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二)

松本沒想到櫻井邀來的短聚,竟然會在警視廳的休息室內進行,不過這樣就更好,完全不可能被別人偷拍得了,更不怕有什麼故事被編出來。接過櫻井替他點選的黑咖啡,松本就開口問:「櫻井桑,剛才我看到有一輛警車沒有回到警視廳,他們前往的方向,好像是國立醫療中心,對嗎?」

櫻井才呷了一口Latte,就被松本的提問嚇得差點噴了出來,他抹了抹嘴邊差點滲出來的咖啡說:「松本君的觀察力很不錯呢!是的,因為這次案件的葯物特殊,所以需要請部份証人到醫院作個檢查。其實較早前已有一批證人先行到了醫院,剛才接過去的不過是他們的親友。」

「身體檢查?這次的葯物對人體有很大影響?」松本話語剛出,才發覺自己的問題不妥,「呀!不好意思,案情是不可以透露的,我是否問得太多?」

「其實也沒什麼不能透露的,只是葯物成份還沒有確實鑑定之前,我們還未能透過官方媒體正式發佈消息。但並不代表事情有需要隱瞞。」櫻井知道其實警方一直覺得有關藥物資料並無需要保密,因為若果能更早提醒國民的話,也許大家可以更有警覺性。

松本雖然只是久沒相見的老鄰居,但以他的社會地位,讓他知道可算是利多於敝。所以他就繼續解說:「由於這次案件的受害人全都是Omega,所以我們基乎可以肯定藥物是針對Omega,對Alpha和Beta都並無影響。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們唯一能夠掌握旳實質證據,是每位受害人都因為葯物的效力而觸發Omega自身的發情期。受害人除了會非常規地發情外,訊息素爆發的速度還會比正常快。」

「正因為突如奇來控制不住的發情期,受害人通常都會按奈不住,在酒吧內找Alpha解決生理需要。犯罪集團看準這個功能,就開始在酒吧招來好色的Alpha,讓他們靜候Omega自動投懷送抱。由於Omega只要遇上心儀Alpha,也可以同樣主動發出訊息素觸發自身的發情期,所以什麼誘姦或迷姦全都不成立。我們跟蹤這個案件都好一段時間,本來早已經鎖定在某幾間特定酒吧,但奈何全部都實行會員制,要潛入搜証並不容易。有鑑近日案例有擴展趨勢,我們追蹤到這間新酒吧剛開業還沒有設立會員,潛入後收集到足夠証據,才選擇在今天採取行動。」突然櫻井才發現只有自己一直在說,完全忽略了身邊的松本,轉個頭想邀請對方加入話題時,就看見松本低頭握緊了手中的咖啡,他急忙問:「松本君,你沒事嗎?」

松本凝視著地板,冷靜地問櫻井:「這種藥是否只對所有的Omega都有效?」

看著松本的認真,櫻井也慎重地回答:「暫時也不能肯定,不過據知不是所有被下藥的Omega都有徵狀。部份Omega服了之後完全沒有反應,但有的就非常明顯,不過幾分鐘就就發作。所以我們猜測對藥物的反應,是根據個人體質有所不同。不過我們立案都有兩年多了,也沒有遇見過兩個小時之後還有反應的Omega。」

聽罷松本抬起頭繼續問:「真的跟個人體質有關吧?怎樣才知道有沒有受到影響?是不是兩個小時都沒有發作就表示沒有問題?」

看著松本的著緊,櫻井猜測松本是擔心自己的Omega朋友會受影響,他解釋道:「依照我們手頭上的証據來判斷的話,兩小時都沒有發作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不過由於每次化驗也只有從Omega體內抽取得來的樣本,所以我們對藥物正確的化學成份還不清楚。相信這次有實物當証據,應更有效確定其藥性。不過暫時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收過有人於兩小時後發作。剛才我們離開酒吧的時候,基本上都己經過了兩小時。在問話期間己把有可能被下葯的Omega送院觀察,當中己有兩人發作並由調解師進行治療。所以若果你有朋友是Omega的話,直至離開現場還沒有發作的話,我相信他就沒有喝到有問題的飲品。」

「那就好了...」松本看似鬆了一口氣,雖然櫻井並不知道自己的Omega身份,可是還察覺到他的顧慮,這令松本感到一絲溫暖。他勾起溫柔的笑容道謝:「櫻井桑,謝謝你的詳細解說.....」

看到松本的笑容,櫻井仿佛看到兒時跟在自己後邊的包子。聽到那陌生的稱謂,櫻井開始掛念以往的親切暱稱。他搖著手笑說:「松本君你就別叫我櫻井桑了,好不習慣,剛才在執行職任不便透露大家的關系,我才沒有提出來,從少就習慣你叫我翔君,現在聽著櫻井桑,好不習慣。」

「好吧!那你也別叫我松本君呢,你也跟往常一樣叫我就好了。」想起以前的稱呼,松本有點害羞了。

那一閃而過的羞澀剛巧避過了櫻井的視線,因為他正托著頭努力思考著:「當年我是怎樣叫你的呢?松潤?松も?潤?小潤!我記得了,我以前很喜歡小潤小潤的叫你,還會在你門外大叫松小潤的!」

