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 甜品美男 (地下情系列)

引言

1.  枱下拖手 : JS / SJ
2.  玩弄指腹 : JS / SJ

2016年,已踏入啟用20週年的ナゴヤドーム的休息室內,坐著幾個忽然鍾愛甜品的三十代大叔,不,應該是國民甜品美男團才對!(天音:小心言詞,亂話話會給飯Pia飛的!)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五子已被甜品攻陷,雖然喜愛程度各有差別,但絕對沒有討厭的成員。

由於已經到了第二天的公演,準備工作也沒有第一天繁重,空閒時間也自然較多。已經預備得七七八八的相葉,捧著在甜品櫃讚好的蛋糕回到樂屋的自家坐位上,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說:「誒?翔醬,你又來一件芝士蛋糕嗎? 」

櫻井拉緊了剛修整好的眉頭:「什麼又?不過是一件罷了,什麼時候又吃了?」

相葉搖著頭說:「翔醬你誤會了,我想要說的是,你昨天吃的是芝士蛋糕,今天又是芝士蛋糕,你不膩的嗎?」

終於明白相葉要表達的意思,但櫻井卻沒有介意,他歪了歪頭回應:「喜歡的東西膩的?怎會我最愛的就是芝士蛋糕,不選這個選什麼?」

團來唯一沒有主動領取蛋糕的二宮,放下剛剛挑戰失敗的電玩開口道:「相葉氏,他本來就是一件喜歡的白Tee可以入20件的人,只要他認為是好的就不會輕易改變。」

櫻井深呼吸了一下,語重深長地說:「所以說,習慣是最危險的敵人呢!」

櫻井已無數次在訪問中提到這句名言,更何況是各位門把?二宮先生歪起嘴角,露出那個嫌棄的側眼:「不過在我看來,這件芝士蛋糕才是你減肥計劃最危險的敵人吧!」

沒想到二宮又再把話題扯回蛋糕上面,櫻井也忍不住吐糟了:「我不過才每天一件,你們就在說說說。Nino你倒是說一下先問我的那位,他已經連你的配額也吃掉吧!雖然不易胖但這樣不停的吃甜品,辛苦維持腹肌很快就會團結起來呢。」

被點名的相葉卻完全沒有在意:「沒關係呢,Nino的早就團結為一塊腹肌,但也不減人氣,証明我們的飯不是只看我們的外表的。」

相葉的道意意外地為自己找到出口,櫻井就放肆地繼續享用手上的那份芝士餅說:「按這道理那我多吃一點也沒所謂吧!反正我顏值本來就不稳定。我不客氣了!」

這時候沉默多時的大野終於開腔:「翔醬,雖然上次占卜被說易胖的是我,但你也要注意一下,今年好不容易才瘦下來,要是胖回去就太可惜了,雖然不論你胖還是瘦都一樣好看。」

大野說罷就被Nino一記打頭:「大叔你不要再花痴翔醬的顏好不好,你們總要在直播後放閃,都被閃瞎了」

無辜的大野摸著頭抗議:「怎麼?翔醬的確太好看嘛!而且不只是我呢,松潤不也是在誇翔嗎?」

剛剛完成最後確認回來的舞台總監躺著中槍,他慶幸自己還捉得住門把的話題,順著大野的話回應:「我只是在表示我一直也有在看,並沒有和你一樣不斷的讚美。」

沒有得到附和的大野沒管那麼多,自顧自的繼續說:「可是翔君真的非常捧嘛!真不知道怎可能做得到,這不值得誇獎嗎?」

被直接跨奬的櫻井以臉紅表示自己的不好意思:「尼桑你不要再說了,這還不是和你會藝術一樣嗎?我望塵莫及呢。」

熟知櫻井的松本知道對方的謙卑性格,不過為了抬高別人而提到自己最不滯的地方,這點松本卻有另一番見解:「其實翔君的畫功都已有進步呢,上次交嵐外景不是挺好嗎?」

此話一出,二宮就忍不住噴笑:「是的是的,比之前畫得好好多,不過還是分不出是貓還是狐,是雞還是鴨...」

相葉點著頭和應自家竹馬:「這種超現實的抽像畫風,才是櫻井畫伯嘛,對嗎?」

誰不知櫻井竟然會微微低頭,顯出交嵐外景最期得kya kya的得瑟樣斜視眾人。刹那間不同頻諎的笑聲同時充斥整個樂屋,歡樂滿載:「哈哈哈~~~~~」

小插曲好快就完結,二宮繼續埋頭和電玩拼命,天然二人繼續研究各式甜品美食,完全無視角落偷偷坐在一起的松本和櫻井。

確定好所有流程之後,松本難得可以小休一下,雖知在大家面前是要避嫌,但松本還是忍不住偷偷歪頭靠上戀人的溜肩,可是卻本無法找到舒適的位置。

側眼看了一下停不下手上動作櫻井,正在大口大口地享用手上的芝士餅。雖然在如此近距離觀賞櫻井先生享美食的表情,可算是生命裡頭其中一件最幸福的事,但松本卻決定不能讓此情景繼續下去。

