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 玩弄指腹 (地下情系列)

為慶祝電話失而復得,我決定發文!

引言
1.  枱下拖手 : JS / SJ

成為成功人士,是很多人的願望。在行業中得到肯定及認同,也是一個人工作的最高榮譽。以演藝為事業的話,能成為萬人追棒,灼手可熱也就是成功的最好例証。可是要有收獲必先有所付出,然而成為國民偶像的代價,就是沒天沒夜的工作。

時近年末,櫻井翔本來已經緊密的日程更被安排得密不透風,連續兩星期沒有休息的日子真的令人聽了也覺得累。不過這個工作狂永遠也不會拒絕工作,因為他知道機會來得不易。今天,也就是八天工作的最後一天,是交嵐收錄的日子,也就代表著幾天沒見的情侶,終於可以在收錄後相依相偎一下。

松本潤懷著興奮的心情打開樂屋大門,因為在較早前就收到櫻井的訊息,告訴自己已經到達樂屋。雖然幾天以來也不是沒有碰到戀人,但在大家面前還是不能好好親熱,松本潤難免也對這得來不易的共處時間有點期待。門打開了,目光首先投向櫻井最常駐足的梳粧枱,卻沒有見到櫻井的身影。環顧一下,原來累壞了戀人,正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由於還沒有造型,櫻井現在完全是OFF的狀態,就像休息日共聚才能見到的樣子。略帶不平的臉龐,和那粉嫩的嘴唇,和一貫帥氣的強旱形象截然不同。那帶點棕色的劉海,軟軟地掛在前額之上。看著像孩童般的睡顏,令松本感到無比的幸福。他輕輕撥弄著戀人的髮絲,本來以為這個動作可以悄悄喚醒櫻井,但松本卻得不到預期回應。他壓下嘴角的梨窩輕聲地說了一聲:「翔君累壞了。」

櫻井是靠著沙發的靠背睡的,以自己放在靠背上的手臂作枕。這個姿勢要是少憩還可以,可以櫻井不知已經睡了多久,松本怕他睡久了手臂會麻掉,慢慢走到沙發後端意圖替戀人調整動作,好讓他醒來之後不會影響工作。

不知道什麼驅使松本蹲下了身,以極近距離看著那修長的手,突然間松本看得入神了!年過三十的男人,卻還能如此嬌嫰的玉手,也許就只得櫻井翔一人了。從小到大都不用做粗重功夫的櫻井,手當然不會因此變得粗糙起來。而且一直都有家人或戀人待候三餐,本來就沒有什麼入廚的機會,什麼刀傷燙傷的自然也沒有。雖然櫻井曾經建議由自己負責洗碗,但松本向為免櫻井搗亂自己的聖地,還是把洗碗一職都包攬身上,那麼連洗潔精等化學品也休想傷害到櫻井一根汗毛,玉手就這樣保存下來。

松本一邊玩弄著櫻井那軟綿綿的指腹,看起來跟貓喵的肉墊一樣有彈性。除了那分明的指節外,手指既修長纖細而且柔軟,經常惹來不少女生羨慕。不過櫻井卻最愛運用這雙像女孩般的纖手,強行包著自己骨指分明的大手。加上櫻井向來都手汗大,經常都會有捉不緊的情況發生。松本還曾經取笑櫻井:「原來你除了溜肩,還會溜手!」令櫻井哭笑不得。

而且櫻井雙手最吸引的地方,莫過於琴鍵上跳脫的感覺。什麼時候迷上的?松本大概都已經忘記了。雖然知道櫻井懂得鋼琴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但真正聽到的演奏就是Amazing Grace。聖詞所用的音調,和平常演唱的歌曲都不一樣。行走J-pop路線的J家音樂,主要都是活力和勁歌熱舞,雖然偶有抒情慢歌,但也沒有到達這種緩慢優美的階段。黑白相間的琴鍵,在櫻井的雙手指引下發出柔和的聲音。靈活的十指在那八十餘個音鍵上游走,加上投入而認真的表情,令松本深深被吸引著。

有的時候,松本總會在自我糾結:『自己體型明明比對方個子高,手也比對方大,為什麼躺著的總是自己?』也許就是因為那份櫻井為自己照顧周全的安定感吧!除了特定情況下的不靠普外(例如恐高),櫻井向來都會為自己遮風擋雨。多年以來的默契,不用說也預知心中所想,一個眼神就能傳遞千言萬語。雖然帶點霸道卻無比溫柔,看似橫蠻其實萬事以自己的感受為先。不過除了這種大家都可以見到的情況,松本對此雙手還有特別的印象。唯獨這雙在自己肌膚上遊走的時候,都能挑撥自己的情慾,牽動自己的快感,也許就是松本甘願為其打開的主要原因。

