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天敵》- 後記

後記

也許是太掛念翔君了,想著他日常的大笑,我竟然感覺翔君的笑聲似乎就在身邊。或許是因為我哭得太累,在智君的懷中睡著了,才會夢到櫻井翔獨一無二的笑聲。可是笑聲此起彼落,聽起來十分真實,完全不像夢境的幻想。
 
還沒有打開眼睛,我就從別的觀能中感應到身邊的世界。從耳朵,我聽到鳥蟲梵音;從背部,我感覺到柔軟臥舖;從鼻孔,我嗅到清幽花香。【奇怪,松本宅的四周都沒有大花園,而且從來都沒有花草蟲鳥,難道我又一次穿越到別的世界?】
 
趕緊睜開剛才還緊著的睡眼,我發覺自己和天花板的距離和平常有點不同,我用手撐起身體,發現蓋在自己身上的還是一張熟悉的紫色毛毯。伸手撫摸一下,發現出現眼前的是修長的五指!
 
【我...?我...!我...!?我現在是人形嗎?】眼前的一切並不真實,我不是穿越到別的世界變成了貓咪的嗎?現在我再次穿越,是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嗎?不過即使我的思緒還處於混沌狀態,下意識就己經驅使我立即開始搜索那個沒有睡在床邊的人。環顧四周,果然發現電腦前邊坐著那個我日思夜想的櫻井翔!
 
雖然人形翔君就在眼前,但感覺一切都並不真實,我慢慢的走向眼前的翔君,就怕是眼前的一切原來都是幻覺。翔君沒有發現我的動作,他還是一樣的專注在電腦屏幕和電話內的相葉。靜靜聽著他和相葉的對話,才知道原來他們在討論著一篇同人文的故事:「哈哈哈!這真是一篇胡鬧的文章!怎麼可能就這樣完結的?真的完了?我就這樣自然死了?真的沒有人告訴你們倆個嗎?雖然你會哭過死去活來是意料中事,但不告訴Nino的話,我怕Leader和小潤都沒有什麼好下場。不過作者還真恨得下心場,不是說好HE的嗎?結尾來個生離死別真的好嗎?雖說櫻井吱己盡力活得比一般倉鼠命長,但還是比松本喵早走很多。可憐的貓咪在最後躲在Leader懷中哭得死去活來,要是這是現實中的小潤的話,我也不知他能不能捱得過去......」
 
同人文的內容和我夢見可算是九成相似,此時我才醒覺,原來一切都是因為翔君和相葉在討論的同人文,才令我產生了相似的夢境。不過沒想到原來夢還是可以很長很真實的,雖不如二宮柴犬所說的三十年,但三年多的夢境其實都可以很完整。
 
「幸好一切都是那個作者的奇怪腦洞,就不知怎樣的人會想出這樣離奇的故事,肯定是個本來就奇怪的人呢!哈哈哈哈哈......」翔君邊說邉笑,終於發現默默站在身後的我,他回頭跟我笑著說:「小潤,你醒來了?難得今天你自然醒了,不用我……」
 
聽到這樣熟悉的對話,我難忍掩內心喜悅之情,我一句話都沒說就直接撲上去,擁著我很久沒有用雙手擁抱的翔君。
 
不過這個動作明顯嚇到了我家戀人,被我整個人由座椅中拉起了的翔君有點推搪說:「喂!你在幹什麼呀?我還在跟相葉通電話,你……呀!好吧,不好意思,我稍後再打給你。」
 
掛掉了和相葉的對話,翔君放下手機,輕輕拍著我的背問:「松本潤,你在幹什麼?一大清早什麼都沒說就把我抱得緊緊……」
 
可是我還是一直保持沉默,沒有回應一字半句。
 
也許習慣了平常愛撒嬌的我,面對現在緘默不語的我,翔君也有點不知如何應對:「喂!你怎麼了?」
 
然而我還是一直的不說話,只是把懷內的翔君抱得更緊,像是怕翔君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
 
