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記憶力》

貴為國民偶像,緊迫的日程絕對是生活寫照,在難得比較休閒的日子裡,我們交遊甚廣的櫻井先生,當然會捉緊每分每秒盡量與不同的朋友會面。可惜適逄春雨時節,生病本來就己無法預計;加上工作年資越久,身不由己的事就會越來越多,要準時赴約也並不容易。今天本來約好的飯局,就在朋友因各種原因相繼失約的情況下,無奈地臨時取消。櫻井獨酌無味,不如早點歸家陪伴同樣因取消聚會而獨留在家的戀人。

剛把家門打開,櫻井就聽到電視機被關上的聲音。沒有計算錯誤的話,現在應該是八時左右;星期四的晚上,松本剛才應該正在觀看VS的直播。關了大門從玄關走到大廳,櫻井就對上了松本的視線。然而擁着抱枕的戀人,竟然扁着嘴瞪了自己一眼就別過了頭,留下一個傻眼了的櫻井。

雖然櫻井先生一臉懵迫,熟知戀人性格的他,不帶腦也知道松本正在生氣,而且對象八九不離十是自己。但在這不知就裡的情況下,櫻井也只得裝傻靠近,希望能遂步套得松本生氣的原因。櫻井走到松本身邊坐下,輕輕搭上松本的肩頭問:「怎麼了?我家松潤好像正在生氣呢?怎麼回事喲?」

可是松本並沒有領情,甩肩挪開了身位一個,繼續倚著沙發不說話。櫻井眼見現在不是收錄,立即把透明人解雇,他側着頭鼓腮換上無辜的表情繼續問:「有誰這麼大膽氣到我們的松本大爺呀?不會是我吧?」

奈何櫻井指着自己鼓氣雙腮的可愛動作,還是無法打動松本。在凝望櫻井不到兩秒,松本就推開對方,留下一句「你走開!」後再次移開視線。

既然裝可愛也不成的時候,櫻井只好撒懶。他把上半身都躺在松本的大腿上,輕輕撫上松本的臉把視線捌回來,他以上目線抿着嘴溫柔地再問:「是我的話也要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呢,不能讓我死得不明不白!」

終於松本無法再無視身上這個懶皮,他指着大腿上戀人的高額說:「我說你呀!不要太好記性好不好?」

得到松本的正面回應,櫻井終於不用再裝傻了,他撫著自己被戳的額頭坐直身子問:「怎麼了?我...一直如是...」

早就預知櫻井不會明白,松本才更加生氣,他把手上唯一無殺傷力的武器丟到櫻井身上,皺著眉撅起咀說:「就是這樣才更令人生氣,就因為你一直如是才顯得我沒良心,他們都說我記憶力差,說我笨呢!」

剛剛才被戳痛了額頭,先在腹部又被抱枕擊中,櫻井只好揉頭又揉腹地安慰:「怎可能?小潤你比任何人都顧及別人感受,這種無微不至的照顧又怎可能是無良心呢?而且演唱會流程那麼繁多瑣碎你也背誦如流,怎可能記憶力差?至於笨,記憶力跟笨不笨有什麼關聯?是那個大笨蛋把這個也扯進來的?」

抛掉了抱枕,松本手上空空如也,只好環抱雙手說:「不就是旬和斗真幾個嘛?剛才不是在播VS嗎?他們說怎可能連翔君都記得的事我自己卻忘掉了,只因我記憶力太差,沒良心!」

櫻井突然靈光一閃,終於記起本集VS該死的內容了:「不不不!只因為我什麼事情都會記住,就連跟自己無關的都會記一下,所以才會記得了,怎可能跟你自身的記憶力有關?」

可是松本還是踩了腿表示不滿:「可是別人就只會比較,更何況那是我和Takki的重要記憶,應該要好好記住的,但我卻忘掉了,真的太差勁呢!」

雖然早在收錄過後,櫻井就知道松本有點不開心,但沒想到松本原來在怪責自己,櫻井實在始料不及,他低頭自責的說:「其實我不應該提出來,這樣你就不會不高興呢,要不然我以後預先提點你不就好了嗎?」

松本早就已經把怒氣轉化成委屈,聽到櫻井的話更差點就掉出眼淚,他掛上可憐的表情輕呼了一句:「翔君...」

看着松本的表情,櫻井早就已經陣陣心痛,他握起松本放鬆了的雙手:「你知道我並不是想讓你不高興的,那只是節目效果。不過要知道那雖然只是屬於你們兩個的事,但其實那對我來說也是件不能忘掉的重要事情呢。」

要安慰松本,櫻井自有櫻井的方法,不過簡單幾句說話,松本就已經破涕為笑:「我知道,因為這事件才說明我就是那個『比起愛跟人頂著幹的松本少年,更像是會把Takki的教導裝進錢包的松本少年』嘛。當時我差不多任何事都會跟翔君說和分享,但因為字條是屬於我和Takki兩個人的秘密,在沒有得到Takki準許之前,我是不能擅自把內容分享出去的!不過雖然回憶應該屬於我和Takki的,但翔君都緊記於心,就知道這事情真的十分重要。而且這可是能令翔君把醋呷上節目的事情,誰敢說不重要!」

