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十一)

控方律師又豈會讓你再一次得逞?未等辯方拿出文件就立即提出反對:「反對!反對辯方多次突然提交未經核實的証據。」

但辯方律師卻一臉胸有成竹:「法官閣下,法庭條例是容許雙方律師在審訊途中提交新証據的,而且我手上的文件是由巿政府發出的公文,我提交這份文件的原因是為了更方便我繼續向証人發問,懇請法宮大人批準。」

最後主審官請控辯雙方走到主審法官台前,眼見控方律師一直沒有鬆開過拉緊的眉頭,櫻井就知道辯方要提交的公文,也許會對控方非常不利。經過一論商討,主審法官就把法庭書記和松本都叫到台前。櫻井不知他們正在說什麼,只見松本不斷點頭,再把眼神飄到旁聽席,並指向大野,最後還在某份文件上簽了署名才回到証人欄。安頓好一切之後,主審法官隨即宣告:「由於辯方提出的新論點有機會關係到証人的個人私隱,本席現在宣告,除証人批準的人士『大野智先生』以外,請所有非本案公職人員請暫時離場直至另行通知。」

此話一出,難免引來全場嘩然。

「肅靜!請庭警協助在場人士離開!」主審法官開始命令庭警協助清場。

「有幸」能留守現場的二宮不明所以,決定向經驗豐富的櫻井投問:「要求非本案的公職人員離開?有這樣的操作嗎?」

熟知法庭條例的櫻井立即解說:「有的,不過可能在需要法証的案件中比較少見,所以Nino你並不知道。這種安排其實在商業罪案方面十分普遍,目的是為了保護証人。如果提交的証據滲及証人的公司或個人私隱,而且有機會對其公司或証人自身構成危險的話,提交証據時就必需同時要求所有旁聽人士避席,否則律師也得負上刑事責任。除非是事先得到當事人的同意,否則即使你是公職人員,只要與本案無直接關係的都要離開審訊庭。」

二宮突然把事情都串通起來:「那就是說這次事件跟松本有關?」

其實二宮所說的,櫻井早就已經猜過,尤其是當松本的身份如此顯赫又敏感,對方用此作攻擊絕對有可能:「Nino,我有不祥預感。」

難得一貫冷靜的櫻井也開始急燥起來,二宮自知更加需要保持冷靜:「不要自亂陣腳,松本始終是松本集團的繼承人,也許有關集團及公司的機密不能外洩所以才使用這個條例吧?」

「但願如是。」話雖如此,但櫻井提起了的心卻一刻都沒有放低過。

主審法官:「証人松本潤先生,剛才辯方向本官提交了由地方政府發出,有關你個人資料的核實証明書,而且經控方律師確認後,已被接納作為附助証據。由於資料涉及你的個人私隱,剛才你已經同意除了本案公職人員外,只留下一名親友大野智先生在場旁聽,我說得對嗎?」

松本:「對。」

主審法官繼續解說:「在保密協議下,任何人士如向第三方透露有關你的個人資料,即觸犯了証人保護條例第125條第8章第30節,需要承擔刑事法律責任,你可以透過法律途徑向泄露者追討賠償,但本案法庭亦無需就事件負責。除了你認可的大野智先生外,而庭內只剩下公職人員及被告。所有公職人員在入職時已簽署保密協議,不得透露工作時所得到的敏感資料。被告雖為非公職人員,但由於有控罪在身,所以已被強制同意保密協議,如違反條例將同時觸犯上述條例及附加的証人保護條例第9章15節,會受到刑事檢控。你剛才簽署的文件,表明你已經清楚了解上述條款及清楚以下提出的問題,即使有可能對你本人安全及利益構成威脅下,法庭已做好最佳保護措施,確保資料不會泄露,如有任何糾紛,將另立案件處理。你,是否清楚一切程序及法律責任?」

