能否破案,反而像在擔心什麼似的。他決定換個語調,嘗試一下調和氣氛:「什麼了?這麼著緊是怕身邊有Omega會出事?」

果然櫻井立即被召回心神:「呀?」

聽得出櫻井在緊張,二宮就知道自己猜得沒錯。面對好友,實在忍不住想揶揄一番:「不過你身邊何來Omega?難道是認識了新的Omega沒通知我們?要知我們櫻井少爺現在已經很少主動交朋結友的了!」

櫻井還在努力整理思緒,沒多加思考就回應:「其實都不算是新相識,只是一個舊朋友。」

櫻井如此坦蕩承認也真是旱見,連二宮也感覺驚訝:「誒?真的是Omega?舊相識嗎?是老相好嗎?是心上人嗎?快告我訴我你們是什麼關係?發展到什麼地步?」

被說破的櫻井滿臉都掛上「不好意思」四個字,幸好只是通個電話而非面談,否則一定被二宮取笑過夠:「什麼發展?不就說是舊朋友嗎?是小時候搬走前認識的朋友。」

櫻井的話勾起了二宮的好奇心:「搬走以前的事嗎?不就『那件事』發生之前的朋友嗎?翔桑你一直都很少提起過去的事,現在突然提起,難道你們有什麼『過去』?能否多透露一點?」

可是櫻井還是不願多說:「有什麼『過去』?不過是以前認識的人罷了,而且過去的就讓它過去,還有什麼值得一提?新生活都開始了這麼久,何必再要懷緬過去?」

知道櫻井從來都不願提及往事,二沒有追問太多,反而向另一個更重要的話題拓展:「話雖如此,但不勾起往事也不代表不可以重新認識,既然重遇了就可以重新建立新關係,新.關.係!」

櫻井當然明白對方所指,但他沒有留予二宮多餘的想像空間,斬釘截鐵地說:「二宮和也我告訴你,唉~究竟」

但二宮和也又豈會如此輕易被打發?他意味深長地問:「真…的…嗎…?」

櫻井也沒怎好氣,只有重覆一句:「是的。」

二宮本來還想繼續調戲下去,但指針顯示時候不早,自己還有別的工作,也只好暫時撤手:「好吧!我就不強迫你了,你自己清楚就最好了,我就覺得不可能如此簡單,你自己認清楚吧!不說了,我還有別的報告要做,你自己小心就好了!」

簡單地跟道別後,櫻井捏着話筒沒有放下,他回想着跟松本發生的種種:【連情事也都做過了,大家真的什麼都沒有嗎?】但剎那冒出的感性,很快又被理智一下子蓋過,他冷笑了一下:【那不過是危急之下救人的方法,跟救護員拯救生命同一道理。我們之間的確沒什麼關係,我連他的聯絡方法都沒有,還能有什麼關係?】

(TBC)

****************

Freetalk:
各位親愛的讀者~~ 我終於更新了!
雖然我覺得沒什麼人會看我的Freetalk~
但也得說聲不好意思呢~我更文晚了~
讓大家久等呢!(雖然可能沒幾人在等)
我覺得此文已變成一篇2月一更的久更文了🙈

這文進度真慢,到現在其實還沒到故事的三份之一~
更莫說是結文~(進度慢真的果咩!)
說真的,PC壞了的確非常影響我寫文的進度~
用手機碼大網還好,碼文真的很累人~
在公司又不能經常摸魚~(已經有摸的!)
以至一直有腦洞想碼文都碼不來...........
大家要相信我,其實我很想寫的T.T

回到文上~上回有松本的大親友大野出現~
今回有櫻井的工作伙伴二宮出現~
至於相葉先生,我會安排的!稍後吧!
二宮先生的腹黑一如以往~
聰明如他當個化驗師絕對合適不過~

P.S.: 一個月過去了(實際時間跑了兩個月)
但櫻松關係還是「什.麼.關.係.都.沒.有!」


~哥斯拉~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