「得意忘形!」看見松本重拾笑容,櫻井顧不了對方的揶揄,他只是輕輕敲了一下松本的頭作簡單的小懲大戒後就接道:「當時就這樣無意間被你氣到,卻又確實不能介意,因為不是你說分就可以分享的。但是每次想到小潤你跟別人有著我不能知道的秘密,妒嫉的情緒就會自動浮現,那種感覺真的非常不好受!不過我亦知道當年Takki的教導正好為你打好製作的基礎,加上多年來的不斷的學習及觀摩,你就更有信心作大膽嘗試創新和面對挑戰,在演唱會的舞台上得以盡展所長。當年Takki帶領的Jr演唱會時,就已經有穏建的根基,他還有幫我們制作了一段出道歌的MV,也有不錯的效果。雖然算得上是同期,但在幕後及製作方面,Takki真的比大家領先好多,他是屬於天生的領袖型人士呢!」

松本不得不同意地點頭:「是的,雖然現在大家都各自出道了,但他在大家心目中還是領袖級別,正如Nino所言,Takki和大家的層次有點不一樣呢。」

雖然櫻井和瀧澤在去年才開始正式念熟,但與對方相識廿載有餘,對方的出色表現他一直也有留意:「因為他是黃金一代的Leader!當年盛世他絕對功不可沒的!」

松本沒有忽視櫻井敬重眼神中閃過的一絲失落,他笑着戳了一下櫻井的臉說:「不過其實翔君都是好Leader來的!」

櫻井抿嘴壓下酒窩地微笑着:「又是地下Leader這個問題嗎?都已經叫你們不要再提呢,我只是在做自己的本份,嵐的Leader只有智最適合....」

但櫻井話語剛下,松本就否定了:「不,我不是說這個...」

對於松本另有所指,櫻井有點不惑:「哦?」

松本帶點害羞的解說:「我是說翔君是一個成功既人生領袖,你不是會帶領我走過人生的每一步嗎?在我們這個二人團隊裡,你就是我最可靠的人生領袖呢!由相識到現在二十多年,你一直帶領我們向著成功路上走,這還稱不上好Leader嗎?」

聽著松本的表白,櫻井初時帶著驚訝,但很快輕染緋紅,後來竟然偷偷的笑起來:「說的也是。」

這次換到松本察覺有異,他帶着猶豫地問:「幹...幹什麼?」

櫻井有點得意了,他稍為抬頭,帶點傲氣地說:「沒有什麼,只是我覺有責任帶領你去勇闖不同的新領域。」

松本還是不明白,他皺起眉頭表示不解,直至他看到櫻井從背包當中取中一個黑色膠袋......

還沒有反應過來,櫻井就率先搶話了:「剛剛好我買了新玩意,就讓我展現一下領袖風範,帶領我的團員再闖高峰。」

「櫻井翔,你等等,別...你還沒有洗澡,你...」櫻井瞬間撲上理所當然的把松本推倒沙發,雖然知道徙勞無功,但他還是希望對方先洗去身上一身的汗味才帶他歷險。可憐我們的「紅紫團」團員,大部份時間都只有跟著他領袖的步伐去走,至於反坑的餘地?有吧!(也許......)

~END~

***********************

Freetalk:
昨天才說好要更文,但最後還是拖到今天才發表~
因為按排程的話次更新理應要更篇JS貓鼠的~
但打開文句想了一想還是發這篇新短篇呢~
為什麼?其實也很簡單,不過是因為不想把這梗放太久罷了~
23/3的梗放在23/4發表,也是不錯的選擇呢!
(天:這能當作是一個月紀念嗎?)

23/3播出的VS,有Takki做嘉賓真的看點十足!
而且除了沒有被剪刀手剪去的擊掌外~
還有這文的梗:由櫻井保管著,屬於松本和Takki的回憶呢!

哄氹戀人的櫻井先生撒嬌模樣實在太可愛~~
希望大家都能把畫面想像出來!!!
歪頭,鼓腮,戳面,躺腿,上目線!!! 
呀!!!!!!!!!!!!! 實在無敵的可愛!!! (原諒我在花痴!!)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松本先生由生氣到自責再重拾笑臉有點太快~
但要寫出心理變化實在無辦法不這樣~
希望大家別要求太高,要改可能改好久呢~~

這篇的結局又回復我一貫的收尾手法~~
究竟黑色膠袋是什麼?我不知道不重要~~
只要櫻井翔和松本潤知道就夠了!XDDDDD
希望大家看得高興~~ 然後多留幾字感想呢~~ \(^o^)/

~哥斯拉~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