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風團飯,香港紅擔一名,死忠紅紫西皮!順逆皆可,潤翔/翔潤,兩位S大爺互換位置並無不可。副cp竹馬,sk還好,天然無反感,只要不拆我西皮就可以了!

喜愛寫作,但文筆略渣而且速度慢,注重故事情節及時間軸。素食店東主,但「齋口不齋心」,會燉素燒肉。時間許可有的話會寫一下,若果喜歡請多多留言,寫下意見感想!若沒人欣賞,寫手怎會開心繼續寫文呢?所以不要吝嗇的你回覆,這才是我的動力!

雖有其他馬甲,但撐A團時也只會用同一ID,不論在何處也是嵐色Godzilla!歡迎勾搭,但請先報上名來,否則可能會被哥斯拉無視!

【翔潤】基伴vs羈絆(ABO)(四)[修正]

不好意思又佔tag了~昨晚發表時原來手癌刪了中段松本跟真奈桑對話的內容,今天覆查時才發現,所以重發一次!對不起大家🙏 奇怪,大家都沒有發現麼?看過原來的請再來看一次~ 另外~厚顏的我希望大家還可以再給一次小紅心~果咩!(修改已加粗)

****************************************

松本已管不得櫻井看到什麼,或者知道了什麼,他艱難地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撥打出不常用的快速鍵。不過三秒,對方就接通了:「唐崎醫護中心。」

聽到熟悉的聲音,松本連打招呼的程序都略過:「真奈桑,你還在就好了!」

幸好對方還認得出沒有自我介紹的松本:「潤桑?今天是我當值呢,要不然己到四更天的時份,我才不會為了接你的電話而放棄和周公子約會呢。哈哈!」

松本沒有閒情理會真奈桑的輕鬆笑話,直奔正題:「我打過來是想問一下,桐谷醫生在嗎?」

沒有察覺松本的焦急,真奈小姐就常平日一樣陳述情況:「醫生昨天到了小樽為別的Omega診斷,你有事情嗎?」

聽到這樣的回應,松本心裡更急:「真奈桑,那他已經回來了嗎?還是說什麼時候會回來?」

「醫生原定坐傍晚的飛機回來值班的,可是小樽那邊天氣不佳,航班都取消了很多,回來想必已是明天的事了。」說到這裡,真奈小姐好像想到了什麼,收起了剛才的輕鬆,語氣亦變得嚴肅:「你那麼急找他,難道...?」

終於真奈小姐也捉到自己致電的重點,松本無奈地說:「是的,突然了...」

這次真奈也都急了:「那就麻煩了,西門醫生今天腹瀉,石川醫生出國外遊了,田村醫生今天結婚,早瀨醫生當上伴郎,兩個今晚都喝得爛醉...」

得到這個消息,松本像被人下了一記重擊,他不置可否的再三確認:「真奈桑的意思是……幾位醫生也不可能應診嗎?」

「看來就是了...對不起潤桑,我們真的幫不上忙,因為醫生們都把客戶的週期記好才安排日程的。由於單身Omega除非受到發情中的alpha影響,否則週期一般都比較穩定,所以很少會接到急症的。今次碰上大家都有事,而當值得桐谷醫生又未能及時趕回來,實在有點麻煩...」身為調解師助理,真奈小姐明白沒有調解師幫助的Omega會有多麻煩,可是現在的情況沒有辦法,她言語間也盡是無奈。

松本和真奈小姐相識已久,他知道要不別無他法的話,真奈小姐必定會替他想出應對。可是現在情況危急,松本也只好冒險一問:「你有沒有別的調解師可以介紹?」

「調解師不是沒有,但能保証會守口如瓶的私立調解師,還真的沒幾個。」真奈小姐熟知松本狀況,普通的調解師絕不能納入選擇之列。

松本明白真奈小姐了解自己的狀況,要是有辦法的話不可能不提出來。多年以來協助自己與各調解師聯絡,真奈小姐必定有為自己想個透徹,但現實卻迫使松本孤注一擲:「我記得桐谷醫生說過有一位在長野的...」

奈何收到的回應卻沒有什麼幫助:「北村醫師?長野縣的北村老醫師嗎?他的確是一個可靠的調解師,不過除了路程遙遠之外,醫師年時已高,我怕他有心無力。潤桑,若你真的太難受的話,作為有責任的醫護人員,我只能建議你到醫院找駐院的調解師,他們都是有專業操手不會隨便透靈病人私隱的。要是你真的抗拒的話,或許得找個值得信任的Alpha幫忙。」

禮貌地說過謝言,松本握緊了剛掛掉的手機,握得手指都泛白了。雖然一直只充當旁觀者,但刑警先生早就洞悉一切,他沒有半點遲疑,直接沿著松本剛才的指引找辦法:「怎麼了?找到調解師嗎?在那裡?長野嗎?我載你去!」


事已至此再也沒有什麼需要隱瞞,因為Omega的訊息素已經徹底爆發。此刻的松本仿佛失去了生存的希望,他氣若遊絲地回應:「沒了,所有可靠的調解師都不能應診……」

「不能應診?所有都不能?那麼多私立調解師都不行嗎?那怎麼辦?要去醫院嗎?沒記錯話大概五公里內就有一間,我現在就打過去先通報一下。」櫻井知道要是抑制劑都無效的話,Omega要捱過發情期的話就只有靠調解師。除了坊間領牌經營的調解師,醫院內也必定會有值班的駐守。

