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生日祝賀 (地下情系列)

引言

1.  枱下拖手 : JS / SJ
2.  玩弄指腹 : JS / SJ
3.  甜品美男 : JS / SJ
4.  專屬溫柔 : JS / SJ

自某年某月開始了五人的群組以後,每逢成員生日的大日子,其他門把都必定會於大半夜就發送生日祝賀,絕對不會等到天亮!而且不知不覺間,還衍生出爭先發表的小比賽,樂此不彼,為本來已經值得慶祝的日子,添上更多的樂趣。

今...

【JS】「按」「耐」不住

********************

(沒有肉碎的內文也被屏蔽!超不願意地要走外鏈!)
這次走外鏈並非有不得了的內容,請別太期待!

********************

Freetalk:
終於把這一篇死(寫)出來了~
說好上星期發,結果...無事忙了好久,完全沒有時間更文,所以又推遲了~
老實說,近來產量真的低了很多很多~
一來以往幾位親近的西皮汪西皮畢業絕對有影響~
二來自己忙得要命實在沒有太多時間寫文~
加上身體及生活上和種問題要應付~
作文好像已變成非常奢侈的東西~

回到文上,有看到預告的大家有否跟天然一樣想歪了?
想歪了就証明你不了解我,要哥斯拉寫肉談何容易?
寫的大都是清水文,頂多有一兩則肉梗~
要吃肉...

【JS】《浴室中留下了誰的……》(微ABO)

這篇可算是《只想你不知道》的番外(但也當做一篇新文章)
(主角沒有出場的CP文)

*************

( .\_/. )明明就沒有什麼敏感情節!都不知道到底敏什麼感?
硬要我發外連............. 請點清水內文
發了二十多次!你就放過我好吧!(火口火)

*************

Freetalk:
曾經說過《只想你不知道》的世界設定太完整~
所以經常都浮現出不同的段子
可惜很多時都因為時間不出而沒有碼出來~
(當然一下子浮出又消失的都不少!🙈)
不過本篇主要是借用了天然不知道二人屬性的設定~
加上翔O潤A被誤以為翔A潤O的設定~
其他都根本和正文沒有太多交雜呢😅

雖然文...

【JS】《壽星的計劃通戀人》(下)

結束了大頭貼小派對,松本終於成功在櫻井手上搶到主駕寶座,櫻井本來想著要反抗的,但想了一下即使對方知道下一個目的地,也不會減退半分驚喜,就安份地走到副駕席去。看著邊上的櫻井在努力翻看剛才瘋狂拍來的大頭貼,嘴角泛起的笑容足以令松本的心也蕩漾起來。他趁著等待交通燈的時候偷親了小倉鼠脹鼓鼓的臉龐,嚇得櫻井跌得手上的大頭貼滿身都是。雖然櫻井並沒有在綜藝節目中顯示得如此膽小,但突如期來的偷襲確實令他失了方吋。他撫上自己的蛋臉幾秒才回過神來,隨手拾起一張大頭貼對著司機大人責備說:「你呀!突然就親過來,要嚇死我嗎?要我用大頭貼把你的口封住嗎?」

可愛的櫻井逗得松本笑開了,他回應說:「不用浪費,我早就已經偷偷貼上...

【JS】《壽星的計劃通戀人》(上)

*請無視二十九和三十日二位大爺要工作的事實!*

****************

嵐的末子松本潤,向來都是受寵的弟弟,從小開始就結集萬千寵愛。團內寵溺是意料之內,但在長輩或朋友之間也總是被眷顧著,有時他都開始懷疑自己是有背上有雙翼,令大家都自然地對他好。所以在大家都他好的時候,戀人更是無限寵愛,但雖然情人大都會遷就自已,也有必定失寵之時;與松本潤為敵的,莫過於是繁忙的工作!

「等價交換」是世上永恆的道理,當你得到一樣的時候,就必定會失去另一樣,雖然形式、份量及時間等都未必會在同一平行線上,但「有得必有失」這個還是千古不變的事實。貴為國民偶像,「忙」絕對是生活的寫照。每年除了年初能稍有休息之外,差不多...

