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天敵》- 第七章:康復

第七章:康復 - 3

「好了!遲來的午餐來了!」弄了半天終於回來的駿太郎,捧著一大一小的兩個碗,放到我們的面前說:「這份是小潤你的,這份是小倉鼠的。」

不知道是否在貓身內待了一星期,已經開始習慣貓的感官,明明一直都覺得沒有什麼香味貓食,突然變得異常好吃,我一口接一口的不停把駿太郎送來的貓食送進消化系統,「傻瓜潤,吃慢一點呢,小心哽到呢!」駿太郎邊說邊順著我的貓毛,突然間他轉頭看到旁邊埋頭苦吃的翔君說:「誒?小倉鼠你終於肯吃東西了嗎!小潤醒了,你終於回復食慾了嗎?」

「回復食慾」四個字很快就吸引到我的注意,一向都愛吃的翔君竟然沒有食慾?滿腦子問號的我停下了狼吞虎嚥,等著駿太郎的話:「差不多整整一天的時間,別說吃的,連水也不肯喝,只是默默的守在小潤的身旁,即使累了也只是蜷縮在不知何時出現的粉紅色小布塊裡,半步都不肯離開。」

說著駿太郎把視線從翔君身上轉了過來,並用手指輕敲我的腦袋說:「松本潤呀!真不知你前生積了什麼功德,或在今生做了什麼好事,能讓小倉鼠為你廢寢忘餐。你這次英貓救鼠,換來徹夜相守,你夠威風了!」

被駿太郎侃調的除了呆掉,還是呆掉。雖然知道自己受傷會令翔君受到打擊,但聽到駿太郎的描述,就想像得到翔君當時擔憂的神情。看著紅著臉不停在低頭吃東西的翔君,除了感受得到那洶湧澎湃的愛意,還有藏在眼神下的若隱若現的不捨和心痛。

眼見我沒有平常傲嬌進行反擊,駿太郎也許以為我累了,就回個頭繼續和翔君說話:「你這隻小不點,在小潤受傷時死抓著小潤的皮毛,就伏在小潤的身上吱吱叫。即使我和正平把小潤帶到獸醫診所你也不肯放手,偶然聽到的幾聲吱吱叫,就好像傷心的哭泣聲,聽得我心都酸了。正在猶豫要不要把你帶回家的時候,正平突然就提醒了我說:『小倉鼠這樣整潔,絕不可能是流浪街頭的,遭遺棄的倉鼠,應該只是一時跑掉了的,我們還是先把牠留著,替他好好找回主人吧!』」

說到這裡,氣氛一下子沉了。難得翔君肯跟我回來,而且駿太郎也不嫌棄,本來應該能好好生活下去,但原來駿太郎也想著要把翔君送回原來主人的身邊,我真的始料不及。突然他的手機響起了,言語之間我聽到應該是正平先生的來電。在沉重的氣份下,我還沒有來得及和翔君打開新的話題,駿太郎就跑回來了:「呀!小不點!正平說剛才跟我說,回到餐廳看著和也受傷的情況,就記起了你應該是曾經在他的餐廳住過好一陣子的小倉鼠。不過他記得你是被餐廳的熟客收養了的,才不到兩個月。雖然正平記不起熟客的資料,但他記得那位小姐說過收養你是因為當時光說要替你找個家庭,而她又剛好想多養一隻寵物才把你領走,能讓你走失可能也不太把你放在心上。也許就這樣讓你一直待在我這兒也好,本來我就不忍心把你留下的,現在就名直言順把你帶回家,讓你和小潤待在一起,你就不會再傷心了!對嗎?」明顯不過的揶揄,換來的是翔君移動身體,用圓大的PP面向駿太郎。也許習慣了我的高傲地反擊,這樣的無視卻惹來駿太郎的哈哈大笑,剛才沉重的氣氛也得以緩和。被逗樂了的駿太郎雙手托腮,爬在地上看著我們兩個進食,搖著頭搖著腳的相當滿足。

也許是太久沒有吃好的,翔君很快就把駿太郎準備的倉鼠美食都吃光了,駿太郎見到之後也大驚:「嘩!這麼快就吃光?你肚子餓也不用這樣吧?還要嗎?」

本來用PP對著駿太郎的翔君,也只好乖乖回過頭來,邊舔著牙縫藏著的碎屑叫到:「要!」

雖然聽不明白鼠語,但如此顯淺的肢體動作,駿太郎也是看得懂的。他很快就添了倉鼠糧,好讓翔君大吃特吃。雖然我也知道翔君非常可愛,但駿太郎沒有停下來的讚美也令我有點吃醋......