櫻井取出手機準備撥號,意料之外被松本攔下。轉頭發現松本正不斷搖頭:「不!!!我不能進醫院,不可以讓大家知道我是Omega的...」

櫻井雖知道隱藏Omega身份的重要性,但在此危急關頭,櫻并實在不明白為何松本會如此決絕:「話雖如此……」

沒有理會櫻井的話,松本還是搖著頭說:「要是讓大眾知道我是Omega,那松本集團就會危險了的!」

這話觸動到櫻井的神經:「吓?」

松本終於停下不斷搖擺的頭,他轉為抓住櫻井的手臂不斷在晃:「我不可以因為自己而危害到整個集團的,所以我才一直保密……」

可是松本還沒有說到重點,他就被一陣突然引發了訊息素嚇呆了,他縮起了捉緊櫻井的手:「翔君...你...你是Alpha?」

「是的。」面對松本的疑問,櫻井簡單而直接就承認過來。其實他一直都沒有打算隱瞞,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的訊息素己經被激發出來,松本近在咫呎跟本就沒可能察覺不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坦白好了。可是知道真相的松本明顯被嚇到了,他並不是害怕櫻井Alpha的身份,而是因為發情中的Omega遇上同樣發情的Alpha,後果可以相當嚴重!

松本目瞪口呆的樣子過於明顯,即使櫻井有意忽視也絕不可能,更何況他一直都注意著松本的現況?他知道對方是被自己的訊息素嚇到,急忙安慰的說:「小潤你放心,雖然訊息素已經被激發出來,但現在的情況還是受控的。而且我自制力向來都很好,在警視廳當中一向都名列前茅,所以你不用太擔心。不過你還得快點決定,因為不論我有多大的自控力,畢竟也是一個Alpha;要是長期和發情中的Omega在如此接近的距離相觸,始終會有一定的影響。」

櫻井說的松本都知道,雖然算不上高才生,但高中的生物課他還是有好好修讀的。他知道現在情況危急,再不決定的話更會性命堪虞,可憐他的額葉開始變得混沌, 漸漸失去思考的能力。情急之下松本拾起剛才掉到坐位旁邊的藥瓶,正當他準備扭開之時就聽到櫻井的一聲大喝:「松本潤!」

櫻井以極速奪過松本手上的抑制劑說:「你是不是瘋了!這種抑制劑不可能再吃了!雖然我不是Omega,也知道Omega的抑制劑不能一次吃那麼多,幾分鐘先你才吃過,現在再吃的話你身體會受不了的!」

櫻井說的都是道理,但發情期絕不是容易捱過的時期,抑制劑雖然有助降低訊息素的爆發情程度,但若然能完全解決發情問題的話,就不會有調解師的出現。抑制劑是松本現在的最後依靠,被櫻井奪去了救命稻草的他,只能無助地望著哭訴:「可是...翔,好辛苦呀...」

看著松本含淚的雙目,櫻井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應該放任他盡情服用抑制劑。可是還沒有失去理智的他知道這只會更加急害松本的生命,進退兩難的櫻井突然語塞,只能艱難地說出幾個單字:「潤...我...怎....」

【看小潤現在的狀態,別說長野,連最近的私家醫院也不一定趕得及。剛才小潤就一直在避開醫院,還提過不能讓別人知道他的Omega身份,就更不能隨便找個醫院把他送進去!】眼見前路茫茫,櫻井也苦無對策,長野去不了,醫院去不得,那麼還有誰能夠拯救松本潤呢?

這邊廂櫻井在努力想辦法,那邊廂的松本己經痛苦得緊閉雙眼,一句話也話不出。他咬緊牙關,手指抓得泛白,眼角滲出淚光,強忍的神情表露無遺。把一切都看在眼內的櫻井,內心突然泛起一陣劇痛。松本每一下微弱的呻吟,都針樣刺進櫻井的心。

鼠急生智,點亮腦內明燈的鎢絲突然駁通,讓腦內那個被櫻井極力克服制的想法,透過剛接通的捷徑直接衝向櫻井的嘴巴:「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

「誒?」聚精會神對抗發情期的松本沒有聽清楚問題,他努力睜開眯著的雙眼,嘗試理解櫻井的話。

「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Alpha?」櫻井稍為修改了問題,希望更簡潔表達內容。松本果然聽懂了,他沒有開口,只是搖著頭表示沒有。收到答案的櫻井就接著再問:「小潤,你相信我嗎?」

混亂的松本沒有弄清櫻井想要表達的是什麼,但打從重遇的一刻開始,松本根本就完全沒有懷疑過櫻井。雖然十多年沒見,卻半點不帶戒心。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櫻井這個人完全值得信懶,甚至值得把生命交託,他用盡僅餘的力氣大力地點頭。

回應他的是一句:「得罪了。」

(TBC)

****************

Freetalk:
好一陣子沒有更這篇了,我沒有忘掉的!
只是卡住了一點而且靈感女神不眷顧我……
所以…………大家不用怕我會坑掉~
坑我肯定會填~ 只怕大家都忘了我呢~
不過寫SJ的大大多的是,這邊不會投食不夠!

說起投食~ 今天要來更文的重要推動力就是投食!
交嵐中先生竟然主動把碗交到弟弟手中?
我沒看錯吧?你們的換食不是都在鏡頭後嗎?
不過可能是因為先生知道他沒吃東西吧?
可憐嘉賓看著你倆在眼前秀恩愛~
要秀留在我面前吧?我絕不可憐的!
(圖源-亜莉澄-   http://m.weibo.cn/1749133542/4137502594358089


回到文章上了~ 雖然意料之中翔君是個Alpha~
但其實一直都沒有交待,本章可算是說過清楚了~
我自已最喜歡本段末的心路歷程,不知道大家喜歡嗎?

本月尾應該有生賀吧?!畢竟第一篇生賀就是給J的~
不過應該不是這邊~ 不逆的讀者再等下回更新吧!

~哥斯拉~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嵐色godzilla | Powered by LOFTER