就在櫻井準備把手上的一塊芝士餅用送入口時,就被旁邊的松本按住了:「櫻井先生...」

聽到戀人用如此認真的稱呼叫喚自己,櫻井知道事情並非等閒,他停下手上的動作,靜候松本的進一步行動。

松本沒有讓櫻井等太久,他很快就繼續說:「你現在還可以肆無忌憚地大口大口吃著芝士餅,你真的不顧減肥計劃了嗎?」

其實櫻井早就料到飲食管家會跟他討論這個,他很快就搬出想好的道理:「可是就這麽一件芝士餅,不會差太遠吧。」

說真要是日常的情況下,松本也可能隨他,可是今天的情況,的確有點不適用:「本來就沒什麼的,可是剛才你吃了那麼多,現在不撐嗎?你問一下你的肚子...」

櫻井低頭瞄了自己難得再現的六件腹肌:「說開也有一點點...」

松本繼續實話實說:「剛才Leader不就說了嗎?你要好好注意飲食呢!可知道控制你的卡路里好苦,要麼下個星期都吃白煮意麵,要麼放下手上的蛋糕。」

被威脅的櫻井知道不可能再繼續享用手上甜點,可是他還是依依不舒地凝視著芝士餅:「那個……可是不吃掉會浪費。」

熟知戀人性格的松本又怎可能對這可憐眼神陌生,面對普通人都招架不了的視線,松本總能找到一個應對方法:「拿過來吧,我替你吃掉就好了,反正昨天我也沒吃,今天多吃一點還是可以的。」

櫻井知道必需上繳手上甜點,雖然覺得無奈,但被戀人寵著記掛著的感覺卻填滿了他的心,最後也乖乖帶笑地將手上芝上餅奉上。

未幾,剛幹掉了朱古力蛋糕的相葉回頭就看到一幕令他驚訝的畫面:「誒?松潤你不是朱古力派的嗎?什麼時候連口味都換了?」

沒有控制得了的分貝度,引來大野的注意:「不是朱古力嗎?我剛才見他把一件朱古力批,應該是留起待完show後才吃的。」

不過眼前的和大野所說不乎,相葉反駁說:「可是Leader你先看一下吧!松本手上的不就是芝士蛋糕嗎?要不是喜歡的話,不可能吃得那麼快,你看翔醬就知道,剛才還有半件,現在都消失了。」

相葉的語速快得大野有點頭暈,他糊里糊塗的點頭:「說的也是,松潤你那麼快就吃掉半件芝士餅,什麼時候換了口味我們不知道的?」

一直旁觀的二宮終於忍不住開口說:「相葉君,今天Staff是不是來添了蛋糕?」

相葉直接回答:「沒有呀!」

然後二宮就轉向問大野:「那麼Leader你還沒有吃今天的份嗎?」

大野搖搖頭:「不,我在準備前就已經吃了。」

「那為什麼冰箱裡還有這麼多件的?」隨著二宮發問後的視線轉移,相葉和大野一同望著冰箱叫:「誒?」

大野搶先想到原因:「原來松潤手上的蛋糕不是新的,是翔醬分給你的!」

晚了一步的相葉也搶著說:「松潤,你要是想吃的話不就獨取一件就可以了嗎?芝士蛋糕除了翔醬之外都沒有人特別喜歡,他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的!」

忽然變成話題主角的松本無奈地放下叉子回應:「其實只是因為想試一下味道,所以沒有選擇全件,就是怕太過浪費。」

然而相葉和大野卻異口同聲地:「WoW~深山大翔呎!好惜食呀!」

雖然同為弟控,但天然的反應難免會令二宮覺得過份誇張,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幸好我團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不喜歡吃,除了有個惜食的J,還有那個可以把所有拉麵和餃子吃過之後還吃得下蛋糕的櫻井先生,我說得對嗎?」

不過沒有等櫻井回應,甜品部長就已經回答:「不,除了松潤和翔君,只要是甜品的話,我也不會浪費的...」

然後換如無意外穩坐副會長的相葉:「是的是的,部長你說的是!」

二宮沒有閒情理會繼續熱烈討論中的天然,因為他眼中只看到被戳空而一臉尷尬的兩位,獨個兒在後面得意地偷笑...

