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九)

的而且確,除了直人桑的電話號碼以外,櫻井並沒有松本的電話,甚至連大野的電話號碼都沒有,又何來聯絡方法。當然有必要的話他其實也可以向有關同事查詢,記錄証供時証人有必要留下聯絡方法,但証供簽妥後聯絡証人並不再是由警方負責,自己又何來理由去向當局申請?
 
其實櫻井不是沒有想過要聯絡松本,甚至連見面的藉口也都想好了,但卻沒有付諸行動。雖說二人是十多年前的舊相識,但這十多年間,二人都經歷了許多巨大的改變;而且縱使已經有過最親密的接觸,但其實也不過是救人於危,大家重逢不到十小時,突然找上不就非常冒昧嗎?
 
在禮節周到的家庭環境長大,難免會拘泥於道德禮儀問題。他知道若強求得到聯絡方式,即使沒有聯絡得上,也必定讓別人自動扯上關係。他不想給人一個攀龍附鳳的錯覺,更不想因為自己關係令松本受到任何流言蜚語。
 
櫻井一直沒有為此問題找到出口,每次苦思都會花上好一段時間。有一次清醒過來的時間,才發現桌上的飯菜都已經涼透了。吃貨如他也有廢寢忘食之時,令他也得取笑自己:「早就不該在吃飯時思考這個問題,現在熱葷都變成冷盤了,也許下次我應該買刺身,冷食的話就不怕冷呢!」然而……這位小天然明顯忘記了,刺身放久了就會變暖,變得不新鮮,櫻井先生,你那根吃貨神經去了哪兒呀?
 
好不容易捱過了自我煎熬的時期,櫻井終於可以在上庭的日子見到同為証人的松本。他再三跟同袍確認過,收到傳票需要在今天作供的名單上有松本的名字,所以他決定提早一點到場,好把松本留下的襯衣歸還。可惜天意弄人,櫻井已比原定時間早了快兩小時出門,但卻接二連三遇上電梯故障、交通意外、水管爆裂等阻礙。平常並不常見的都一並發生,甚至連孕婦意外作動都遇上,就好像上天有意刁難,要櫻井在最後一刻才到達。
 
終於在開庭前十五分鐘趕到,登記過後櫻井便立即四出尋找松本的身影。雖然從登記處職員口中得知,松本還沒有完成登記,但直覺告訴櫻井,松本是不會不出現的。也許是找不到入口?也許是迷路?也許......?不管什麼,櫻井也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協助一下,以免証人耽誤了開庭時間。沒想到跑了一圈在竟然在快要回到的証人登記處時,看到遠處有一抹疑似松本貼身保鏢的背影:「大野君?」
 
櫻井不愧是刑警,觀察力真的非常好,回頭的果然是大野智:「櫻井君?你好!好久不見……」
 
不過幾步小跑,櫻井就已經走到大野面前。本來以為找到了大野,松本就肯定會在不遠處,因為保鏢絕對不會離開主子太遠的。但櫻井環顧了一下,松本的身影還是未見半分,忍不住要問大野:「你好!只有你一個嗎?小……松本君呢?」
 
大野好像看透了櫻井一樣,對他開口就找主子絲毫不感驚訝,就像早就知道櫻井要找的不是自己一樣。他抿着嘴抬了一抬突起的下巴示意:「少爺正在裡邊登記。」
 
雖然還沒見到本尊,但知道松本的已經到場,不一會之後就能相見,櫻井總算能鬆一口氣:「時間剛好來得及……」
 
這句話其實不知是在說自己還是說松本,但大野似乎未有領會得到箇中意思:「是的。」
 
不擅詞令大野令氣氛增添了幾分尷尬,明明在自家少爺面前對答如流,但面對櫻井總是換上簡潔的回答,活像一個話題終結者,現在甚至靜默不說話。
 
面前是一個只見過一次面,而且對話不過十餘句的人,即使櫻井有三吋不爛之舌也得苦惱一下如何打開話題。最終,還是押在松本身上:「對了,你家少爺近來可好?」
 
果然說到松本,大野也開始自然地聊起來:「挺好,只是近來公事比較繁忙,沒什麼私人時間。」
 
也許太久沒有松本的消息,大野回覆的只是簡單不過的一句陳述,也足以令櫻井心頭一緊:「那他有時間好好休息嗎?」
 
櫻井的過份著緊令大野有點不惑,不過也沒有想要弄清因由的意思,只是直接回答:「還好……他沒有累壞自己。」
 
「那就好了,對了,松本君他……」聽到對方雖然忙得很,但還是有好好休息,櫻井的確鬆了口氣。他還有很多事情想問大野,卻被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
 
「Leader!」大野應聲回頭,就看到一個鼓起包子腮的松本潤:「你不是要寸步不離的保護我嗎?就這樣丟下我自己登記好嗎?」
 
面對自家少東的責備,大野像彿祖一樣沒有被打動半點情緒:「少爺,法庭內有庭警的好不好,況且我不過走出門外,跟在裡頭的你距離不到二十步,我不覺得有什麼要怕呢! 」
 
大野的從容反而惹來松本的不悅:「哼!你不怕我扣你薪水?」
 
然而大野對此已見慣不怪:「我不缺錢。」
 
不過熟知對方弱點的松本,當然自有應對方法:「那我把你的工作坊都拆掉!」
 
一直保持冷靜的大野終於沉不住氣:「你……松本潤,算你恨!」
 
小惡魔氣弄大野成功,自然高興得笑了出來。然後被兩主僕擱置一旁的櫻井卻沒有被笑聲感染,反而感到些許不悅,終於他忍不住開口了:「那個...小潤...」
 
剛才專注跟大野舌戰的松本,探過頭才發現大野身後站了一個櫻井:「翔君!?」
 
收入眼簾的是櫻井溫柔無比的笑容:「小潤你好!許久不見!」
 
「對不起,沒有留意你在這裡,都怪Leader的頭太大把你檔住了。」無視指著自己表示無辜的大野,松本移過身子直接和櫻井對話:「我還以為你早已在裡邊準備,沒想到這個時間你還會在外。」
 
