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十二)

最終櫻井調查多時的案件,在大眾一致看好的情況下敗訴。在有力証人及重要物証的可信性皆受質疑的情況下,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導致一個令人失望的結局。首先松本隱瞞真實性別,已影響陪審員對松本長久以來建立的正面印象;然後松本沒有合理解釋說明在藥物影響的情況下,他身為Omega如何解決發情期;再者被告身上的維他命丸和藥物的確太相似,松本根本無法確認被告放置的是藥物還是維他命丸。當然如何渡過發情期的真相,櫻井及松本兩個人最清楚不過,但由未經長思考慮就在法庭隨便陳說是絕不可能的事。最後松本被問得啞口無言,兩個人也只能面面相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縱使下屬及同事都極力安慰櫻井,他們說即使輸掉了官司,大家還是搗破了一個犯罪集團,犯人必定有所警剔,不會再跟以往一樣肆無忌憚,相對也減少了罪案。可是櫻井上司卻並不站在同一線上,他認為櫻井貴為有經驗的刑警,應該有能力區分証人及証物是否夠力,他不應該輕信松本之言而推薦他作為重要証人,間接誤導了控方律師。若發現舉証不足的時候不應該立即進行檢控,因為同一個罪行只能檢控一次,機會錯過了就沒有第二次。雖然檢控失敗控方律師難辭其疚,但身為案件負責人,櫻井也得分擔不少責任。最後櫻井被勒令停職三個月,美其名是為免受挫的櫻井要為自己失敗的案件善後,實際上是上司暫時不想再見到這位令自己失去升職機會的眼中釘。

然而在庭上飽受狙擊的松本,當然不知道櫻井在退庭後也不好受。因為松本在作証完成後,沒有等到審訊完畢立即被大野帶離現場。雖然庭上所有人都已簽保密協議,松本的屬性不會因為這場官司而被公諸於世;但在被辯方律師多番追擊之下,在庭上被揭發Omega的身份,眾目睽睽之下被迫說出不願找尋Alpha的原因,更被指服用了小黃丸也沒有發情,完全將松本迫到崖邊,身心俱疲也是不言而喻。身兼大親友的保鑣領班當然立即帶走主子,好讓他早早遠離這個鬼地方。

雖然法庭上的公職人員都必需遵守保密協議,但一直保存的秘密被揭開,松本實在不得不擔心。尤其怕被那位恨不得自己早早出嫁的父親大人,要是被他知道的話,必定會立即找一位門當戶對,而且對自己有意思的女Alpha把自己標記,以免夜長夢多。可幸的是早在松本上庭之前,松本老爺就已到外國出差,要接收本地情報應該比較困難。不過終歸父親大人的人脈太廣,實在難保對方會不會聽到半點風聲,不停往死胡同裡鑽的他,一顆心久久吊在半空,完全找到不讓它定下來的理由。

幸好松本身邊有一位推心置腹的大野智,他雖然擁有天然因子,腦內迴比正常人多繞了地球一圈,但他還是心思細密的人。本來為性別被揭穿此等極為重大之事,大野應該向老爺匯報,但同時是大親友的他,也決定守口如瓶,因為他知道松本不會希望此事被老爺知道。而且他知道松本絕對會因此而憂心不斷,所以早就派遣手下四出打探案件相關人士,以確認沒有任何消息流出法庭之外。忙了超過一個月,大野終於收到負責人的報告,所以公職人員一如以往的守口如瓶,就連被告人也沒有在拘留所洩漏半句,看來秘密已跟案件一樣封存了法庭之內。