「小倉鼠你真可愛...」
「小倉鼠你眼睛大大的很漂亮...」
「小倉鼠你把鼠糧塞得滿滿好像包子...」
「小倉鼠你PP圓圓的好可愛...」

本來都還可以忍氣吞聲,但怎麼還會注視到PP來的?就在我實在忍受不了,差點兒就要起來把翔君收起的時候,駿太郎突然冒出了一句:「我是不是應該幫你起個名字呢?總不能一直叫你小倉鼠的,剛才正平就向我提過,他記得你好像是姓櫻井的,只是叫什麼名字就沒有印象了。本來只要問一下光就可以,畢竟你是光帶回來的。但剛巧他和朋友去參加了體驗營,完全隔絕和外間通訊,所以還是要等光回來才知道。不如叫做...櫻井吃貨!」

「哈哈哈哈哈!」駿太郎的提意令我忍不住捧腹大笑,幸好我沒有在喝水,要不然必定會被嗆到!雖然意料之內換來翔君的白眼,但面對駿太郎奇特的腦內迴,我實在難以忍笑。也許連駿太郎自己也覺得太滑稽了,他自己也忍不如笑了:「這名字好像太奇怪了,也許是我近來的壓力太大了吧!不如換成叫櫻井胖胖好不好?」

雖然換了個名字,但雖然用詞不同,意思倒是一樣,要我相信駿太郎不是故意也難。看著翔君鼓著腮表現出來的不滿,就知道他不喜歡別人說他胖了!【和現實中的翔君一樣,明明就不胖,可是就特別介意別人說自己胖了圓了。不過翔君並不會介意別人叫他吃貨,因為他自己也會這樣說,只不過不是在公眾面前說罷了!】

不知道是否那道叫「櫻井氣場」的殺氣特別強烈,駿太郎開始認真起來:「好了,不開玩笑了!要認真一點!雖然你以前是姓櫻井的,可是你跟了我的話就倒不如跟我姓好不好?跟我姓松本如何?就叫松本翔啦!」

沒有理會駿太郎意外地對上的名字,我只是在旁邊不斷點頭重覆地向翔君說:「對!跟我姓松本!跟我姓松本!跟我姓松本!跟我姓松本!跟我姓...」

沒好氣跟我們兩個繼續傻下去的翔君,拋下一句:「哼!誰要跟你姓!傻瓜潤!」就把自己蜷進小布塊當中倒頭大睡,再也沒有理會自得其樂的我和駿太郎了。

(TBC)

****************

Freetalk:
雖然己過日本時間的十一月十三日~
但在對我極為重要的一天~必需記念一下!
去年的今天我在極為瘋狂(個人認為)的極速計劃中成功見到生人!
也就是十二日還在上班,晚上就去了機場坐凌晨機~
早上五時(當地時間)到了泡菜國(因為直航機時間太差)~
在機場睡了三小時後終於在十二時多到達札幌~
極速到了酒店Check-in,取票,出發,排周邊~
最後於五時五十五分成功在Arena坐好~ 
成功出戰了人生的首次三場A團控!
所以11月13日,絕對是難得的記念日!

看過了一大段廢話,說回今次的更文~
吃醋的松本先生是不是很可愛呢?
雖然大家都知道姓櫻井的那位可愛得太過份~
可是駿太郎的著眼點也有點太過了吧?
不吃醋的就不叫松本潤呢!XDDDDD

不過花痴的不只駿太郎,還有在重覆著「跟我姓松本!」的松本先生~
這樣的傻瓜當然會被櫻井先生無視掉呢!(不過肯定是獨自在偷笑)
上回有櫻井吱罵松本喵笨笨~ 今回有駿太郎欺負倉鼠胖胖~
實在太有喜感了(天:只有你一個認為好不好?)

~哥斯拉~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