【JS】《過客貓咪》(八)(完)

突然間被擁著的櫻井拉緊了眉心的距離,他皺著鼻靠近了松本嗅了一嗅後抬頭問:「這個...小潤,你的消毒藥水是不是過期了?」

櫻井的話完全超出了松本的理解範圍,他疑惑地回答:「沒有,這些都是新買的,我兩個月前才重新添置了藥箱內的物品。每半年檢查一次,確保箱內所有物品都在保質期內是我的原則,你一直都知道的。」

的而且確,松本對這種「救命用」的藥品都特別上心,絕不會讓「失效」的情況發生。不過松本身上的「陣陣幽香」實在太奇特,和平常的香水不一樣,而且剛才潑了一身消毒藥水,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可能性,這次考起了我的們精英學霸:「可是你現在身上的味道很奇等,絕不是你常用的香水,也不像平常的消毒藥水味道...而且......

【JS】《過客貓咪》(七)

目定口呆完全是這五個人現在的寫照,床邊站著和床上躺著的動作完全定格,除了不受控的睫毛閃動,全員就好像被下了定身咒一樣。不過這種三對二的尷尬凝視沒有維持多久,擅長控制氣份的二宮就打破了沉默:「這個...兩位先生,我們是不是來很不是時候?要我們多逛一會嗎?」
 
「小和,你太低估松潤了,一會怎可能滿足的,看來我們還是回去吧!」其實相葉站在旁邊一直都在激動,只是完全不敢作聲,就怕自己太隨意說話會惹得末子生氣。在聽到竹馬的言語,他終於放心把自己工口的思想解放。他一邊說,一邊擁著兩位比他矮將近一個頭的兩位門把往大門方向走去。
 
還沒有弄清狀況的大野掙脫了相葉:「等一下,這樣就回去?那我剛才...

【JS】《過客貓咪》(六)

從沿室走到卧室不過幾步路程,松本已經好幾次想要替櫻井拿藥箱,櫻井每次都巧妙躱開松本的手。有時候松本非常不明白,為戀人服務乃天經地義,而且松本自己也樂意至極,為何櫻井總會有抗拒之時?若果在旁人面前也可說是要保持低調,但只有兩個人的時候,這樣的男前行為,何以還會被戀人嫌棄?

但其實松本有所不知,櫻井並沒有不受落,只是櫻井自己也隱藏著為戀人服務的基因,有時也想替伴侶減輕工作的想法。雖然現在自己可算是被寵著的那位,可是從小就溺愛松本的習慣從來都沒有改變。更何況自身也是一位立派成人,不可能每事都依靠旁人替自己完成,所以才會出現回絕之時。就好像這次松本本來就是傷者,櫻井怎可能讓傷者負傷抱藥箱?這個時候還不回...

【JS】《過客貓咪》(五)

眾所周知,在嵐的五人當中,以櫻井的行李最為混亂,其他門把都不分上下。但今次相葉帶來旅行袋,實在混亂非常,可能是因為行李袋是工作人員收拾,松本花了一段時間也找不到疑似毛毯的東西。

「他們怎麼還沒有回來?」櫻井所指的並非自家戀人,而是幾位還沒有現身的門把。並不習慣百無聊賴的櫻井,想要掏個電話出來比划比划,動作雖少卻難免騷擾到懷內的小不點。被弄醒的貓咪想要轉身換個位置,卻怎樣都不能穩下來,最後還往櫻井腿間不斷鑽。

「等一下,貓咪,你想往那兒走?」貓咪身形雖少,動作卻非常大,櫻井調整身體都不能滿足,強行迫進自己雙腿中間更是始料不及,忍不住叫起來:「喂!傻貓咪,那裡不行,那裡沒有路的...痛痛痛...」

聽到...

【JS】《過客貓咪》(四)

得意的松本旱有地在口舌之爭上取勝,當然忍不住內心的喜悅之情,他掛著笑容地把自己都擠進沙發,擁著正在繼續順著貓毛的戀人。二人一貓的情景就像一家三口一樣溫馨,只是把寶貝孩兒換成了未滿週歳的小貓咪罷了。可能因為奔波了一整天,不知不覺間,花貓竟然捲著身在櫻井的大腿上打瞌睡!

眼見櫻井全神貫注地撫毛,沒有把半點注意力留給這位近在咫尺的男友,松本竟然嗅到自身發出一陣酸味:「翔君好像沒有這樣摸過我的頭毛。」

櫻井熟知松本性格,當然也可從一句說話當中嗅到這陣醋味,他挑了挑眉說:「怎可能?小時候在鏡頭前就不知摸過多少遍,現在不摸不就為了避嫌嗎?一直以來我們都在鏡頭前保持適當距離,甚至被灌以不仲之說也不得親近...

1 / 10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