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天敵》- 第八章:思念

第八章:思念 - 4

幾天以來正平先生都帶著相葉和二宮來探我,雖然每天的有朋友解悶很不錯,可是一直都沒有翔君的消息,令我高興不來。直到有一天,相葉告訴我,二宮找到了翔君。
 
「怎麼了?怎麼了?翔君還好嗎?他搬到哪裡了?我要怎樣找他?」沒等二宮開口,我就已經連環送上我的問題。
 
「J,你先冷靜一點,讓我遂一回答你的問題吧!」好像是早已預料我會有如此反應,在相葉告知消息的時候,二宮就做出了準備要把我按下的動作。他把差點兒要跳起來的我安頓下來說:「其實大野小姐搬得不遠,只是在原來住所幾條街外的老家。她把浣熊智和倉鼠翔都帶過去了,我和大野智都談了一段時間,他告訴我原來大野小姐的父親剛剛離世,所以她才搬回老家,並帶上原來是要為父親解悶的小寵物。那天大野小姐把翔君接回去之後,就把兩隻都帶到靈堂之上拜祭亡父,讓他知道家裡大小都齊全了,讓他安心上路。」
 
「所以她才必需要找回翔君?」現在我才知道為什麼大野小姐執意取回翔君:「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翔君現在怎麼了?過得好嗎?」
 
二宮偷偷瞄了我一眼,似是想知道我的反應才決定是否繼續。看著我沒有太過激動的表現,他就開始說下去:「按照智桑的話就是這個意思了,不過儀式都完成後,大野小姐就只醉心工作,再沒有以往一樣經常和他們兩個談心,更莫說是放出來隨便走走。而且搬回老家之後,倉鼠籠和以往不同了,翔桑不可能再自己逃走,所以每天都只是困在籠內,而且...」
 
知道翔君被困就已知不妙,二宮還要加上「而且」兩個字,即代表不快之事陸續有來,我嘗試壓著內心的激動冷冷地問:「而且什麼?」
 
可能是被我異常冷靜的反應嚇到,沒有預期一樣哭鬧,使二宮有點摸不著頭腦。他放輕了聲線,像是試探一樣觀察著我的反應說:「智君說,自翔桑回家之後,他看到了牛奶都會不高興,吃的都比平常少了。大野小姐有投餵過他一直喜歡吃的水果乾,結果一粒也沒碰上。雖然他待人與平常一樣,和大野小姐的互動還是差不多,不過留心就會發現他發聲比平常少了,而且眼裡也少了一份過往的光彩。」
 
終於一直極力保持冷靜的我,被激動衝開了那個安定的屏障。我二話不說就拉著二宮往外跑,誰不知跑不到兩跑,就差點兒被保護圈絆倒地上。二宮立即把我拉著叫:「J!你冷靜點!太激動你又要傷到自己的!」
 
「別擋著我!從一開始我就應該預料得到,翔君不可能會好好的!他肯定是不好了!他不好!他不好了!Nino你就讓我去見見他吧,讓我去!讓我去!!!」極力抽開二宮扶起我的手,想要推走面前一切阻礙。
 
然而二宮沒有讓我得逞,他用身型的優勢把我緊緊牢住:「我知道你很想去見他,可是我們還需要好好安排一下,總不能就這樣衝到大野宅的,大野小姐會怎樣看待你?這個我會再和大叔智溝通的,你當下要做的就是繼續養好身子。我答應你,待你脫掉保護圈,就是你們會見的時候了!」

(TBC)

****************

Freetalk:
回看才發現這篇有點短,不過希望大家「將就」一下呢~
原來此文是去年五月發表的,我盡量爭取五月前結文(祝福我)
別Pia我,松本喵雖然還沒有找到櫻井吱,但他肯定會找到的,相信我!
現在已經找到了,只要沒有掉失的話,櫻井吱會乖乖等著喵喵的!

題外話,櫻井先生是不是逆生長的?
現在一週比一週孩子樣~一次比一次可愛~
我快要被他迫瘋了!完全是失血沒救!
(每次都可愛得語無語次,打字也打了個亂七八糟~)
加上本單位情人節的2 shot~~ 我近來真的死得很轟烈...........


~哥斯拉~

评论 ( 11 )
热度 ( 12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