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JS】《壽星的計劃通戀人》(下)

結束了大頭貼小派對,松本終於成功在櫻井手上搶到主駕寶座,櫻井本來想著要反抗的,但想了一下即使對方知道下一個目的地,也不會減退半分驚喜,就安份地走到副駕席去。看著邊上的櫻井在努力翻看剛才瘋狂拍來的大頭貼,嘴角泛起的笑容足以令松本的心也蕩漾起來。他趁著等待交通燈的時候偷親了小倉鼠脹鼓鼓的臉龐,嚇得櫻井跌得手上的大頭貼滿身都是。雖然櫻井並沒有在綜藝節目中顯示得如此膽小,但突如期來的偷襲確實令他失了方吋。他撫上自己的蛋臉幾秒才回過神來,隨手拾起一張大頭貼對著司機大人責備說:「你呀!突然就親過來,要嚇死我嗎?要我用大頭貼把你的口封住嗎?」

可愛的櫻井逗得松本笑開了,他回應說:「不用浪費,我早就已經偷偷貼上了。」

櫻井不明所云,松本什麼時候偷了一張自己也不知道?而且還要是已經貼上了?他皺著眉頭問:「所有的大頭貼還在我的身上,你什麼時候偷去的?」

松本換上蠱惑笑容:「十多年前,那張櫻井翔的個人大頭貼,早就已經牢牢的貼在我的心上,難道你不知道嗎?」

說真的現在松本已很少像小時候一樣發直球,但其實這位拍了無數純愛電視劇及電影的King of Sexy,說句情話有如家常小炒一樣隨意。不過雖然內心非常受落,小獅子還是不肯嘴裡認輸:「松本先生,你現在好像是在拍查案劇,別搬出那堆哄女孩的甜言蜜語來討好我,我不是那些無知女孩。」

看著傲嬌的櫻井,松本本來想要繼續逗玩,但想到要是提到稍後宣傳的純愛電影的話,戀人肯定又會悶悶不樂;就一幕床戲他就當了好幾天的鼓氣倉鼠,還是快快轉開話題。雖然跟學霸戀人還有些許點距離,但松本的急智還是高於平均值,瞬間就想到合適的回應:「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女孩,我只是搬出哄氹戀人的話,難道你不是我的戀人嗎?」

要不是GPS的提示音「距離目的地還有200米」響起,真不知早已蓋不住害羞的櫻井先生會作出什麼回應。他很快就轉換了焦點,指導松本應如何前往目的地。原來櫻井安排的第三個節目,正是剛開幕不久的「世界名錶展」。展覽除了展出各種新款的時尚名錶之外,還有不同介絕鐘錶歷史及生產商的書藉,更重要的是設有古蕫區,當中更擺放了為數不少的古蕫名錶。對於熱愛名錶的兩位土豪夫夫,這確實是非常好的約會勝地。一來絕對不會有瘋狂的迷妹迷弟,二來又不會有太多閒雜人等。價值連成的名錶並非任何人都懂得欣賞當然是其中一大原因,但入場門票每人要10000日元,也就是為人卻步的重要因素。雖然門票作為場內消費使用,但也成功杜絕了一大班無聊閒逛不會消費的升斗市民。

兩個人在會場裡邊東逛西走,你幫我看這個,我幫你看那個,就好像路上的小情侶為對方挑選襯衣一樣,只不過這件「襯衣」的價格,是路邊襯衣的數百倍罷了。剛剛迷上了古蕫錶的松本,逛到古蕫區簡直是雙眼發光,而且身邊還有一部行動解說機,令經常嫌棄場刊的松本免卻了不少麻煩。松本經常都讚嘆櫻井閱讀場刊的能力,他不過是剛看完目錄及主辦單位的話,對方就已要把所有資料都整合完成,日常取材的準備為櫻井練成了快速抓重點的技能,有如此一個伙伴在旁,狂展覽的確輕鬆得多。

雖然二人在現代展覽區都有收穫,可惜在古董區逛了很久都沒有挑到合心意,不是款式不對就是價格太高。就在松本準備離開之際,他發現櫻井手中突然多了一個禮物袋。原來早在松本精心挑選卻下不了決定之時,櫻井已在腦內替他把各款式的數據分析了一遍,最後挑出了這隻平衡了各方數據的古董錶,而且還在松本不察覺之時已偷偷付款,準備要當作禮物送給松本。