松本點頭:「是的。」

等到法庭書記完成了所以程序把文件蓋印入入檔,並把副本交回給松本保留之後,主審法官正式宣告:「辯方律師,你可以繼續你的提問。」

「謝過法官閣下。」辯方律師:「那麼松本先生,以下問題雖然有點尷尬,但你能否告訴我們,你的屬性?」

松本未有料及辯方律師要提出的敏感資料原來是自己的屬性,慌亂的他一下子答不出半句話。雖然未知律師提出問題的目的,但清楚知道背景的櫻井坐在旁廳席上,焦急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奈何不能出手阻止,只有獨個兒在踩腳亂跳。

松本猶豫不決的樣子,正中辯方律師的下懷:「松本先生,你好像有點猶豫,難道你對自己的屬性也不清楚嗎?還是你有什麼在隱瞞大家?雖然外間對你的屬性有不同的傳閒,Alpha/Beta/Omgea各種說法都有,但你從來沒有回答過。就好像今天一樣,即使在如此神聖莊嚴的法庭上,你還是不願回答。不過沒關係,我剛才提交為附助証據的資料可以替你回答大家,根據地方政府發表的屬性証明書,你,松本潤先生的屬性其實是一個Omega!」

本來此話一出,應該引出一片嘩然,但由於旁聽的無聊人士都已經離場,剩下的都是身經百戰的公職人員,雖然內心感到驚訝,卻沒有一個人敢發出半點聲響。

還在一片震憾當中的二宮,沒有發現櫻井的不安,他自顧自的提出自己的疑問:「屬性這麼隱私的東西,律師可以隨便查到的嗎?」

「一般巿民的屬性都是政府最高度的機密,一般只會記錄但絕對不會公開。只有在進入司法程序後,由有關律師証明跟案情有關後,入紙申請才可在法庭內使用。」櫻井知道既是事實,被放到法庭上作証也是無可奈何,但一直以來松本的保密措施都做得如此妥當,究竟是誰把他的屬性洩露出去的呢?

縱使櫻井一個人在思考了許多,法庭內的審訊卻沒有因他而停滯,辯方律師繼續他的猛烈攻擊:「松本先生你一直都刻意隱瞞自己的性別,背後是否有更大的陰謀我並不知道,但剛才在法庭之上,你也沒有回答我的提問。你曾經宣誓會說出事實及事實之全部,不清楚是不是事實的倒沒什麼關係,但自己的屬性這回事,沒有誰比你更清楚什麼是事實。當然我也有考慮過這些資料有機會對你構成一定危險,所以剛剛才引用保護証人條例,提出要其他人退場的要求。但你在清楚了解現場沒有威脅的情況下還想對大家隱瞞真相,我開始質疑松本先生你的誠信。」

終於控方律師也看不過眼:「反對,反對辯方律師在沒有事實根據的情況下強行作出推論,証人絕對有權對自己的屬性保密。」

主審法官:「反對有效,辯方律師請小心你的用詞。」

「是的,法官閣下。」任誰都看得出辯方律師的意圖是要減低陪審員對松本証供的信任度,雖然他稍為作揖表示歉意,但卻完全沒有丁點要道歉的誠意。不過他沒有理會在場人士的看法,他只是繼續提問:「松本先生,我想問一下,你作為一個Omega是如何渡過發情期的?」

控方律師:「反對!反對辯方律師提出與本案無關的問題。」

然而辯方律師卻對控方律師的反應處之泰然:「法官閣下,松本先生如此處理他的發情期跟我接下來的推論有絕大關係。」

主審法官反覆思量了一下:「反對有效,辯方律師請盡快提出與本案有關聯的提問。」

辯方律師:「松本先生,根據資料顯示,你現時沒有任何固定的伴侶,那麼要渡過發情期,要不是吃抑制劑就是找調解師,我說得對嗎?」

還沒有從被揭穿屬性的震驚當中走出來,松本只能戰戰兢兢地回答:「是的。」

辯方律師:「松本先生你不論身份地位及家財都處於極上流的社會,你從來沒有想過要找個Alpha幫忙解決的嗎?以松本集團的財力,要買一個Alpha來幫忙並非難事,為何不這樣做?」

