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七)

一瞬間照片吸引了松本的注意力,甚至連櫻井回來把牛奶交到面前也察覺不了,最終要等到櫻井開控才回過神來:「怎麼了?想什麼想得如此入神呢?一回來就看到你眉頭深鎖的樣子,望著這座鋼琴就想起自己小時候的胡鬧嗎?」

松本愰了愰才召回心神,他微笑地問:「這真的是以前那一座?」

櫻井撫着鋼琴,眼神明顯非常珍惜:「是的,能保存的東西我都盡可能保留,所以眼前這座確是你小時候見過的那一座。從前我就不明白,為何一個小孩不要其他物質,反而要求我彈奏一曲當獎勵?你真的很奇怪,每次得到好成績或比預期更快完成學習的話,你都會坐在我旁邊的位置靜靜的看着我彈奏。」

「還不是翔君彈得很好嗎?翔君的表演是無價的!」也許是回想着當時的情景,令松本重拾當年的孩子氣,一句不加思索的直球就此衝口而出。話語剛出就覺得太過塘突,唯有把沒有排在第一位的理由都搬出來:「年少時我本來就對彈奏有興趣,就是天賦不足,所以想多看幾遍翔君的演奏,希望從中偷學到半點皮毛,當然最後還是失敗了呢!不過雖然比不上那些天才音樂家,但以當時年齡計算,翔君的琴技絕對可以外出演奏,我只要努力讀書就能換取免費娛樂,算起來也挺划算。更重要的是,鋼琴就在書房內,辛苦學習完立即就得到奬勵,有那個小孩不喜歡?」

突如期來的讚美令櫻井有點不好意思,幸好有松本的詳細解說緩和氣氛,他笑着回應:「是的,畢竟我不是賣唱的,給錢我也不一定會彈,當然是無價的呢!不過當時能表演的就只有Amazing Race,所以你只有來來回回聽同一首曲,沒有別的選擇。說真的也只有你一個聽了這麼多遍,就連我的大學同學也一次都沒聽過,真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你應該感到榮幸呢!」

說到同學二字,櫻井自然就把視線移向鋼琴上的照片。看着笑遂顏開的櫻井,松本的心立即被刺了一下,壓根不得舒懷,最後還是不情願的吐出幾個問題:「對了,這些都是翔君的朋友嗎?看照片就感受到歡樂了。而這位應該就是翔君的戀人吧?好多親密照呢,拉手攬肩的都有好幾張,連親咀的都...」

櫻井驚奇的望著松本揮手:「不不不,你說的這個人是一個Alpha,怎可能是我的戀人?這人就是傻呼呼的喜歡左擁一個,右擁一個,雖然他只在跟你稔熟後才會上手,但隨便伸手在你臉上糊一把也是日常,這些拉手攬肩更是見慣不怪。至於這張親親照也不過是某次聚會上,猜拳輸了的人要和玩遊戲輸掉的他做個搞笑段子,誰不知不幸輸掉的我還要抽到「和好之吻」的梗,幸好親的時候在場的都是大親友,要不然就尷尬死了!其實這些都是幾個傻瓜不帶腦時拍的傻照片,本來都不打算沖出來,但Nino不知從何取得一個可以一年內無限打印相片的會藉,就乾脆把全部都沖出來。雖然每款只限印一張,但Nino總是只挑最好看的留給自己,不好看或一般的就直接塞了給我們幾個。然後我看反正已經打印好,而且其實也拍得不差,再加上家中有空置相架,就放出來呢,算是為冰冷的空間加添幾分朝氣吧!」

不過櫻井的解釋不但沒有令松本舒懷,反而正在戳到他心中另一個痛處,他輕輕的嘆了口氣:「翔君能交到這麼友好的朋友真好,反觀我自己...除了和Leader一個比較親近之外,都沒幾個真正的朋友......」

櫻井有點不能相信:「怎會?小時候的潤雖然容易害羞,但總算是個平易近人的可愛少年,怎麼可能沒有朋友的?」

松本無奈的搖了搖頭:「可惜事情已經和往時不同了,在父親成為松本集團的掌舵人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再被下令不能隨便結交朋友。別說交心一樣的認真相處,就連向別人表示友好也受到限制,這樣怎可能交得到知心好友?」