雖然還沒算得上是手控,但此刻櫻井的手卻的確令松本著迷。有別於平常都是一直被拖被握,松本藉此難得機會,用自己的大手把對方的都包起來。修長的,纖細的,暖暖的,都使松本內心被徹底填滿,那份瀉出來的甜密,令空氣都變得甜膩。雖然只是沒有言語的靜止空間,但也不難感受得到其幸福滿截。正當松本沉醉在自己幻想的時候,樂屋的開突然打開了。他慌忙得把整個人都躲到沙發之後。

剛想要放開的時候,卻突然被剛包著的手反過來握住,嚇得本來就容易緊張的松本三魂不見了七魄,一聲驚呼在唇邊差點就漏出口了!幸好進入樂屋的人,什麼都察覺不了就開口說:「誒?翔醬已經到了嗎?很早呢!昨晚不是工作到很晚的嗎?還以為你會晚點才到呢!」

開口說話的是相葉先生,那個最有機會在不適當時候做不適當事情的天然門把!正當松本正怨唸著這個經常喋喋不休的人,會騷擾到剛醒過來的戀人,他竟然聽到櫻井的回應:「沒什麼,既然明天可以休息,今天想早點完成工作安心地睡個好覺。」

聽到櫻井的話,松本不可能不感到驚訝,那清澈響亮的,絲毫不人帶睡意的聲音顯示這人已經遠離熟睡很久了!他氣敗壞地向自己說著沒有聲的話:「這個人原來早就已經醒了!就是不給我反應讓我自己玩,櫻井翔你這個可惡的小惡魔!」可是由於害怕繼續鬧下去會讓團員發現,松本只好用盡力把手從櫻井之中抽出來。氣力之大令松本失衝地坐到地上叫了一聲:「痛!」

見到突然從沙發後冒出的松本,場內的門把都忍不住問:「誒?松潤!?」

緊隨著相葉進入樂屋的大野,突然聽到松本的叫聲率先問到:「怎麼了?跌倒嗎?」

不過聲音還不及動作快,超級弟控已經身先事卒地到前面幫忙拉了松本一把,好讓他從地上站起來:「還好吧?沒傷到嗎?」

雖然被冠以「弟控團」的名號已非一朝一夕,但每次被哥哥們竉著的末子都能感到無限溫暖。他拍了一下衣服笑著回答:「沒什麼,還好~」

相葉雖然比大家晚了一點,但還能藉著比他高丁點的唯一優勢揉著那松本軟軟的頭毛安慰說:「小心一點嘛!」

這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把一個成熟穏重的男人,變回那個稚氣笨拙的少年;向來笑點低得不能理解的櫻井,在旁忍不住噗哧一笑。笑聲引來大家的目光,櫻井只好尷尬地收起笑容說:「就是嘛,小心點呢!」

由於大家的視線都被櫻井吸引過去,誰都沒有留意松本此刻的眼神。那拉成一線的眼神,加上撅地的小咀,完全是一個卑視而且不滿的表情!不過向來克己的松本,也知道這表情只能在瞬間出現,因為要瞞過大家,就只有把一切都收藏起來。因此相葉回過頭來的時候未有看見這個撒嬌樣,可是並不代表代什麼都沒有看到,他瞪大了眼歪了歪頭問道:「松潤,你的臉為何那麼紅的?」

相葉這個問題打亂了松本的思考,條件反射地揉了一揉自己的臉說:「是嗎?很紅嗎?」

本來也沒有發現的大野,經相葉一說也仔細地看了一看:「唔,不算非常的紅,但細心留意還是看得見。」

心虛的松本總不能說出自己臉紅的原因,也只好隨便地找個藉口混過去,畢竟要瞞過天然,難度也不是太高的:「可能是剛才找東西蹲下太久吧!」

聽著松本的回應,大野忍不住罷出難得的隊長姿態問:「翔你剛才為什麼不幫他?」

突然被點名的櫻井一臉無辜,就是不知為何話題突然會轉到自己身上。不過急智如他又怎何能找不到應對方案呢?他壓下嘴邊酒窩笑著說:「因為我剛才也在『找』東西,還沒有空留意他在『找』什麼呢!」

相葉聽著就覺得奇怪了,但他並沒有深究,畢竟櫻井的話他也不可能會部明白及了解,他只能找住話語中能確認的重點問道:「那你要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聽著相葉的和應,櫻井笑得更開了!他偷偷地望向松本,掩著咀邊笑邊說:「算是『找』過了吧!」

大野明顯沒有聽得明白,他皺了一皺那雙團內獨特的八字眉說:「找過?那是找到了?還是沒有找到?」

「是找到想『找』的東西!那麼『找』過了就不用再找吧!」櫻井認真地回答著,言語間雖然同是一個找字,但語調明顯有所有同!