*****************

來到名古屋站的最後一天,相葉在取過蛋糕後回頭問了一下排在後面的櫻井:「翔醬,這個朱古力蛋糕很好吃,你試過了沒有?」

櫻井沒有理會相葉,因為他本來就沒什麼興趣,他只是一心記掛著冰箱內的芝士餅:「吃過了。」

不過相葉沒有識趣地讓開,反而瞪大雙眼問:「什麼?吃過的只有松潤,我就是不敢和朱古力控爭,所以才等到今天才吃,只剩下一件,你就試一下吧!」

被強行塞了半件朱古力蛋糕的櫻井勉為其難地吃了一口:「好味」

聽到自己的推介有人欣賞,相葉終於滿足地走開了。

捧著手上的半件甜點,櫻井有想過要不要再拿多一次芝士餅,可是昨天就被戀人告戒過別吃太多,也只是放棄。

看著正在回坐的戀人手上,有消失了的芝士餅和神奇出現的朱古力蛋糕,松本就靠過來問:「翔君想吃朱古力蛋糕的話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昨晚可以分給你嘛。」

可是櫻井卻是搖了搖頭:「不,你最喜歡朱古力的,只要你喜歡的我都會留給你。」

雖然曾被冠以情話苦手,但櫻井無意間抛出的情話,卻常常令松本甜在心頭。不過看著因為這樣而令對方無法吃到想吃的朱古力,難免有點慚愧:「可是...」

看著松本不好意思的表情,櫻井大概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他拍了拍已恤好的頭毛安慰:「別介意,何況我本來就不打算吃這個的,只不過相葉都已經放到我盤子裡,我還可以怎樣?唯有吃掉。」

話雖如此,但松本知道對方其實最想吃的還是芝士餅,就提意說:「其實你想吃的話其實也可以多吃一件的,因為你沒有昨天吃得撐...」

不過櫻井卻堅決地說:「不!我要堅守只吃一件的原則!」

不過不消五秒,一切氣焰都消失了,只剩下輕輕的一句:「因為...我不想吃白煮意麵... 」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松本,知道對方即使不情願也無時無刻把自己的話記在心上,無論心內還是臉上也笑成花樣。

(END)

*****************

Freetalk:
好久沒更地下情系列了!
其實有幾個腦洞開了,但都沒有寫得下來~
就好像是富士山之約~定了大綱,就是碼不來~~
雖然現在距離名古屋蛋巡都已經好幾個月~~
但相信大家不會嫌棄我寫得太慢吧?
(天:別自戀,你就是慢!)

這篇明顯就是根據相葉先生的report開出來的腦洞~
雖然SA寫都有分餅吃~ 但首先分餅的是本單位!!! 
呀!那個時候訊息量真的不少呢!

SJ這邊想要表達的就是S對J的寵溺~
以及J雖然對S的飲食管理森嚴,但面對吃貨總會有折服的時候~
不過吃貨也是乖乖的,戀人的話他是不會忘記的 ^^
(要奉上吃白煮意麵的賭注,我們精英翔才不會這樣傻!)
然而故事裡頭的天然還是一臉懵迫,唯有二宮先生看破世情~

好了~下回再更地下情又不知到什麼時候了~
我要好好完成手上兩個長篇~SJ的ABO和JS的貓鼠追遂戰~

P.S. 還是一句,求留言~ ^^

*另為自擔「新聞」多說幾句~~
從來支持都只因他本人~與他的私生活沒有關系~
我只求寶寶健康,愉快,幸福~他如何選擇也都不大過問
(根本就不能過問好不好!)
作為一個曾經在近距離為支持藝人當「阿四」的過來人~
多留意一點他的作品,多支持一點他的演出~
多遠離一點他的生活,少猜想一點他的是非~
那麼不論你的生活還是作為飯的生活都會輕鬆得多~~

另外CP從來只是yy~~ 以他們之間的互動滿足自我的幻想~
雖然真命天女出現後總會有尷尬,但他們之間的羈絆卻無法代替的!
自問主紅副紫,要從CP畢業絕對有難度~
所以~我應該會維持現狀~只要寶寶開心健康幸福就好了!

~哥斯拉~

P.S.:JS的在這裡!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