松本收到禮物當然高興,但感覺價格有點太高,就問了一下:「古董錶太貴了,要你破費吧!不如我自己付吧!你的心意我收到了,錢就讓我自己出吧!」

但不出所料收到櫻井搖頭拒絕:「不,因為根據我的分析,要成功買入這隻古董錶的話,絕不可以用你的錢。雖然你看似總是隨心消費,但還是有價格上限的。旁人也許不知道,但在你身邊這麼久的我當然非常了解,所以要入手的話,條件之一就是不可以由你自己付款。」

松本對此感到非常意外:「你連這個都計算進去?」

沒有理會松本的驚訝,櫻井只是點頭繼續說:「當然!而且這隻錶的升值潛質比其他的都要高,當作投資也是不錯的選擇。反正他日你不要我的話,我就拿出去典當,肯定必賺不蝕,而且......」

櫻井還想繼續說,但卻突然收到松本的一記打頭,立即把笑容都收起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你幹嗎打我?人家送禮物給你還要打我。」

「不準你胡思亂想!我怎麼可能不要你?有這麼好的一個戀人我還不滿足的話,我還算是男人嗎?」其實松本沒有用力,只是輕輕的敲了櫻井一下,就是要給戀人一下告誡。誰不知還是惹得對方不快,不滿一詞寫滿臉上。望著眼前人既可愛卻又可憐,一陣心痛立即浮上,忍不住親上那撅起小咀安慰說:「別亂想了,我說真的,你不用懷疑,這是永樣不會發生的事,所以不許你再別胡思亂想了,知道了嗎?」

櫻井不旦被松本偷親了,還被對方施了一個摸頭殺。修張的手指撫著軟呼呼的頭毛,剛好揉在被打中的頭顱上,把一切痛楚及捩氣的撫走,他輕輕撥開對方的手說:「那有這麼橫蠻的人?」

雖然被撥開了手,但松本知道櫻井其實沒有怎樣生氣。因為對比完全唯唯是諾的和順型,立派的櫻井反而更喜歡松本偶爾散發出來的專横。不過松本也知道若說出來的話,容易害羞的櫻井肯定不會承認,倒不如搵個方式解說:「不就因為今天我是壽星,我最大嗎?哈哈!這是你賦予我的特權呢!難道...你要回收?」

說擺松本還伸手勾了一下櫻井的鼻尖,惹得櫻井變得吞吞吐吐:「我...我沒有這樣的意思...」

看著臉紅了的戀人,松本笑了:「那就好了,不過怎樣也得謝謝你,要不要先吃點什麼?下午在咖啡室只吃了點小吃,你不餓嗎?我請你去當回禮好不好。」

話語剛下,松本就拉著櫻井準備去停車場取車,卻發現怎樣也拉不動,櫻井還是黏在原地動也不動。松本發現不太尋常,就試探的問:「不想去?」

但櫻井沒有說話,只是不斷搖頭。松本看著那對圓大的眼珠滾滾的像在計劃什麼,突然想起戀人說今天安排了很多節目:「還是說你有什麼安排?」

有點遲緩的戀人終於猜對了自己的心思,櫻井自然樂了:「正解!跟我來吧!」

雖然松本很想牽著櫻井的手一同漫步,最後還是選擇和戀人並肩而行。有著櫻井的一句「壽星最大」他本來可以無視櫻井的一切投訴,但想到要是兩位大明星在路上碰到了誰,那麻煩的可就不止他們自己兩個了,所以只好作罷。

其實櫻井挑選的餐廳沒有距離展覽廳多遠,只需要穿過兩棟大廈的行人天橋便到。雖然還沒有到達要規定衣著和低聲細語的地步,但松本一眼就看得出眼前的絕對是高級餐廳。而且據門外的登記証所知,此餐廳開業不到三個月,櫻井能在這點時間內搜得餐廳並提前作好安排,實在不負【食貨字典】之名。

剛安頓好二人在包箱坐下,服務生一離開松本就急不及待開口:「櫻井先生,你到底有沒有好好休息的?」

感到言語中的責備成份,櫻井皺了一下鼻頭:「我每天回家就倒頭大睡,直到要工作的時候才起來,你知道的!」

身為枕邊人,松本理應對櫻井的作息時間非常了解;但小律司已經開始拍攝,有時候甚至需要拍到早上才能離開的他,並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櫻井的睡顏,又怎能確認對方的睡眠時間?加上這個工作狂絕對沒有這方面的自控能力,所以松本還是忍不住問一下:「可是在我沒有看見的時候呢?拍攝期間的『休息時間』你有沒有認真的休息?還是不停地在搜東搜西?我看你這程度的安排,絕非三五天能完成的事,你老實告訴我,你用了幾多時間去安排的?」