我的不正常有點嚇到翔君了,他有點擔心的問:「小潤,你沒事嘛?別嚇我,你有哪個地方不舒服嗎?有什麼不妥你告訴我,我再想想辦法。我在這裡,什麼時候都在,別擔心……」
 
如此發自真心的問候,就像愛情的直箭射到我的心臟,然後慢慢化開,溫暖著我的身心。我稍為鬆開了緊抱的雙手,讓翔君和我之間留有可以對望的距離。看著眼前足以顛倒眾生的美瞳,我的身心終於都找到了真實的感覺。可是向來安全感不足的我,還是戰戰兢兢的問:「翔君,真的是你嗎?」
 
終於知道我沒有不適,只是腦袋有點糊了,翔君總算放下了心頭大石。不過他對我的異常舉動不滿,他伸出修長的手在我腦門上大力彈了一下:「松本先生你睡了一晚智商退化了嗎?不久之前你還把我抱得死死,我能走去那兒?我要改稱你做笨潤嗎?松本笨笨,松笨潤......」
 
似曾相識的對白,再一次由最親密的人口中說出來,我實在激動得沒等翔君說完就直接吻上去。久違了熟悉的感覺,是屬於人類的觸感。對於能再此把翔君擁抱入懷的認知,使我高興得快要把夢中三年來的淚水一次過都釋放出來。
 
我的吻越來越深,甚至吻得翔君有點呼吸困難也沒有放開。我原來只用來舐貓毛鼠毛的舌尖,終於可以再一次闖入翔君的口中,和他溫暖柔軟的舌頭共舞。我放肆的在他口中掠奪,像要在口腔內的每吋都宣示主權。熱吻挑起了情慾,我的手開始不由自主地在翔君的玉背上遊走,從滿是肌肉的溜肩,經過滑溜的玉背,再到達圓潤的PP。
 
終於翔君也發覺到我的不安份,他抑後了頭,像要從我的攻勢當中尋找一個喘息機會。他用移動雙手抵於胸前,想要把我推開,阻止我進一步的動作:「小潤,不要!待會還有收錄,我們等一下才...」
 
可是翔君並不明白,其實我有我的原因:「我已等了三年,不能再等了~~」
 
也許翔君永遠都不會知道,從他和相葉誘導我的夢境當中,我和他己經以不同形態走過了一生一世。可是我還是覺得不夠,面對櫻井翔,我是絕對不會讓給別人的,生生世世我也要和他繫在一起。不管我是貓咪還是人,身邊還是需要有一個櫻井翔。雖然不論在那個世界,翔君都是我的天敵,但我松本潤,自有應對的方法。只要找對方法,管他是什麼難關,都不能阻止我們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 全文完 ~

****************

Freetalk:
終於完結了~拖了一整年的連載終於結了~
也許很多追看的人都己經畢業了~
也許也有從中途才追看的讀者~
但感謝你有耐性看到這裡~ありがと(*ゝω・*)
把坑填好了的感覺真的很好!

我實在不是勤勞的作者~ 
上班族當不起日更~ 甚至週更也不能保證~
而且每更不過一至二千~ 實在有點吊胃口~
可是分章的確和情節有關的,只是不知道大家是否都看得出來~
不過大家肯看到這裡我己經很高興呢!再次謝謝各位~
(天:其實也許只有幾個忠實讀者在看~)
(哥:所以我要特別鳴謝會在評論留言的幾位!謝謝你們!)

此文分十章,加上序章和後記,可算是十二章節吧!
序>迷矇>過去>故人>重遇>糾纏>
坦誠>康復>思念>反抗>結局>後記
結局是跟矇呼應的~ 當初迷矇不清的情況~
到最後化成最刻骨銘心的記憶~
而後記當然就是呼應穿越的情節呢!
舖墊雖然算不上好,但還是有花過一點點功夫的~
起承轉接應該還過得去吧~

不過始終我不擅寫甜~所以此文主要是帶虐的HE~
我是後媽!喜歡虐得心痛要死的情節~但只要是HE就可以~
所以只有大長篇才能讓我寫出這種文章~
之後會不會有長篇?也許有吧?
因為腦洞存在,只可惜時間不一定許可~
大家有緣再在長篇相見吧!

P.S. 稍後會發綜合校對好的十二篇和下載版,但還請不要轉載,謝謝!

~哥斯拉~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