由於心情被嚴重困擾,松本一直都沒有心思處理其他事情,適逢學校長假,他就每天只是把自己埋在家中遙距工作,其他瑣碎全都被擱置一旁。現在心頭大石終於可以放下,才能找回心神關心一下其他事情。抬頭一看,仿佛一邊頽垣敗瓦,嚇得連少爺也快要認不出這是一直由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條的房間!廢物快要填滿整個垃圾箱、洗滌好的衣物隨意放在椅子上、文件在工作台上雨花散落。幸好松本不會在房間內用饍,要不然菜盤碗碟也會堆積如山,說不定還能跑出昆蟲一兩隻呢!雖然大宅內有無數的男僕女僕可供差遣,但松本卻不喜歡他們接觸自己的私人空間。就連大野這個大親友,若沒有得到邀請就進入潤少爺的房間,絕對會帶著頭上一個包作伴手禮離開。雖然這樣就得由自己負責部分家務,但松本卻認為這是作為普通人自理的基本技能。只有一直堅持,他才能捍衛這個唯一能讓他拋開貴族包袱,逃離上流生活的烏托邦。

好不容易收拾好了桌上的凌亂,包裝好要棄置的廢物,松本開始把椅子上的衣服都放到衣櫃。不知是否忙得累了的原故,松本左腳拌右腳,失去平衡地打翻了幾件衣服。處女座的他看到此情此景,乾脆直接把所有衣服都掏出來重新整理。

「這件襯衣好眼熟,剛才不是......?」當眼前出然兩件一模一樣的襯衣時,松本才記起自己還沒有把襯衣還給櫻井。自審訊結束後就再沒有聯繫,大半個月過去了,不知對方是工作太忙,還是早己把自己忘掉了?

有些在意的松本,想從辦工桌上的手帳找來櫻井的聯絡方法,卻發現自己原來也沒有記錄對方的聯絡方式。乍看一眼那當作書簽的卡片,才記起自己本來說好要在審訊完結後交換聯絡訊息,誰料到當天的突發把一切都打亂了。所以直到現在,櫻井還是沒有自己的直接聯繫資料。看着放在一旁的襯衣,松本決定拿出自己的手機,準備找自己的大親友幫忙。

「直人己經試了很多次,起初只是沒人接聽,接著就一直都是關機的狀態。」松本以為大野在調查洩漏屬性事件的時候已經聯絡得上櫻井,誰不知原來對方一直都沒有接聽電話,松本激動得提高了嗓子:「怎會這樣的?你確定電話沒有錯嗎?他不是曾經聮絡過你的嗎?你應該能直接聯絡得到他的,為什麼不是你直接聯絡他的?起訴失敗之後就再沒消息嗎?你們就這麼放心他沒事嗎?有人聯絡不了你怎能確定所有與案人士都沒有洩漏秘密,你就這樣草率地完成報告的嗎?沒有100%肯定的,你叫我怎能放心?」

「潤,你先冷靜一點,你那麼多問題,要我怎樣回答?」先別說大野本來就消化不了這麼多訊息,連記下所有問題也有難度,實在難以回答這連珠爆發的提問:「首先,和櫻井先生有聯繫的並不是我,是直人,在沒有得到本人同意下透過其他人取得他的聯絡方法,會變得不尊重別人的。至於為什麼沒有聯絡得上也可以百分百肯定資料得以保密,因為櫻井先生很早就知道你的屬性,但也沒有說出去,所以在審訊之前其實已經可以判斷為絕對可靠。這就是為什麼在沒有聯絡得到他的情況下,也可以把報告總結的理由。」

雖然松本知道這種推論肯定不是大野自己想出來的,他有一班可靠的下屬,要不是有十足把握,他們不可能捏造出這樣的推論。但對於個多月都未能聯絡得上櫻井,實在令松本剛放下的心頭大石再次提到胸口,壓得他無法釋懷:「可是,他是公職人員,你們沒有嘗試聯絡警署嗎?」

「有呀,但警方說他正在停職......」大野沒有多加思索,直接就當出令人驚訝的事實,果然換來松本的驚呼:「停職!?!?!?!?!?!?!?!?」

然而大野並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他還是氣定神閒地說:「是的,好像是想他好好休息」

「......」激動的松本一下子變得沉默,即使大野的腦內迴比常人繞多幾圈,三十秒的靜默足以令他察覺到松本正在進行無限幻想:「喂,別胡思亂想太多。」

松本輕聲問:「リーダー,真的沒有辦法聯絡上他嗎?」

「辦法不是沒有的,我們都知道他住在那兒,可以......」

松本瞬間重拾希望:「嗯,就這樣吧,你幫我安排一下,我下午就過去。」

好快時針就已經跑過了三字,緩緩地向四字進發。陽光也過了最猛烈的時刻,柔和地打在打扮簡約的松本臉上。下車後松本簡單地跟保鏢交代了一下,就步入了這梗第二次到訪的大廈。

