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天敵》- 第八章:思念

第八章:思念 - 2
 

聽到這個比雷擊還要震撼的消息,我的大腦一下子當機了。回頭望看同樣呆掉了的翔君,嚇得了咬在口裡的倉鼠糧也掉了一半。看著駿太郎手上搖晃中的傳單,我二話不說就衝過去,先搶走然後撕掉。一如所料得到駿太郎的吼叫:「松本潤你瘋了嗎?」
 
沒有理會駿太郎的怒叫,我回到翔君身邊把受驚的倉鼠擁在懷內。驚訝的駿太郎想起自遇上翔君的種種,終於推算出最合理的根據:「難道...小潤你是要選擇小倉鼠作為你的伴侶?」
 
本來被駿太郎猜中心意的我大概會十分雀躍,可是知道了剛才的消息後,什麼幹勁都消失了。我只知道剛剛才適應和我過生活的翔君,肯定比我受的打擊更大。看著眼裡突然失去了光彩的翔君,我只有舔著他的皮毛作安慰。看著見前悲傷的一猫一鼠,駿太郎皺上眉問:「你就那麼不想小倉鼠離開嗎?」
 
被猜對的了我以悲哀的眼神望著駿太郎,輕呼了一句「喵~」,希望把內心那句【是的!你別讓翔君離開我,翔君只是我一個人的,我是不會讓出去的。】傳遞過去。雖然不懂貓語,但駿太郎看似聽懂了我的心事,他輕嘆了一句:「我再想想辦法吧!畢竟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現在小倉鼠的主人已經派傳單尋鼠了,就知道她很想找回小胖胖。總不能讓翔的主人盲目地找鼠,我先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吧!你就交給我處理好不好?我會盡量幫你留著小倉鼠的。」
 
生氣的我沒有理會駿太郎,乾脆背著他擁著翔君躲在貓窩裡裝睡。駿太郎無計可施之下,也只好任由我繼續耍脾氣。終於從剛才開始黯默的翔君忍不住開腔問:「潤,我...真的...要走...了嗎?」
 
從翔君的眼神我看得出分離的悲傷,這令我本來已壓得喘不過氣的胸口,再添上千枝金針。心痛的我連自己都安慰不了,實在不知應該怎去安慰同樣擔心的翔君。我用臉輕蹭著翔君,希望藉此能減退被此的不安:「翔君...可以的話我當然不會讓你走...我...」我真的很想許下承諾,但話到口邊才想到自己沒有這個能力。說真的,我不能確定什麼,因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幾經辛苦我才可以抱得美人在懷,不過一星期的時間,又要把我們拆散了嗎?要是在人類之身還可以進行抗爭,真的無計可施的話太不了也可以私奔去;可是身在貓身的我實在束手無策,只有看一下駿太郎有沒有說服翔君主人的能力。
 
兩天過去,駿太郎都沒有再次提起要聯絡翔君的主人,也正當我以為事件開始淡化,歸還翔君的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誰知道過了幾天平靜的日子,原來都只是暴風兩的前夕...
 
這天的我不知為何睡得特別香,完全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平常駿太郎起來的時候都會把我叫醒,只是我持著自己床氣大而不願起床罷了。然而今天吵醒我的並不是駿太郎呼喚我的聲音,而是大門關上的聲音。還沒有睜開睡眼,我就習慣地把爪伸向旁邊的翔君,可是今天我卻什麼都捉不住!
 
原來剛才駿太郎趁著我熟睡的時候,竟然偷偷地把翔君和他的小布塊同時帶走。驚醒的我立即跑到門外大叫,希望能阻止得了駿太郎。不過從門側的窗戶所見,駿太郎已經走到地下,任憑我如嚎哭大叫都不得要領。我當機立斷想要不顧頭上還帶著保護圈也得從新見宅逃出去,可是剛才陽台就發現,通道被駿太郎阻塞了,即使我想逃也走不出去......那天我從早上一直悲鳴到晚上,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無辦法之下駿太郎只好替我戴上口罩,阻止我不間斷地發聲。聰明的我知道即使自己如何傷心,在現在的情況下都是一籌莫展,也只好乖乖地就範,留下聽著都令人傷心的痛哭。

(TBC)

****************

Freetalk:

首先要在平安夜這天跟壽星說句:「誕生おめでとう! 」
雖然我不是二大大,在遇到相葉先生之後還是有聖誕節的~
但今天還是應該說句生日快槳~

失踪了好一陣子都沒人摧文,拖廷症又發作了~
拖著拖著就沒更文了~一轉眼就兩個星期呢!
(其實是忙到天昏地暗呢~)

雖說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但這更沒有什麼值得慶祝~
而且還要帶虐呢~我就說過甜過了就有虐~
人生中要有甜有苦才行嘛!松本喵,櫻井吱~你們要加油呢!

2016可能還有更文,也可能沒有~
要是沒有的話就先祝大家Merry X'mas and Happy 2017~~ ^^

~哥斯拉~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