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天敵》- 第六章:坦誠

香港的颱風前夕,發一段有風暴感覺的更文...

第六章:坦誠 - 4

就在我和翔君走出去和二宮相葉會合的時候,突然有一隻灰狼出現在我們眼前!狼在日本並不常見,而眼前這一隻狼看來非常狼狽,我們看著半步都不敢靠近。可是我們不走向他,不代表他不會向我會迫近。他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前面的兩個你們讓開,別擋住本大爺找吃的!我已經好幾天沒吃過東西了,難得給我遇上美點。雖然你們兩隻身型較大,可是貓狗都不好吃,兔子和倉鼠更合我胃口。」原來這是一隻飢餓的狼!
 
雖然合我和二宮之力,勉強應該可以應付餓狼的攻勢。可是現在他的目標是相葉和翔君,對抗的話要全身而退也絕不容易。急智的二宮記得不遠處有個可供兩隻小動物躲藏的地方,便大聲叫道:「J,帶他們往左邊走,我們上次經過的出口附近有個地方,可以讓他們躲進去。我現在去找正平先生過來,你想辦法拖延一下。」
 
看著二宮飛奔得連尾巴也看不見,我只好硬著頭皮帶著兩隻小動物,一同向著二宮所指的位置走去。一行三隻,由跑得快的相葉領頭,短小的翔君緊接,有防衞能力的我殿後。以我的個子和翔君的步速,我們跑到目的地的時間已經很快,可是也完全比不上大長腿相葉。他很快就找到我和二宮所指的藏身之所,不過還是回頭向了我確認一句:「松潤!是這裡吧?」
 
「對了!就是那兒!」剛剛才得到我的回覆,相葉就已經二話不說地跳向花叢,走進那個已經乾涸的小水管。可是緊隨其後的翔君卻呆若木雞釘在地下,完全沒有想要跳過去。
 
相葉看到翔君沒有動作,心急地喊著:「來吧!翔醬!快點跳過來吧!」
 
可是翔君卻有口難言:「我...我...我...」
 
焦急的相葉好像想到了什麼的大叫:「呀!我明白了,你的腿沒我的長,跳不過來!」
 
不過其實相葉想的我也早就想到,我在旁邊找到一個小木方,架在路邊和花叢中間,好讓他能走過隔著兩著之間的小溪:「翔君,你從這個上面走過去吧!」
 
誰不知翔君還是一樣卻步,一步都不肯踏出去。看到他搖搖欲墜的樣子,我就猜想得到原因了:「翔君,你難道是...恐高?」
 
沒想到這個世界的櫻井吱也有著一樣的缺點,恐高大概是櫻井翔一生難以克服的缺點。看著他一臉青一臉白,就知道要他自已走過去基本上沒可能的,我只好小心地呁起他細小的身軀,準備跳過花叢。可是正當我準備躍起之時,我感到一陣刺痛,原來餓狼已經趕到,並咬著我的腿將我拉開。我的口因為疼痛的自然反應而鬆開,翔君隨即掉到地上。面對餓狼我本來只想選擇防守,但此時也得出爪反抗。被我鋒利貓爪所傷,餓狼竟然一口把我拋到旁邊大樹,被咬的腿立即血如泉湧,一時間完全止不住血。
 
一切來得太突然,莫說是相葉,就連我自己也驚魂未定,更何況是近在咫尺的翔君?看到我受傷,翔君完全顧不得安危,就衝我跑過來大叫:「潤!」
 
雖然我剛剛才站穩陣腳,卻完全沒有忽視餓狼就在翔君後面步步進迫,我負傷走回翔君身邊,堅持以自已身體分隔一狼一鼠。
 
不過高傲的餓狼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內,他以輕挑的眼神望著我說:「你還在擋路嗎?我說過你讓開就好了,還不知死活嗎?」
 
雖然我還在努力喘著,痛得一句話也不能回應,可是我還是不能讓開。突然間我聽到身後的翔君擁著我沒有受傷的後腿說:「潤,算了吧,別再反抗好了,你已經傷成這個樣子,再抵抗只會傷上加上。他只是肚子餓,你現在已經因為保讓我受傷,到你倒下的時候我也不一樣會被他吃掉嗎?既然如此,倒不如我而在出去就好了,他吃了我,肚子不餓就自然會走,就不會再找你麻煩呢,對嗎?那麼我們兩個,最少能活一個。你忘了我就好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翔君還會在說道理,他對形勢的分析絲毫沒有錯漏,可是我當然不可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然而翔君竟然想要從我身下走出去,我見狀便大叫起來:「不!不可以!」
 
不知從何處冒出的一股勇氣,激勵我撲向餓狼,以松本喵身軀賜予我的尖牙利爪進行攻擊。不過實力懸殊始終是個事實,還沒有觸碰得到皮毛,我就感覺到貓頭被餓狼咬著,然後再被順勢抛向大樹。
 
雖然沒有被咬傷要害,可是不斷流向的傷口加上兩次的撞樹令我有點昏暈。模糊之間我見到二宮把正平先生帶了過來,後面還跟著一個駿太郎。雖然沒有看到二宮的表情,但是不可能聽不到他大叫的一句:「你竟敢令J受傷!豈有此理!」接著還有正平先生的一聲:「和也!」
 
以我對二宮的了解,加上聽到的一陣打鬥聲,明顯二宮是在和餓狼正面開戰。幸好後來聽到無數的棒打聲,應該是正平先生和駿太郎趕到,一同用木條把餓狼擊退。等到淒厲的悲鳴聲和嘈吵的打鬥聲都停下來,我就知道戰鬥終於結束,而敗陣的也許就是餓狼。
 
隨著緊張的心情慢慢放鬆,我開始感覺到身上的傷痛,越發強烈的痛感不斷拉走我的意識。在我失去知覺之前,唯一還可以感受得到的,是伏在我身上不斷哭泣的翔君。也許今天我就會這樣去了,幸好在我離開前也能好好保讓到翔君,我聽到最後的還是翔君的聲音,雖然這一句是:「潤,不要死呀!」
 
~ 第六章:坦誠 完 ~


****************

Freetalk:
兩隻動物的坦誠相已經完成,也代表第六章的完結~
其實我預料這段發出來之後會有人送我生果刀~
不過若果是經常留言的那兩把的話,我想我還接得住!^田^
(Fifi還在期待和好後的甜蜜,但我卻要在發糖前先送玻璃~果咩~)

這更略長,因為實在不想把太緊張的劇情拆分~
我說過會有虐梗,而且就在不遠處~ 其實就在此處!
現在這次動物打鬥的虐梗傷到了大家嗎?虐到出血呢(天:有那麼誇張嗎?)
那種為想要保護戀人卻不能的無力~ 是最身不由己的痛苦~
不過寫完其實我覺得還不算太深,還不過有點刺痛~ 就是懶不想改回罷了~
(天音:變態後媽!)

其實第六章可算是本文的第一高潮(可能只有作者自己認為)
因為最少讓二人正式對話,而且幾經辛苦,松本喵終於可以帶走倉鼠吱~
而且剛剛和好,又再次遇上生離死別的場口~實在太崎嶇了~

大家有意見就說,讚的好,罵的好~ 也多寫幾句吧!^田^
(要打也是可以的,只要不打臉的話...XDD)

~哥斯拉~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