櫻井的話看似簡單,聽起來又非常複雜,一下子令大野更加迷茫:「什麼?為何我一點都聽不明白的?」

回過頭來和天然擔當對視了一眼後,相葉也不禁投訴一下:「是的,翔醬你這樣找來找去,我也混亂了!」

早在櫻井說出那個「找」的時候,松本就知道櫻井在暗示什麼!奈何自己又不能點破,只有一個人在默默地急著腳!聽到那句暗藏樣的話,就知道有必要終止這個話題,趁著天然二人開始不耐煩之時,他當機立斷地說:「你們研究什麼呢?就是翔君找到他想找的,而我也找到我想找的不就行了嗎?還去研究什麼?去去去!快去準備一下吧!Leader你的頭毛還沒有定型呢,相葉你身上還有零食的碎硝,快去整理一下,去去去!」

天然君當然沒有察覺字裡行間的意思,只知道若不快點準備的話,松本潤這個處女座可能又會怪責起來,只好乖乖地終止話題。策略成勁的松本,忍不住得瑟地回頭向櫻井做了一個鬼臉,也許是為了剛才的事作出的無謂反攻吧!看到戀人撒嬌的模樣,櫻井臉上也自然流露出寵溺的笑容。

正當各人都沉醉於自己的世界之間,旁邊那個站在不顯眼的角落,被遺忘了的一位卻把一切看在眼內。他那圓大黑漆的眼珠,先向左邊滾了一下,再往右邊滾了一下,返到中間之間靠向雙唇想要親近一下。樂屋內誰都沒有發現,這個人正低著頭抿嘴而笑,因為他知道,有的時候被忽視也許能帶來更多的樂趣!

(END)

P.S. 粵語的「找」和「抓」是同音字

*****************

Freetalk:
說廢話前要點名說一下我那位戰友,明明這系列是因為她才誕生的~
但這個人可以在良久後才發現!而且只給了我小紅心而隻字不留 T.T
我特意不在我們平日的對話中提及,因為我想知道這篇你又什麼時候發現呢?
明明這系列是因為你而出現的,但你卻......我傷心了.....
(天:喂!這樣也不用兩邊都說吧!)
(哥:要!因為她只給了一篇的小紅心!所以我兩邊也要提一下!看看這次留爪不留?)

言歸正轉了!我們來說一下這篇文吧~
這篇的靈感沿自貓咪的肉墊!那軟綿綿的感覺太好了!
不過玩弄指腹這個動作,根本就是本人的經驗。
我那個異性閏密,明明個子不比我高,但手指向來都比我長一點~
有時候我們在比手時,十指指腹相對之時,他都會用自己的指腹向我的加力~
像在暗示自己手指比我長的一樣(很幼稚!但這個已玩了超過十年!)
不過那種軟綿綿的感覺實在太好了~

看著熟睡的戀人,除了撥撥髮絲,輕撫嘴角以外,逗弄一下對方的手也是一種樂趣。
尤其是櫻井先生的修長手指,輕輕托著看著玩弄著的感覺太美了!
就是這個無聊的理由,這篇文就此應運而生。

*****************

SJ篇的話潤君有點稚氣,明明自己也是一個立派的人~
卻因為櫻井翔而甘願當下面,傲嬌如他又怎可能沒有想反攻的想法?
一直以來都被翔所照料看顧,感覺就像是被完全地包圍著一樣!
(天:是的!計劃通主播君必定會盡量為戀人安排妥當)
難得地可以反過來包住對方的手,享受一下包圍著對方的感覺~
也許就是潤心底裡頭一顆隠藏的少女心~

溜手一說是我特意加上去的!因為翔經常被說手汗大~
手汗大的人很易就會手滑,那麼不就會溜手嗎?^田^

翔潤之間偶爾的打鬧永遠也不明顯,尤其是在別人眼前~
可能你會覺得為何潤跌到地上,翔怎可能不心痛?
這個就跟父母看著子女跌倒一樣~ 要自己站起來才是成長!
何況潤本來就已經成為立派,這個看著對方長大的前輩~
要是這個時候還要出手相助的話,豈不是對對方的不信任嗎?
而且二人根本就不會拘泥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要是計較的話,SJ的互動就不可能這麼少了!

而「找」和「抓」這兩個字的諧音,我是在打段子時看到潤的手被抓住才想到的!
因為早就想到要他紅著臉說要找東西,而手又剛才被抓著~那就乾脆利用文字來玩玩遊戲呢~
身為戀人的一開始就明白這兩個字的含意,聽著就是哭笑不得!
既怕門把都能聽得出來,又因為大家的糊塗而感到好笑~
不過也許就只有天然君一直被蒙在鼓裏~ 機智的Nino san又真的猜不出來嗎?

*****************

天:明明這位超級弟控在先前就出現過,為何大家都把他遺忘了的?
哥:要忘掉的始終會忘掉,在忘我境界之中忽視了身邊的事物也是正常的!XDDD
天:!#$^*&^& 這也不可能把門把忽視了吧!
哥:怪只怪四郎還是一個小不點,要把自己藏起來還真容易不過~
天:你的意思是Nino自己躲在暗角不想被發現?
哥:哈哈!這才是近距離看戲的最佳位置呢!XDDD

*****************

不過這樣繼續下去,還算是地下情嗎?

~ 哥斯拉 ~


P.S.:JS的在這裡!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