松本無奈地回答:「要找個沒有風險的Alpha不易。」

辯方律師:「沒有風險?是指...什麼風險?」

松本已經感到十分委屈:「要是被標記了的話...」

辯方律師:「被標記了的話就無法不跟隨Alpha,當一個傀儡Omega,被自己的Alpha操控,甚至操控整個松本集團。也就是說,松本先生除了調解師外絕對不會和其他Alpha渡過發情期的原因,就是要避開危害松本集團的風險?」

內深一直隱藏著的秘密被公開說穿,松快被迫得快要哭出來,奈何他不能動怒,只能大聲地宣洩:「是的!」

辯方律師不懷好意地稍為增加了嘴角的弧度,別人可能不易發現,但也逃不出櫻井的眼。眼見松本受盡委屈,櫻井有一刻衝動想要走到証人欄把人帶走,讓他遠離一切傷痛。奈何現在他只能把一切看在眼內,繼續任由辯方律師放肆地發問:「好吧,那麼我想問一下,案發當天,你是什麼時間離開警局的?」

大聲回答果然令松本發洩走部份情緒,他回過神來冷靜地回答:「大概上午三時半。」

辯方律師:「三時半,也就是案發後四小時.....」

此話一出,櫻井終於知道辯方律師在使什麼詭計,松本Omega的身份和二宮被套出的話突然成為了關鍵。他很想阻止卻又無計可施,只有不斷希望自己猜錯,希望辯方律師沒有他想的聰明,可惜對方很快就証明了希望總會帶來失望!

辯方律師:「雖然根據法証科提交的報告,所有受影響危險藥物的Omega都會在兩小時內發情。但剛才負責報告的二宮先生也提到,報告中的數據只能顯示案中受害人的發作時間,而非藥物的最大有效時限,而且若在服藥物後才服食抑制劑的話,發作時間只會縮短而不會延長,所以藥力的正確有效時間絕對有可能大於兩小時。不過我想知道,若當時身為Omega的松本先生是有服用藥物的話,為什麼沒有出現發情的徵狀?」

控方律師:「反對!反對辯方律師作出無理推測。」

沒有理會控方律師的反對,辯方律師立即提高聲調繼續陳述:「法官閣下,聚所周知,和Alpha的誘發性發情不一樣,Omega的發情期一般都有固定週期,突然發情的話,不可能不求醫,就算沒有也得找個調解師解決。松本先生剛才已親自說明不可能隨便找個Alpha幫忙解決發情期,因為這樣有機會危害整個松本集團,這種事情松本先生是絕對不會做的。但據知當日所有醫院都沒有松本先生到診的記錄,而且東京都內所有的調解師也沒有收到急診,亦即代表松本先生根本沒有被藥物影響。但根據當時在案法現場所拍得的閉路電視映像所得,松本先生喝的飲料的確有被我當事人下藥。若身為Omega的松本先生在服用我當事人偷偷入加的藥物而沒有發作話,解釋只有一個,就是我當事人暗中加入的並非對Omega有影響的藥物,而是絕對健康的維他命!」

(TBC)

****************

Freetalk:
久遺了的更新!先祝大家月餅節快樂!
本來習慣在每個單月初更文的我,這次換到月尾來真的很抱歉!
因為這兩個月公私兩邊都超忙!
一來是因為公司有大型項目,我雖不是負責人,但也擔當要職,分身不暇。
二來是親友接二連三在健康上也出現問題,導致花了不少心神。
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實在沒什麼更文的動力,請各位見諒!
*我連結成日都沒時間準備圖,只能在手機中隨意找幾張
*唉~~希望下月入社日能準備多一點東西吧!

上回跟FiFi說過來個前文回顧,最後決定還是不要了~
因為現在有了置頂功能,自己去我主頁找吧!
置頂就是滙總,應該能找到你要的東西,找不到再跟我說。
有空再研究一下那個合集的新功能吧!

回到文上,話說這段法庭戲我個人真的很喜歡!
那種咄咄迫人,無可奈何等絕對會在庭內發生。
不知道我有否寫出半點戲劇的感覺呢?
松本一直隱葳的身份,竟然會變成對辯方不利的「証據」~
這算是天意弄人嗎?

還是一句,多留點評語可以嗎?
大家都只愛看,不留言嗎?T.T

~哥斯拉~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