其實櫻井沒有太過介意,只是剛才的氣氛把他變成路人一樣,他才會感覺不是味兒。現在能跟松本直接對話,很多想問的事情都可以直接跟本尊說,而且不用思考怎樣跟大野溝通,櫻井一抺發自內心的笑容,很自然就浮現出來:「那些都有別的專門人員負責,我只是負責舉証立案的,搜集過後交給有關部門提出起訴後,一切都不再需要操心,安心需要做好証人要做的事就可以。所以我今天的身份跟你一樣,也是一個普通的控方証人罷了。」
 
櫻井看來悠然自得,松本難免也讚嘆起來:「但你看來如此輕鬆,完全不像要出庭的樣子呢!」
 
被稱讚的櫻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也許因為我早已習以為常了,換作要我在發怖會上做演說,或許我會比你更緊張呢!」
 
松本沒想到自己努力隱藏的緊張,瞬間就被櫻井看破。他難掩驚訝地說:「我的緊張那麼容易被看出來嗎?」
 
「也許是我的職業病吧!觀人於微是我的工作需要,所以不自覺就留意更多了。」無意間點破別人努力的偽裝,櫻井反而覺有點尷尬。下意識找工作當藉口想要混過去,就在想起工職的一刻,他才記起稍後的座位安排:「對了,稍後我因為是公職人員,所以會跟職員坐在一邊,和你們可能有點距離的。」
 
然而松本一瞬即逝的失落還是逃不過櫻井,體貼的Alpha立即安慰道:「不過雖然我有公職在身不能跟你坐在一起,但有大野君可以和你一起旁聽的。而且我也會一直在庭內與你一起打這場仗,我...會一直都在。」
 
「謝...翔君~」不過簡單的幾個字就令松本面紅耳赤,他輕輕的一下咬唇動作就像咬在心上一樣,令櫻井的心同時抽了一下。
 
因為主子緊張而被抓緊的袋發出沙沙的抗議聲,櫻井才喚醒消失了幾秒的神智:「對了!就知道今次會遇見你,所以把上次沒有退回的襯衣都拿過來。因為小潤你一直都沒有來取,自己又沒有聯絡方法,只好在這裡交還...」
 
「呀!對不起,我完全忘了這件事!」松本不好意思地接過衣服後,才轉向一直在旁的大野說:「Leader,你幫我取一張私用咭片給翔君吧,我今天沒帶在身上。」
 
接過衣服的大野往身上摸了幾下說:「呀!我也沒有,我現在身上只有公用的,平常你不是自己帶著的嗎?」
 
松本皺了皺眉:「我猜是上回用光了沒有補回呢,對了,車上應該有後備的吧?」
 
「應該有的,我現在去取吧。」正當大野準備動身之時,法院的廣播就響起了:「案件A133501將於10分鐘後開庭,請案件有關人士盡快到二樓四號法庭準備,以免影響審訊程序。」
 
「呀!不行了!只剩下十分鐘,我們得去法庭準備。」自顧與松本聊天,櫻井都快要忘掉時間,要不是公眾空間有廣播,櫻井可能會錯過開庭的時間,鑄成大錯。
 
走出登記處之前職員己千叮萬囑馬上就要開庭,本來就已經趕點的松本一下子也聊得忘了時間:「呀!聊著聊著我也忘了時間呢!」
 
並非第一次到法院的櫻井絕對知道,從登記處走到法庭的話,十分鐘絕對足夠,但熟知審訊程序的他也知道,要是太晚的話會讓法官及在場人士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也得催促一下:「沒關係,大家都忘,不過現在再不去的話就來不及的,我們得馬上動身了。」
 
「可是名片...?」現在櫻井也說必需動身,但是聯絡方法又怎麼辦?
 
得知松本對聯絡方法的執著,櫻井嘴角不自覺地勾起更大弧度:「待退庭之後再取吧,小潤你不會跑掉的吧?」
 
事已至此,松本也只好報以一笑:「好吧,就待退庭後再取吧!」

(TBC)

****************

Freetalk:
祥仔哥哥生日快樂!
哈哈!大家別露出黑人問號的表情~
此祥不同彼翔~因為我是祥翔飯~
所以身為祥友的我在這特別日子必定要發文!
雖然他不可能看見(我也不想他看見)
但今天我也得慶祝慶祝~

另一個原因就是今天是魔女的上映日!
雖然我要等到五月廿X日才能看到(是的!我又去日本了)
但今天能看到可愛的教授也值得高興~
雙重喜事之下,今天有不發文的理由嗎?^^"

言歸正轉,大家覺得茶飯不思的吃貨可愛嗎?
我自己就覺得非常可愛了~
難得有事能令他忘掉了吃~
還不是超級重要的事嗎?

望穿秋水終於等到上庭日了~
不過本單位重遇的時刻中間竟然夾了一個大野智~
(可憐Leader只是躺着中槍)
接下文就是很正經的法庭戲了!

btw... 有評論和留言嗎?V.V

~哥斯拉~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