櫻井自知逃不過松本,即使自己不和盤託出,他也必有方法去尋根究底,倒不如自己陳述:「其實也沒有幾多,只不過在整理資料或背誦劇本時預到瓶頸時,就會偷個時間出來劃劃手機。我一直在閒時都愛搜尋有沒有好吃的餐廳,要不然怎可能當你問起就可以一下子就提供一百間店名?你真的當我是櫻井食店搜尋器嗎?」

雖知櫻井所言非虛,但松本還是不禁拉緊了眉頭:「你這樣還怎樣放鬆得來?休息並不是這樣的,你這樣會捱壞身子的」

櫻井深呼吸一下開始解說:「可是每個人對休息的定義都不太一樣,若我就這樣躺著什麼都不做的話,我的身體雖然得到休息,但內心沒有善用時間的焦慮和自責感就會令我心靈更加疲累,所以能在兩者中取得平衡,才是我的最佳休息之道!」

松本知道櫻井內心有把別人碰不得的尺,自己也無謂勉強去挑戰,他只是搖頭嘆了一口氣:「唉...總是鬥不過你的三吋不爛之舌,要知道你為了我的生日如此辛苦地安排,我也會自責的!一般而這,此類高級餐廳都會在午後短暫休息,到時間六時至七時才會重新開店。現在餐廳五時剛過就開始為我們服務,要我相信不是你的特別要求,真的有點困難呢!」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得學霸多推理能力也會有所提升。對於松本先生的洞察力想當滿意,沒有聯想得到背後也接受的範圍,他就乖乖說出原因:「松本先生,出外靠朋友這個道理你不是不知道的!這間餐廳的老闆正是我舊同學的表哥,而他那剛進小學的女兒正是我的大飯,我答應了他下次給他女兒一個擁抱,可以的話加上一個小親親,就什麼時間開店也可以了。」

沒想到是次安排全靠櫻井的人脈,松本對於自家戀人如此能幹感到十份驕傲,但突然想到身份的限制就有點猶豫:「不過翔君,你為了我還不怕被事務所責備嗎?」

櫻井又怎會不明白松本擔心的所謂何事?但他早就心裡有數:「為了小女孩嗎?事務所才不會像松本先生一樣小心眼呢!哈哈!更何況四捨五入也算是親友,才不會有問題呢,就只怕我們的大醋酲會介意...」

剎那間被櫻井反過來侃調松本實在始料不及:「我才不會怕你被女生拐走呢!不過抱抱就可以了,為什麼還要親親...」

松本口中雖然不忍自己呷醋,但話語間都已添上酸味,櫻井只好退一步說:「就說你會介意!好吧!不親就不親呢!要是真迷妹的話,見到我可能已經失控了,能抱上估計都要哭了,親不親都沒什麼大不了,對嗎?」

被說中的松本雖然也覺得自己跟小朋友計較的確有點過份,但實在難掩心中醋意:「我那有介意...我只是...」

果然醋酲打番了,抺清後還是會有一地酸味,松本先生好像還是沒完沒了的,但突然響起的電話令櫻井無法再跟松本接下去,只好快快結束話題:「好吧,你說沒有就沒有,我先去接個電話...你先看一下菜單有沒有問題,沒有就直接上菜吧!」

松本看著櫻井預先制定的菜單,無一不是自己的喜歡的菜式,幸福的感覺隨之湧上。看著正在接電話的戀人身影,在忙碌至極之時,還可以給自己作如此細緻的安排,實在是無比感動。在跟店員確定了菜單後,本來還想要開支紅酒,但想著稍後還要開車,而且櫻井近日身體疲累,實在不宜多渴,就作罷了。

等到櫻井通話完畢回來,松本就正接叫服務生起菜。餐湯,前菜,頭盤等逐一奉上,但到主菜遞上來的時候櫻井卻猶豫了:「等一下,我點的不是這個,而是...」

松本好像早著先知一樣搶了個話:「這個是我點的...在屬於我的生日裡,除了我自己開心高興之餘,我還想我的戀人跟我一起分享快樂。雖然我們兩個都喜歡麵食,但相比我喜歡的肉類,翔君你更喜歡貝類,所以我就把其中一個主食換掉,把其中一款肉頪換成了貝類。美食是要分享的,分甘同味,喜樂與共才是伴侶應有的相處之道。我想要自己快樂的同時,我身邊的你也可以跟我一樣食到自己喜歡的食物,這才是我最想要的幸福呢!而且我最喜歡欣賞享用美食的翔君,來給我好好表演一下吧!」