櫻井明顯對這安排就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即使是皇室貴族也不用如此苛刻。」

奈何換到的是只松本的苦笑:「一切只因為我的屬性......雖然現在還沒有暴露,但我是Omega的身份確實構成了一定風險。因為Omega需要一生伴隨自己的Alpha,沒有野心的還好,要是被不懷好意的Alpha強上就不得了!所以若果讓別人知道了我的屬性的話,整個松本集團都可能會...」

話已至此,不用說明,櫻井也明白松本的意思,要是被不懷好意的Alpha強行標記,身為Omega別無他選只有跟隨,那麼松本集團也就變成拱手相讓了。

見到櫻井神情凝重,松本知道對方已經明白問題所在,他深呼吸了一下才繼續:「身為松本集團的繼承人,即使我不替自己著想也得替家族著想,所有行為都要想過後果才可以做,每一個決定都舉足輕重,絕不能輕舉妄動。我已不再是當年不顧別人感受的傻小鬼,我的生活關乎數以萬計的員工,我總不能輕率行事。」

聽罷櫻井也深深嘆了口氣,他輕握著雙拳說:「沒想到我們分開的這些年間,大家都經歷了許多...」
 
正當櫻井想要繼續的時候,大門傳來的門鈴打斷了一切。櫻井知道松本家將會派人來接走松本,只是沒想到對方的行動會如此迅速。謹慎的他先開啟了防盜設備,從屏幕中看到一位貓背的陌生人。

「請問你找誰?」從冷冰的聲音聽得出,櫻井正在械備着。

不過從對講機另一個傳過來的,卻是溫柔軟順的聲音:「你好,我叫大野智,是來接松本少爺的,你是櫻井翔警部嗎?」

對方叫得出自己的名字,又知道松本在此,櫻井已可確定他是要來接人的。但為何是個陌生的人?此人雖然個子不高,語調也不帶半點殺氣,但皮膚黝黑而且體格不俗,櫻井也絕不能掉以輕心,他不虞有詐的問:「你叫大野?那麼直人桑呢?為什麼不是直人桑來的?他沒有跟我說會派別人來的。」

正當櫻井靜候對方回應的時候,他聽到身在客廳的松本大叫了一句:「唉?大野?是智君嗎?Leader回來了嗎?」

也許是從櫻井的對話中聽到大野的名字,松本立即就跑到門前跟櫻井確認。眼見門外之人是松本認識的,櫻井終於可以安心地打開大門。

站在門外的人名字為大野智,是松本家保鑣的小隊領班,也就是直人桑的上級,主責是松本少爺的個人安全。此人雖然身形並不魁梧,但身手卻非常敏捷;頭腦不太靈活,卻又心靈手巧。算不上卓越非凡的他能當上小領班,主因並非擁有出類拔綷的保鑣技能或領導能力,而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及關心松本少爺。從中學時代就開始認識的大野和松本,可算是櫻井以後的另一位青梅竹馬,也就是松本口中唯一的朋友。

大野剛進入櫻井宅,就選擇先回答屋主最後的提問:「櫻井先生,抱歉沒有事先通知,因為直人也不知道我正在路上。本來我正在休假,昨晚收到直人的通知,就立即銷假回來。首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松本突然見到好友,難掩其雀躍之情,他搶在櫻井面前搖著大野問:「Leader,你為什麼就突然回來了?之前你還嚷了很久說沒時間釣魚畫畫捏人偶快要死了,怎樣也得放你從東京掦帆至北海道閉關搞藝術,沒有一個月不回來的嗎?」

大野皺著眉甩開了松本的手假裝生氣的指責:「還不是你!要不是你,我還會浪費這個得來不易的假期嗎?你要好好的補賞我呢!幸好我的畫剛好完成,要不然我才不會理你!本來就想著慢慢的坐船回來順手釣魚,現在也只好取消趕坐新幹線回來呢。」

松本知道大野不可能放下自己不顧,要化解這位大哥哥的不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撒嬌:「Leader,就知到你對我最好!」

從後被抱著脖子的大野只有拍打著松本的手:「知道了!知道了!快放手!我快要被你抱到窒息了!」

既然松本只是打鬧,當然很快就放開了大野,但還是換來大野的一記打頭。眼前閃過吐舌的松小潤,令被閒置一旁的櫻井有點不是味兒。

不知大野是否感覺到櫻井的不悅,他再沒有跟松本打鬧,反而轉向跟櫻井說話:「對了櫻井先生,我還沒有多謝你,聽說昨晚少爺身體不適,要勞煩你照顧。」

突然被召回心神的櫻井也表現得有點失措:「沒什麼,我和小潤本來就是老朋友,朋友有難怎何能坐視不理?」

兩個人把昨晚的風雨說得像平常事一樣,完全無視了身旁已紅了臉的松本。雖然不過首次見面,但大野對櫻井的印象還真的不錯:「看來櫻井先生你還算是正直之人,在知道少爺屬性後也沒有乘人之危。」