可能上一次離開的時候過於搶拙,松本沒有發現原來櫻井的公寓,正好就是松本集團的物業。這屋苑位於東京巿中心,屬於較高尚的高級公寓。上次在櫻井家的時候,松本早就感覺到這種不和諧:櫻井是一名單身人士,何以住在一間七八十平方米的公寓?而且這公寓的呎價不低,櫻井只是一名公職人員,他怎能負擔得到這個地段及階級的住宅?不過松本沒有被這些疑團阻擋,他進入了大堂之後,就準備到保安室進行訪客登記。

憑着自己是集團少東的身份,保安都沒有留難。當松本在簡單登記過之後,正想離開之時,一名剛好回來準備夜班的保安喊道:「呀!松本少爺?」

看見下屬對少東無禮,保安組長忍不住阻止:「真輝,別吵!」

但保安好像沒有發現組長的好意,他繼續說:「你是來找櫻井桑的嗎?」

「櫻井桑?」眼見組長滿臉問號,松本的內心就急起來了。本來就想保持低調,才以少東身份藉口巡視物業,誰不知竟然會被人發現他現在要去找的正是櫻井翔。不過依照組長的反應來推測,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櫻井與自己是有聯繫的,松本就嘗試掩飾一下:「呀,我一直都沒有跟進屋苑方面的業務,這次來算是視察一下吧!」

怎料真輝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然,他完全沒有察覺到松本的想法:「哦,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來探櫻井先生的,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他出門了,聽說他病了......」

「病了?」此話一出,松本就知道自己偽裝已經破功。有見及此,他乾脆把保安帶走,一來可以帶走是非,二來可以打聽更多櫻井的消息:「真輝桑嗎?現在還沒到夜晚的值更時間,你應該比較閒的,可以帶我到保安部的茶水間參觀一下嗎?」

「誒?可...可以...那麼組長我先去...」沒有等真輝把話說完,松本就綁架一樣把人帶走了,連茶水間的方向也不知道的少東,盲頭烏蠅一樣亂找方向,場面實在有點惹笑。

不過這一切松本都並不在意,他在意是的櫻井的消息,以後.....眼前的真輝究竟知道多少?

(TBC)

****************

Freetalk:
久遺了的更新!先祝大家月餅節快樂!
本來習慣在每個單月初更文的我,這次換到月尾來真的很抱歉!
因為這兩個月公私兩邊都超忙!<br 久等了,這篇我拖延了好久,本來應該在11月3日出道日發表的
結過拖到快要1月3日的時候才發表,真的對不起大家!
這篇本來就已經是雙月更,現在快變成了四月更,皆因我真的太忙了。

卡文絕對是一個理由,但忙才是最大的原因!
這幾個月我先別說碼文,我連補番的時間也沒有~
番組差不多都聽完直播就算,完全沒有時間看字幕版~
怎可能抽到時間碼文呢?
更何況以往我能摸魚時碼文,而在每天都被工作填滿~
真的要碼上一字半句都難~難為了在坑底的各位!果咩!

本來這篇是想要緊接我在1月發表的特別篇,誰不知竟然超字數了!
算了吧,特別篇我應該碼不到3000字的~ 就當時加點字數吧🙈

回到文章之上~ 上回FiFi說我停在那個位置不人道
事實是嘔心瀝血的法庭戲只有兩場,沒有更多了~
接下的就是案件敗訴後的善後工作~
畢竟故事至此才快到一半,我有感會寫到大家退坑也沒有完結呢!
案件敗訴對於二人來說都並不好受
松本身邊還有個大野……櫻井呢……?
想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P.S.
我承諾很快會有1月份的更新!! 
12月愛拔生日的文也會奉上,請給我一點點時間……🙇‍♀️


~哥斯拉~

评论 ( 4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