聽到松本的一席話,櫻井還有什麼可以說?本來能言善辯的他已經被感動得語塞,但最後一句卻像一盆冷水當頭潑,他帶點生氣的說:「松本先生,你不覺得最後句有點破壞氣氛嗎?」

松本笑著說:「沒有,你沒聽過紅擔都說能看到翔君享受美食才是最幸福的事嗎?我這個世界第一紅擔還會有例外嗎?絕對沒有!」

聽到松本的歪理,櫻井實在沒好氣,只有繼續享用對方為自己挑選的美食。直到侍應生剛奉上寫著生日快樂的蛋糕上來的時候,松本突然聽到櫻井的一聲驚叫:「呀!」

雖然現在環境安全,而且櫻井的驚呼還沒到達叫喊的危險情況,松本還是放心不下地立即問:「怎麼了?」

櫻井回答說:「剛剛有汽車撞到供電系統,今晚的表演場地突然停電,我安排好的歌舞伎表演取消了!」

其實松本在得知櫻井按排了「Early Dinner」就猜到另有原因,但沒想到原來最後的節目會是歌舞伎演出,而且是他一直期待卻沒有時間去看的表演。他一直都以來沒有跟櫻井說過自己想看這一場表演,想必是大親友七之助透露的。看著櫻井失望的表情,他就知道突然收到消息場地出現問題需要取消對櫻井的打擊有多大,他想著要如何好好安慰。想著轉去買票看電影,但卻太突然了,能做到不招搖跟本沒有可能。他們兩個氣場太大,根本無法和二宮一樣靜靜的買個票進場看完也沒人發現。

突然他想到一個方案:「翔君...」

「呀?」櫻井差點就忽略了松本呼喚,因為還在努力思考如何處理突發,他滿腦子都是如何避免生賀定排受到打擾,但始終於沒有想到合適的方案。

松本鼓起勇氣去打亂計劃通:「不如我們回家去吧!」

聽到松本的建議,櫻井的雙眼瞪得更大:「怎可以的!提早吃晚飯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晚上還有節目嗎?現在就這樣完結的話好草率呢!」

知道戀人非常介意不能安排完美的慶生,他安慰道:「但意外不是翔君能控制得了的...」

櫻井當然明白控制或預見得了就不是意外,但明白或接受絕對是大相徑庭的兩件事:「但這上不就染上了污點嗎?我想要為你準備一個完美的生日,就這樣結速的話我不甘心。」

松本知道櫻井不可能一下子接受得了,就選擇換個方式去哄氹對方:「那麼翔君要不要聽一聽我的提議?」

櫻井並沒有質疑松本的才智,但在這些時刻他通常都會交給自己決定,對於松本突然提出意見,櫻井也有點好奇:「你有想法?」

聽罷松本笑著解說:「幾天前我剛好收到網上訂回來的新電影,正在苦惱什麼時候才可以跟你一起看,現在的意外雖然打亂了翔君的安排,但剛好提供了一個讓我們共同欣賞的機會,所以現在我邀請你跟我一同回家看電影,就當作是慶生活動的最後一彈吧!」

雖然松本的建議的確是一個解決放法,但就此回家完全不在櫻井的預計之內:「可是.....」

知道櫻井還有猶豫,松本只好搬出是日皇牌:「這是壽星的親自邀約,難道翔君你還有不滿?」

終於櫻井也放下執著開懷的笑:「沒有,只要你喜歡就好了,只不過最後反而要你安排節目,我的安排還不夠完善呢...」

知道對方雖然已經放下執著,但或多或少還有少許介意,這並不是松本想要見到的,他決定要抹走櫻井的所有憂悉:「其實翔君你不用介意,有你相伴我已經很高興,還要得你精心安排一系列滿意非常的節目,這樣我還能有什麼怨言呢?你不是最了解我的嗎?我現在有否不滿難道你不是最清楚嗎?我相信世上最了解我的必定是你,當然最了解櫻井翔的也只能是我,所以不用懷疑了!我們快點吃掉眼前的生日蛋糕結帳回家去吧!」