看到櫻井記起時的雀躍,松本也被感染過來,他笑著回應:「是的,一直以來也只有你這樣稱呼我,在遠處也放聲大叫,完全顧不得人有尷尬心的。」

說到最後,松本刻意瞪大雙眼表現不滿,害得櫻井以為松本真的介意:「那...我現在還能叫嗎?」

成功騙得了櫻井的松本樂了,立即換上笑容說:「沒關係呢!其實我不是因為小潤這個名字而尷尬,而是翔君你即使在遠處也會大嗌,害全部人也知道我叫松小潤。」

看著最後的那個可愛的撅嘴表情,有誰會想像得了眼前的就是松本集團的冷酷少東?櫻井笑開了:「ふふふ~~ 是嗎?當時真的少不更事,連這麼一點點人情世故也不清楚,累你尷尬了,果咩呢~」

沒想到櫻井真的會低頭作揖,嚇得松本連忙揮手說:「不不不!不用道歉,其實我也沒有十分介意,只是當時年紀小而且臉皮薄,受不了眾人的目光。誰會想到現在我每天都活在眾人視線之下?不過其實現在人大了,大家的稱謂也開始變得冰冷,永遠也是什麼君,什麼桑的,好久沒有聽過這樣溫暖的稱呼,現在聽著反而更加暖心,只要你不再在公開場合大呼小叫就可以了。」

其實櫻井此刻的過份認真,也不過是向剛才松本耍的小把戲報愎,難得遇上了兒時玩伴,櫻井也都把童珍重拾起來:「好吧,那我就繼續叫你小潤,你就繼續叫我翔君好了。」

就在櫻井準備拓展別的話題時,松本就接到保鑣傳過來的訊息,通知松本車子已駛到警視廳外等候。洽巧咖啡剛好喝完,松本也不宜久留,就站起來向櫻井道別。本來準備在迎接櫻井的一句「再見」後,松本就提步離開,但櫻井聽了之後卻表示反正自己也得去停車場取車回家,就乾脆送松本一程。

在櫻井把文檔放回辦公室後,二人就一起步出警視廳的正門。抬頭一望就見到保鑣十分緊張地捏著電話,在看到松本之後就焦急地說:「少爺!不得了!御崎剛才在家跌倒,剛送進醫院,好像有早產跡象,我...我...我...」

松本的觀察力雖不及櫻井,但如此簡單的堆理還是能懂的。看來就在櫻井和松本走出警視廳的時候,保鏢接到伴侶不幸的消息。松本沒有等保鏢組織好完整句字就搶先說:「你還在我什麼?還不快點去醫院他?」

保鏢有點手忙腳亂,他讓開了駕駛座想要讓給松本說:「好好好,那麼車子就交給...」

眼前慌亂的保鏢並不常見,這令松本更明白他的急躁:「別交給我了,直人你就直接開車去醫院吧!」

不過保鏢一向以冷靜見稱,雖然家人有事令他忙亂起來,但要照顧主子的職責他還是記得的:「可是今天就只有少爺你一個人,沒有車好不方便?」

雖然對於保鏢的盡責松本十分欣慰,但對他分不了事情輕重就十分氣極:「你傻了嗎?本來我喝了酒就不宜開車,而且只不過回家罷了,我一個大男人還有什麼好擔心,要擔心的是你家御崎呢!」

就在兩主僕還在為車子糾纏的時候,一直站在旁邊的櫻井就說:「直人桑是嗎?要是你不放心的話,不如將這個責任交給我吧!就讓我就替你把你家少爺送回家好嗎?如果你不放心的話,你可以記住我的資料,我是這裡的刑警,我的名字是櫻井翔,這是我的委任証和名片,有什麼問題你可以隨時致電甚至到警視廳找我,這樣你應該放心得了吧!」

松本驚訝的望了櫻井一眼,對方卻非常氣定神閒,就好像理所當然一樣的說出剛才的一番話。難得櫻井一出手就幫忙解決了阻廷保鏢前往醫院的瑣事,松本就順藤摸瓜立即說:「別想那麼多了,既然翔君也說了送我回家,你還擔心什麼?別再拖泥帶水,快去!」

(TBC)

***********************

Freetalk:
上章至今三個月了,大家可能要把我pia飛了~
上次發文是我自己的牛一~今天是老爸的牛一~
お父さ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雖然他一定看不見,還是想在這裡也說一聲!^^")

回歸正傳,一個簡單的警視廳小聚就在這個小插曲中完結~
兩個久別重逢的青梅竹馬,沒想到竟會以集團少東和刑警身份重遇~
雖然這些年來大家改變的有很多,但當年那份溫暖的童真還烙在二人的心上~
雖然故事有刑警作為背景,但其實這文並不會有查案或臥底等情節出現~
這案件只會是單一性發生,他們之間並不需要那麼多「案」去陪襯~

下次更文的時間還不知道,因為我還不知道寫的進度會如何~
(這就是連載的禍!希望我不會坑掉 >///< )
不過我肯定不會像別家(JS)那麼多~(別打我)
因為除了這邊更的比較長之外,我還在卡文~
相信只有寫手才會明白想寫但卡文有多痛苦~T.T
而且本文的人物設定比較複雜,人物交錯不能有錯~
否則事件的因果關系有機會不合邏輯~
為免有Bug我要把每個背景設定的想清楚才寫~
我不想到最後寫出來最不滿的是自己!

我記得我說過我是耍流氓的ABO作者~
不過我可以說,這文當中會有肉~(要撒花嗎?)
天:呀!你這麼快劇透?
哥:我說會有,但不會說在什麼地方,可能要到結局才有呢!XDDDD
Any肥,希望SJ這邊都能收到留言呢!^^

P.S. 為何感覺我近來更文更得好頻密?明明就忙得要命!
(呀!我越忙越想碼文逃避呢!>口< 有誰能救我呀!)

~哥斯拉~

评论 ( 13 )
热度 ( 29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