大野突如期來的肅穆令松本驚訝的喚:「智!」

「少爺!記住我有責任保你安全的!」簡單地回應過松本,大野回過頭來繼續義正詞嚴的對櫻井說:「那麼櫻井先生你也知道少爺屬性之事需要保密的吧?」

面對眼前認真的大野,櫻井也回復一臉嚴肅:「我知道的,所有會危害小潤的事情我都不會做的。」

櫻井的一句說得言之鑿鑿,就像在跟蒼天起誓一樣,那種堅定透過空氣成功傳遞至大野,他沒有再說話,只是簡單地報以一笑便轉過頭跟松本說:「那麼,松本少爺,我們是時候回家了,別讓老爺擔心。」

不過松本沒有卻臉有難色:「呀!可是我的衣服...」

「呀!真的不好意思!昨晚弄髒了小潤的襯衣和休閒褲,現在還在洗衣機裡頭。」看着松本投來求助的眼神,櫻井立即挺身而出解答。如櫻井所言,衣服的確還在清洗,一時間也不可能取出歸還,情非得而的情況下,櫻井摸著頭說出一個建議:「不介意的話,就穿我的回去吧!」

大野眼見別無他選,不待松本發言就搶先回應:「這也別無他法了,衣服只好暫宜寄存在這裡,我們也不好再打擾櫻井先生,我倆先告辭了。」

好快松本就被大野領著帶走,走大門旁的鏡子前,還先整理了一下衣衫,走出門後才笑著回頭:「翔君,沒想到會如此巧合,其實這件茶色襯衣我家裡也有一件。」

櫻井笑著回應:「這也許是天意吧!不會讓別人懷疑你穿了別人的衣服呢!回去後別把兩件混起來呀!我的汗漬斑斑,要洗乾淨好難的呢!」

松本搖著頭離開,櫻井以為他是嘆息自己的冷笑話太冷,但其實松本心裡想著:【即使襯衣避得過,褲子還不是一樣嗎?迷彩褲怎看也不是松本潤的風格吧!】

雖然二人都沒有開口說再見,但松本離開了離井宅也是不爭的事實。從陽台俯瞰,櫻井還能看到松本登上坐駕的一幕,看著松本身上披着的都是自己的衣服,櫻井的心裡竟然冒起一陣溫暖的感覺。他打開松本休息的客房,房間中還殘留着微弱的訊息素。

回想昨晚,櫻井好不容易才把松本引領帶到自己的屋子。他慶幸自己雖然只是一名公僕,但住的卻是高尚住宅的頂樓,而且旁邊那個天然的大不點又不在家,所以任憑松本的訊息素有多濃烈,也不會輕易被發現。坐在尚有半點餘溫的睡床上,櫻井發現椅背上那件未有弄污而無需清洗的外套。外套仍能散發出松本身上獨有Omega氣味,令櫻井不自覺地拿起外套抱在懷內;然而他並不知道在遠處的車箱中,也有着一個正在懷念帶着Alpha氣味襯衣的松本。

(TBC)

****************

Freetalk:
在特別的日子,可以的話我都會更文的!
在這個對我本人而言最特別的日子,更加不可以讓它留白~
去年今天就是這篇發佈的日子~ 
時間過得真快(但我寫得真慢!一年過去才七節~)
一年間發生太多事了~身邊的人面都改變了不少~
不知還有幾個熟讀者留在我身邊呢?

回到文章之上,上回Fifi覺得懸疑劇情要開始了嗎?
我會說~應該算不上,因為只算是有伏筆,但沒什麼要猜的地方~
本文雖以少爺刑警為背景,但不太懸疑,所以不會看得太用腦~
(天:因為寫的人本來就沒什麼腦~)

本更後半部大野上線了!
本來我構思的時候沒有想過讓門把出現~
但寫着寫着,覺得也可以讓大家露個面~
畢竟角色也會有需要發揮的地方~ ^田^

我本人十分喜愛最後一幕~不知大家又如何呢?
請大家多多留言吧!就當做是給我的禮物吧!

~哥斯拉~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