此話松本說得非常誠懇,櫻井還有什麼要好介意?他只是簡單地點頭回答:「嗯!」

二人回到家中已經八時有多,稍息一會之後櫻井就把松本推到浴室。松本曾猜想櫻井是否要擠出時間為自己準備蛋糕,但剛才在餐廳不就已經吃過了嗎?突然他想到什麼的問:「你這麼急想要我洗白白,難道...?」

看著松本那不懷好意的壞笑,櫻井就對方把自己從紫色變成了黃色:「別想歪!就怕你汗大直接吹冷氣會感冒,要知道接著就是演唱會籌備,有得你忙!快去!」

松本不但被較自己矮了幾分的櫻井拍了一下,還自討了一個沒趣,只好仰天吐糟:「還說壽星最大!都沒有吃了,不幸福...」

櫻井有沒有讓松本如願?算是有吧!他真的有為松本準備吃的,可是當壽星完成任務走出來,看到櫻井正在廚房準備「吃」的時候,心都嚇得漏了一拍,這傢伙竟然拿著刀想要準備看電影時的小吃!要是平常的話松本也沒有過份擔心,但此人一直在忙都沒有好好休息,加上一整天的勞碌,拿起刀來實在有點危險。為免櫻井先生受傷,松本簡單抛下一句:「我來!你去洗!」就奪去對方手上的刀。看著自己一番努力還沒有還到半點成果,入廚苦手也只好乖乖放棄。到櫻井洗完出來,沙發前的小茶几已放好幾款自己來不及準備的小吃,而且還附有看電影必備的爆谷!果然投食的事,還是留給松本比較合適呢!

結束了一天緊密的行程,二人終於可以輕鬆地並肩靠在沙發上觀賞電影。櫻井翔是著名的計劃通,跟他一起生活壓迫感必定不小;照常理他的伴侶松本潤是最隨享受隨性,理應水火不溶,二人卻磨合得非常完美。只有松本的隨心讓櫻井放棄過渡的執著,也只有櫻井的霸氣才能撫平松本的龜毛,加上二人本來就性格相近,在不同之著也取得中和之道,也就是二人絕對契合的原因。

等到三個多小時的電影終於完結之時,櫻井已累得靠著松本的小溜肩睡著了。雖然松本對戀人陪自己看電影得到睡著也有點小不滿,但卻遠遠不及心中湧出來的甜蜜。戀人在百忙之中還能為自己安排了一整天精彩的慶生活動,肯定花了很多心思,幸福也莫過如此。他輕輕的把櫻井抱到床上蓋上了被舖,床邊矮櫃的電子鐘剛好顯示為十二時正。雖然屬於一年只有一次的誕生日就此過去,每天都有眼前人在旁才是更重要!卸下了壽星光環的松本,輕輕的在戀人額上留下一吻,還有衷心的一句:「櫻井翔,ありがとう!」

~END~

****************

Freetalk:
答應了大家今天把下章發出來的沒有食言~值得稱讚嗎?
昨天停下來的時候只有一萬字,誰不知以為只有二百多~
今天一加又多了一千多字~
現在全文加起來都快一萬二了~
(說真的,翔君生日賀文也沒這麼多呢!>//<)
這篇取名「壽星的計劃通戀人」~
原因是一整天的慶祝安排合靠我們計劃通~
可是有計可依並不代表沒有意外發生~
最後的意外就簡單直接地打亂了櫻井先生的如意算盤~

雖然我不相信他會沒有第二計劃~
又或者別的應對方案~
可是那個時候跟從松本的建議~
也是我的其中一個萌點呢?

上篇發表後有說想看他們買買買的~
其實我早在這篇當中就包含了(雖然很短)
國民偶像的另類約會方式雖然價值並不一樣~
但還不是跟大家一樣異曲同功嗎?

不過其實不論怎樣安排,只要最重要的人在身邊~
這就是最值得珍惜的日子了~
其實靈感冒出的之後我都忙了查看他們的日程~
所以只能算上半現實向了(因為29/30他們都在工作呢!)
不過大家應該都不會太介意的(對吧?)
最後請容許我在此再說一遍:MJ HBD!

P.S. 大家等到了下章,但我的評論呢?😦
兩口子的對話我真的寫不完~
又萌起去寫對白的衝動了~
(呼喚小櫻~~~~~~~~~~)

~哥斯拉~

评论 ( 8 )
热度 ( 31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